相信参加过飞思卡尔2011 FTF的观众都会对Hugh Herr的演讲印象深刻,这位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机械组的主管,还身兼运动家、未来学家多个吸引人的头衔。Hugh自身经历演绎的传奇更像一部励志片,17岁双腿膝盖以下截肢,因不改热爱运动的本性,开始致力于开发帮助残障人事的运动辅助器械以及各种仿生学电子产品。

 

Hugh在FTF 2011

Hugh研发的帮助残障人事继续攀岩梦想的工具

 

目前他所在的实验室正在研究和开发各种模拟和检测人体生命体征信号的电子产品,将极大帮助病患并惠及全人类。作为未来学家,Hugh也提出人类社区发展的可能性,随科技飞速进步,尤其仿生学的进步,人类社会将由人-计算机的交互演变为人-机器人的互动,让我们看下是什么使这种演变成为可能

 

仿生学研究的主旨是通过对人类生命体征信号的研究和模拟以及生物电信号的分析实现更多电子产品的设计,从而帮助人类活的更健康

通过这种仿生学的研究,Hugh所在实验室实现了防治老年痴呆、预防神经疾病、以及帮助瘫痪和中风病患通过大脑意识来实现各种控制动作的电子装置和设备

通过对人类情绪引起的生物信号的捕捉和分析,实现具备人类感应的社交机器人

可远程通信的机器人

最后,Hugh以自己的义肢为例,说明是什么使这些越来越具备智能的仿生装置成为可能,那就是电子技术,在图片展示的义肢中配备有5个微处理器和12个传感器,使Hugh在运动时可以更加自如和减少损害。

 

没错,电子技术和生命科学的结合使各种电子设备以及机器人的智能化不断提升,各种功能的机器人不断涌现,未来这些机器人将充当越来越重要的角色。Hugh为我们描绘的是一个科幻题材电影如《机器公敌》中才会出现的人机共处的图景,我想具备真正人类情感的机器人未必出现,而应该是人类向机器化转变。那个撬起地球的支点也许就是一颗小小的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