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漫长的两年等待,高通-恩智浦的交易以失败告终。两年以来,恩智浦将首次重新面对投资者和分析师并向他们证明,面对高层管理人员的流失,恩智浦是否能提出一个清晰的发展战略?
 
在2016年3月的一次会议上,恩智浦首席执行Rick Clemmer与高通首席执行官Mollenkopf会面,向后者推荐恩智浦的数字网络事业部。
 

1.jpg

 
Mollenkopf却表示:想要整个恩智浦。
 
Clemmer:……等等,这不是我想的那样。
 
最终双方在当年的10月宣布了合并,甚至交易价格提高至440亿美元。Rick Clemmer在最近透露了这个高通-恩智浦合并交易的小插曲。
 
一切都看起来很乐观,直至今年初中兴事件爆发,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今年早些的时候,Rick Clemmer加入了白宫的一个荷兰代表团,得到一个错觉:中美贸易摩擦正在缓和,高通-恩智浦的交易也不再是两国谈判的筹码。不过,在5月份,他还是决定要求他的战略团队制定一份B计划,以防交易失败。
 
“尽管我们认为这是浪费精力,”Clemmer说,“但我们认为由于贸易紧张,准备B计划太重要了。”
 
直到7月交易终止,他也没有放弃对合并成功的期望。
 
离开高通
恩智浦如何整装前行
在被高通收购案耽误两年之久后,这家荷兰芯片制造商看起来仍不太可能会对公司此前的发展战略做出重大改动,仍将专注于引领汽车芯片市场。恩智浦必须要说服它的股东们继续支持这一策略。
 
自高通于2016年10月宣布两家公司合并以来,本周二恩智浦将首次重新面对投资者和分析师, Clemmer在前一天表示,并不打算大幅改变宣布合并交易前的公司战略,仍继续专注在汽车芯片市场,同时计划向股东返还现金。这是这家荷兰芯片制造商公布的最新独立发展策略之一。
 
他指出,在等待监管部门批准交易的21个月中,恩智浦没有过多地考虑过上述策略,而一旦他意识到交易有可能失败时,他说会重新捡起这一策略,而不是重新制定策略。
 
7月份时,备受关注的交易终于未等到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而宣布放弃。由于高通要求恩智浦在交易过程中保持沉默, Clemmer在此期间未召开过电话会议或与投资者、分析师会见,现在他可以发表公开观点了。
 
他准备在投资者会议上向股东和分析师证明,纳斯达克上市的恩智浦是一家运作良好的公司,不需要进行重大改变。Clemmer表示,他将着重解释最近的一些举措:取消一层管理层,将两个部门合并,并携新产品进军电动汽车市场。
 

2.jpg

 
虽然交易未成功,但恩智浦带回了高通支付的20亿美元分手费。Clemmer表示,计划回报投资者,定期发布发布季度现金股息,第四季度的初始股息将为每普通股25美分。此外,恩智浦还将从分手费中拿出2亿美元来激励管理团队停留三年。
 
现在,Clemmer计划今年夏天在法国南部度假,然后与朋友一起创办一家科技创业公司。2017年他卖出了手中约4亿美元的恩智浦股票,为此他的个人所得税率从30%提高到52%。
 
不过,他表示过去几周一直在跟对恩智浦持怀疑态度的分析师和投资者会面,包括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Stacy Rasgon。
 
Stacy Rasgon表示,不认为恩智浦浪费了两年时间。但是,在漫长的两年等待之后,Clemmer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高层管理人员的流失,以及未来是否能提出一个清晰的发展战略。
 
高层管理团队调整
汽车电子重中之重
荷兰当地时间9月9日,恩智浦宣布了一系列的领导团队调整。
 

3.jpg

 
恩智浦现任执行副总裁兼汽车事业部总经理Kurt Sievers被擢升为恩智浦半导体公司总裁,任命即时生效。新的公司架构下,Kurt Sievers将全面负责公司各业务线;
 
前执行副总裁兼安全与连接事业部总经理Ruediger (Rudy) Stroh自2018年9月30日结束其在恩智浦的九年工作生涯;
 
副总法律顾问兼首席知识产权官Jennifer Wuamett将接替Guido Dierick担任恩智浦半导体执行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任命即时生效。Guido Dierick卸任后将不再担任总法律顾问一职,但仍将出任恩智浦半导体公司荷兰总经理。
 
Clemmer表示,新的组织架构是公司战略自然演进的结果。未来将继续加强在汽车、工业和物联网领域的安全互联设备业务,并将参与移动和通讯领域基础设施市场。随着技术变革加快,根据公司的重点垂直领域要求,恩智浦需要搭建提供数据分析、机器学习和高级服务的边缘到节点平台和解决方案。
 
通过简化企业架构,恩智浦将得以更好地利用规模优势、促进跨组织合作和减少开销,有助于释放公司业务增长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