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广升CEO孙荣卫谈他的二次创业

2017-09-20 11:25:14 来源:EEFOCUS
标签:


每隔几年电子产业就会经历一次重要的变革,而每次变革都会在产业链上完成一次新陈代谢,一批传统厂商被颠覆,一批新秀崛起,从PC和功能机到智能手机就是这样一次革命性的技术迁徙,一大批老牌PC和手机产业链上的供应商由此彻底销声匿迹,但也有一些企业经过转型在智能手机时代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做的风生水起,广升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近日,与非网记者采访了广升公司CEO孙荣卫,和他聊起了他的两次创业。

第一次创业,功能机的好时候
广升是孙荣卫2012年二次创业成立的公司,在此之前他参与创立的公司是南京移软,移软在功能机时代的操作系统领域做的有声有色,“移软这个公司的英文名是Mobilesoft,简称MS,很容易让大家联想到另外一家有同样简称的公司微软Microsoft,实际上移软当时成立的时候就是以Microsoft 为标杆,学习Microsoft,希望在Microsoft的身边分走一杯羹,它吃肉我们喝汤,所以我们从产品的模型到业务模式,基本上跟Microsoft都是一样的。只是微软做PC侧,我们做手机侧。”孙荣卫如是说。

 

广升公司CEO孙荣卫


移软的业务是开发Linux操作系统,方向是做手机浏览器、手机彩信、电子邮件等这样一些应用软件,因为在功能机时代,手机操作系统不同于PC市场的一家独大,而是有更多的供应商和选择。在2002年之后的4年时间里移软成功推出了几款Linux phone,也是全球第一批实现手机Linux操作系统的供应商,帮助飞利浦、海尔等品牌成功推出了终端产品。到2006年移软的手机浏览器和手机彩信在国产手机里的市场份额达到了60%以上。

第二次创业,在智能手机时代找到出路
可以说在功能机时代移软的日子过得不错,然而到了2007年风云突变,iPhone的推出带动了手机领域的一场革命,功能机逐渐被智能手机取代。操作系统领域也经历了一次变革,谷歌推出的安卓系统以碾压之势一统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天下,让其他操作系统都失去了生存空间。

 

回溯第二次创业时面临的市场状况,孙荣卫坦言,“到了智能手机时代,我们的竞争对手变了,变成了谷歌的安卓系统,一方面安卓系统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好,在2007年就成立了安卓联盟,在智能手机到来时实现了对微软的超车,且安卓开源和免费的两大特性让我们发现,想要跟它竞争已经很难了,在微软身边我们可以用较低的商务门槛和本地化的优质服务分一杯羹,而安卓靠联盟和生态系统的庞大资源把这个市场牢牢掌握在它手里,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功能机时代多年的努力眼看要付之东流,移软的团队必须求变。很快,一个差异化的商机被他们发现了,“没有机会再做操作系统了,这时候我们想那怎么做呢?我们创业本身是有创业情怀的,再次创业的时候一定是选择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和战场。我们的战场在哪?就是通讯软件,第三方软件提供商,在之前这个战场上我们没法跟谷歌的安卓系统竞争,那怎么办?如果不能成为它的竞争对手,那我们就融入到它的阵营里,成为它的同盟和合作伙伴。”


发现安卓系统的短板,然后补足它是孙荣卫和他的团队想到的出路,而他们找到的安卓的短板就是系统升级。不同于微软的系统升级和漏洞补丁都是微软自己来完成,到了智能手机的安卓时代,这项工作已经很难由谷歌来实现。原因在于,开源是安卓的一大优势,但同时带来的问题是每个手机品牌的终端上实现的安卓系统是有很大差异的,因为经过了二次的定制化开发,这样操作系统的升级就不可能由谷歌来完成,要么是手机厂商自己来做,要么是第三方统一来做。


孙荣卫提到,“第三方来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因为系统升级服务要求有相当的技术含量的,多数厂商不愿意在这方面有大量的技术投入;同时它也是一个苦活,现在智能手机的新型号通常都会在核数和处理器芯片上有变化,每次芯片升级换代,每次操作系统的更新,都需要系统升级重新去做相应的适配,这也是很多手机厂商不愿意做的工作。”


于是在2012年,广升公司成立了,针对的市场方向就是FOTA系统升级,随之而来的是公司商业模式的转变。“因为有此前做操作系统时客户关系的积累,进入系统升级领域后我们很容易得到手机厂商的认可。但智能手机的竞争非常激烈,手机品牌的利润被不断压缩,我们发现通过系统升级服务来向客户收费变得越来越难。”孙荣卫提到,“必须要找到新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就是免费提供系统升级服务,而通过产品和服务换取手机终端的广告入口,向广告主收费,实现后向付费。

下一站,汽车和物联网
孙荣卫表示,“目前广升在安卓手机市场上的品牌占有率大约为70%,终端占有率大约为20%”,看来广升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出路。然而任何一个市场都有趋于成熟和饱和的一天,智能手机市场也一样。而和智能手机领域的诸多供应商一样,广升也开始在新兴的汽车和物联网领域布局。


“我们发现很多原来在智能手机领域的合作伙伴开始转向智能硬件、机器人、智能家居或者汽车领域,对应这些趋势,广升在2015年专门成立了车联网事业部和物联网事业部。”孙荣卫介绍。而广升看到的是在未来的车联网和物联网设备中,系统升级将逐渐成为标配。


“除了手机之外广升在其他的车联网和物联网领域服务的终端加在一起大概有5000万部,相较于手机这个数量现在还非常非常小,但是我们看好未来更大的市场是来自于物联网,物联网的终端设备的增速非常快,未来将是海量的市场。”显然,孙荣卫对广升的未来非常乐观。
 

更多有关车联网的资讯,欢迎访问 与非网车联网专区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高扬
高扬

与非网总编。网称“羊在发现”,电子工程科班出身,三载研发历练,以我专业背景和对文字的热爱进入与非网,属偶然中的必然。愿不断发现电子奥妙、产业脉动,以我见我思还一个真相。工作之外,话剧、旅行、阅读是最大乐事。

继续阅读
先别急着谈车联网,V2X你搞懂了吗?

提到车联网,大家可能并没有很深入的了解过,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汽车联网。但实际上,车联网指的是通过汽车上集成的GPS定位,RFID识别,传感器、摄像头和图像处理等电子组件,按照约定的通信协议和数据交互标准,在V2V、V2R、V2I之间,进行无线通信和信息交换的大系统网络。因此说到底,V2X对于车联网、自动驾驶安全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巨额补贴消失后的新能源车市场

去年,全球每卖出两辆电动汽车,就有一辆是被中国车主消费了。今年1到8月,我国新能源车销量再创新高,比去年同期增长88%。

BAT为什么抢滩车联网OS?
BAT为什么抢滩车联网OS?

有天我下班,同一楼层的两个婆婆在电梯间很好奇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是从事互联网。其中一个婆婆指的自己的手机问,你是做手机的吗?我回答说不是的,她又问是做软件的吗?我又说不是,是做手机互联网上的媒体内容的。她们俩对视尴尬一笑,说道,“现在年轻人做的东西真让人看不懂!”

艾拉比携手浦东软件园参展工博会 秀OTA解决方案真实力

2018年9月19日-23日,第二十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以下简称“工博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盛大召开,展会再度引爆行业热点,从最热门前沿的创新技术、到各应用行业的信息系统解决方案及至智能制造终端产品与典型案例,贯穿全行业的焦点与需求。

哪家互联网企业或传统车企更胜一筹?

车联网涉及了交通、汽车、娱乐、信息、金融、通信等行业,体现了制造业、金融业与服务业间的跨界融合,是万亿级规模的超大市场,发展空间巨大,各大汽车厂商、互联网企业、车企、通信运营商都在蠢蠢欲动,试图在这个产业链中分一杯羹,争取更大利益。

更多资讯
“小声比比”勇捅马蜂窝,揭露互联网背后的江湖险恶

起因是微信上有一篇《估值175亿的马蜂窝,竟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迅速爆红,瞬间炸开了锅。这篇文章主要说的是,利用一些技术手段,并进行了详细的评论对比后,发现了马蜂窝的很多点评都是抄袭自携程、艺龙、美团、Agoda、Yelp等,就此说明马蜂窝的水军数量并不在少数。

中国电信天翼云:打造安全云 为数字中国建设保驾护航

10月19日,2018 IDC数字化转型年度盛典暨第三届中国数字化转型领军用户颁奖典礼在北京万达文化酒店隆重举行。其中,在“风险防护与信息安全”分论坛上,中国电信云计算公司信息安全部技术总监杨天路出席并发表了《云网合一打造安全云,护航数字中国建设》主题演讲。

为安全保驾护航 曙光网络流量识别分析系统SUNA发布

2018年10月16日,历时4个多月的曙光“打造核心技术 赋能数字经济”主题系列全国巡展迎来北京站收官,在业内外人士的关注下,中科曙光对外发布了为“安全”专属打造的网络流量识别分析系统SUNA。

为制造业配备“最强大脑” 中科曙光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布

2018年10月16日,借着“打造核心技术,赋能数字经济”中科曙光2018全国巡展北京站的热潮,中科曙光正式对外发布工业互联网平台战略规划,旨在通过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深入实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战略,为传统工业配备“最强大脑”。

爱立信已开始在5G盈利?

爱立信近日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该季度爱立信实现净销售额538亿瑞典克朗,同比增长9%。 爱立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鲍毅康(Borje Ekholm)表示,我们正在继续实施聚焦的业务发展战略,朝着2020年既定目标稳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