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市连日大跌,而牵系着全球经济与科技命脉的芯片类股更是风雨如晦般,鸡鸣不已。加之中美、全球关系风声鹤唳,业内人士纷纷担忧,这会是全球芯片产业见顶的预兆。
 
今年8月开始,华尔街分析师就陆续下调部分芯片相关美股的评级和目标价,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多家华尔街机构均就半导体板块的前景发出警告。而作为全球半导体业景气主要指标的费城半导体指数亦从今年6月份的最高点至今,已有10.02%的跌幅,难道,芯片行业要转向了?
 
有观点认为,半导体板块的一些细分板块陷入了衰退周期,但行业景气仍向上。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WSTS)在今年6月发布的春季市场预测中表示,半导体市场将在2018年和2019年继续保持增势,市场规模分别增至4630亿美元和4840亿美元,增速分别为12.4%和4.4%。
 
同时,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消费市场,各大巨擘纷于国内市场抢占先机,并且国家政策的进一步扶持行业发展,不少投资者纷纷看好。
 
多家投行担忧警告 股价应声暴跌
自2016年底以来,受益于智能手机的需求强劲,以及企业向云端、数据中心的转型,全球芯片行业欣欣向荣,使得2017年全球半导体产业销售额创出新高,达到4197亿美元。
 
不过,随着供应过剩、技术瓶颈以及贸易争端的加剧,对于行业超级周期可能即将结束的疑虑络绎不绝。“半导体产业周期已有过热的迹象。”摩根士丹利发表报告分析称,“周期性指标已经亮红,任何交货期的收缩,以及或是需求放缓都会导致剧烈的存货调整。”
 
此外,近期业界传出,连续四年产能供应吃紧的8吋厂产能利用率出现松动,加上智能手机等高端芯片成长放缓,各厂开始转趋保守观望,使得半导体业者人心惶惶。不仅美光和英特尔已陷入技术熊市,连一路高歌的AMD与英伟达也应声暴跌。
 

1.jpg

 
另一方面,与摩根士丹利担忧整个芯片产业不同,高盛则更多针对内存芯片的供需分析。“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将迎来DRAM内存芯片的超量供给,内存芯片需求的滚雪球式下跌,将导致内存芯片价格暴跌。”高盛表示,一般内存芯片下行周期将持续几个季度,消费者将延迟采购来等待更低价格,进而带动价格加速回落,整个行业跌幅或较投资者最初预期更为恶化。
 
对此,同为全球顶尖投行的Evercore也在9月初的报告中称NAND价格在接下来6个月内还要下跌11%-13%,同时DRAM价格将在第四季度迎来3年来首次的降价——这使得三星电子下跌3.7%,SK海力士暴跌6%。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三星电子最新财报显示,其第3季营收达17.5兆韩元(约154.7亿美元),创下单季历史新高纪录。但SK证券指出,三星2019年的半导体策略主要是重视DRAM的价格,以及NAND闪存份额。为了避免获利率较高的DRAM陷入极端供应过剩局面,三星将藉由抑制投资,借此舒缓2019年DRAM价格的下跌速度。
 
国外凄风苦雨 国内如火如荼
全球各大投行的“悲观”和国内半导体产业的乐观氛围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方面,国产企业技术纷纷突破瓶颈,长江存储计划在明年第四季度量产64层堆叠的3D NAND闪存芯片。英国调查公司IHS Markit首席分析师南川明表示“2020年以后的NAND供需取决于长江存储科技”。
 
同时,伴随「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计划,聚焦于先进制程的发展,随之吸引许多供应商进驻,快速串结上、下游供应链系统。正如作为全球半导体设备大厂ASML中国区总裁沈波此前接受DIGITIMES时表示,“看好中国市场未来表现。” 长江存储此前向ASML进口先端的半导体光刻机入驻厂区。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国际芯片巨头通过建立合资公司的方式,押注于中国市场。
 
6月份,软银出售其中国子公司Arm中国51%股权给由厚安创新基金领导的财团,作价7.75亿美元。软银称,“ARM相信,该合资企业将扩大ARM在中国市场的机会。该合资企业将向中国企业授权ARM半导体技术,并在中国本土开发ARM技术。”
 
除此之外,还有高通与贵州人民政府建立合资公司,高通与大唐电信建合资公司瓴盛,AMD与海光、通富微电成立合资公司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