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达光电关闭上海松江厂,该走的外资留都留不住?

2018-05-09 15:05:06 来源:EEFOCUS
标签:

 

一群面似二三十岁的青年,蹲坐在工厂花坛的边沿,有的在无奈地看着手机,有的在焦虑地看着前方。与往常一样,他们起个大早来到了工厂,与往常不一样,他们毫无准备的失业了。

 

这个号称全球第三大、台湾第一大液晶显示面板制造商——友达光电,近日关闭了上海松江的工厂,无任何书面通知或公告。

 

 

友达方称,优化生产效能,决定将产能移往苏州厂集中生产。随后友达举办了说明会,并承诺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员工若有意愿可以选择前往转调至友达昆山或苏州厂。对于部分无法接受的员工,友达也尽最大努力沟通,至于闲置的松江厂未来会处置或有其他规划,友达表示,董事会尚未决定。

 

很显然,这次关厂逃不开整个产业链大环境的影响,电脑市场成熟化,除了电竞等利基型M液晶显示仍有明显成长空间外,整体液晶显示出货量成长受限,所以松江液晶显示模块厂只有关闭的选择。

 

市场不会同情商人,逐利的商人也不会同情工人。

 

几乎在同一天,奥林巴斯(深圳)工业有限公司宣布即日起停工停产。官方给出停产停工说明,称受世界范围内相机市场缩小、中国社会经济环境变化等宏观因素影响,目前公司经营前景严峻。奥林巴斯深圳不得不进行业务调整。

 

据媒体报道,这家工厂鼎盛时期有1.5万名员工,在2016年员工减少到2000人,目前,深圳奥林巴斯有1400多名员工。

 

 

这让我想到了尼康,去年10月份尼康突然宣布,关停映像事业部位于中国无锡的生产子公司——尼康光学仪器(中国)有限公司。

 

有人说:“打败尼康的不是佳能,而是智能手机。”

 

而智能手机说:“你们都得死!!”

 

 

小编稍微整理一下,发现关门的科技厂子是一家接着一家。

 

2015年1月,松下电器关闭了位于山东济南、主要生产液晶电视的合资工厂。加上前几年松下已关闭的中国等离子电视工厂,松下电视已全面退出中国生产。

 

2016年2月,诺基亚宣布关闭位于上海金桥的工厂,此前一年,诺基亚已关闭了四家在中国的工厂。

 

2016年5月底,全球最大的照明巨头飞利浦宣布关闭位于中国深圳的公司,并遣散员工。

 

2017年1月7日,全球最大的硬盘制造商希捷发布公告,宣布关闭其在苏州的工厂,并裁员近2000人。

 

2017年1月中旬,美国科技公司甲骨文被曝出裁减200多个北京研发岗位,员工被要求在3月31日前离职。

 

2018年1月8日,日东电工的日方代表突然向中方课长以上级别的管理人员宣布,工厂将在1月底停产,2月开始解除合同。

 

2018年5月,深圳三星电子通信公司被撤销,除6位韩籍高层外,所有员工将于4月底全部遣散,遣散人数约320人左右。如此,三星“抛弃了”其在中国唯一一家生产网络设备的公司。

 

……

 

一个个鲜活的例子不足以让人感受背后“逃离潮”的震撼,来说几个数字。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外资在中国固定资产的投资额仅为1211.97亿,对比11年3269.81亿这一数字,短短五年时间便下跌了62.94%。

 

当中国经济还沉醉在房地产“繁荣”的狂欢之时,一些清醒的人早就开始撤离,2014年是外资投资房地产开发的峰值年,总额为639亿人民币。然而从2015年开始,外资就从地产开发领域迅速撤离,当年度地产开发领域利用外资总额仅297亿。这不算完,2016年1-11月累计,外资进入地产开发领域的金额仅仅只剩下132亿,预计2016年全年的数据也只不过是140亿上下。 仅仅两年时间,地产开发领域的外资使用规模,就从639亿,剧烈下降到140亿,降幅高达78%!

 

我们不妨冷静思考一下这个外资“逃离潮”,有一个问题我们绝对绕不开,那就是成本,人的成本。

 

根据国家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4月26日,已有上海、辽宁、新疆、江西、西藏、广西、云南和山东8省市上调了2018年最低工资标准。

 

从各地调整的数据看,北京最低标准为2000元,上海以2420元最低工资标准成为当之无愧的“一哥”。

(点击可放大)

 

当然这是最低工资,不包括别的项目,换句话说,一般情况下,普工搏一搏能5K+的。而在越南,这就是一个幸福的数字。去年越南国家薪酬理事会召开第三次会议,与会企业及职工代表达成共识,2018年全国四个区域最低工资标准拟上涨6.5%,每月提薪18至23万越盾(约合8至10美元)。小编掐指一算,最低工资大约为150美元(955人民币)左右。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张亚
张亚

与非网编辑,网名亚亚君,光电与半导体材料专业出身,喜欢音乐和看书。只愿与你相识在文字中。

继续阅读
苹果6亿美元收购德国芯片厂商Dialog,竟然殃及紫光?

苹果对供应链企业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很多企业的生死就取决于苹果的一个决定。

华为不是天生要强,只是怕自己“八成要凉”
华为不是天生要强,只是怕自己“八成要凉”

“华为没有转型,只是在前进。”——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

Verizon裁44000名老员工,只因老员工身负“四宗罪”?

Verizon,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在美地位类同于中国移动在中国。

“看人下菜碟”的大数据和它的“杀熟”逻辑

在庞大的数据面前,人类越来越像一个提供输入的变量角色,任何试图伪装和保护自己的举动,在360度无死角的数据监控下都显得徒劳。你使用的APP,在试图了解和定义你。

印度能否给高通带来转机?

科技巨头在印度建厂并不新奇,但高通的这一步迈的有点大。上周六,高通宣布计划在美国本土以外投资建厂,地址位于印度第六大城市海德拉巴市,这将成为高通最大的园区。印度的吸引力已经不足为奇,但这片蓝海越来越拥挤,“命途多舛”的高通要想在这一轮赌注中翻身,依然需要经受多重考验。

更多资讯
香港电子展圆满落幕 好体知50000台顺利收官

2018年10月16日香港秋季电子展在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圆满谢幕,作为全球最大型的同类贸易展览,本季展览汇聚了3900家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的参展商,创历史新高,从13日持续至16日,重点展示各类高新科技产品。此次展会,好体知携最新的科研技术和产品迎接来自全球的客户。

紫光旗下紫光股份、国微、学大三家上市公司停牌,有大事将发生?

此前,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表示,清华控股的股改方案将为“从清华毕业”的紫光集团引入新的资源,进一步推进紫光集团的市场化、国际化进程。未来紫光集团将充分利用市场化优势,在更灵活的制度架构下,更好整合更多社会资源,深入推进国际化战略,谋求集成电路领域更大发展。

在厦门大搞集成电路IDM模式,士兰微有啥大计划

近日,以士兰微厦门12吋芯片生产线暨先进化合物半导体生产线的开工典礼为契机,厦门(海沧)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研讨会在海沧举行。

“50 家最聪明的公司”(TR50)榜单发布,中国占了几家?
“50 家最聪明的公司”(TR50)榜单发布,中国占了几家?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影响力极大的新兴科技商业媒体,从 2010 年至今,每年都会依据公司的技术领军能力和在商业方面的敏感度这两个必要条件,从全球范围内评选出“50 家最聪明的公司”(50 Smartest Companies,简称 TR50)。

第二届中国服务型制造大会在福建泉州隆重召开

10月12日,主题为“赋能制造 服务未来”的第二届中国服务型制造大会在福建省泉州市召开。大会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工程院和福建省人民政府指导,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福建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泉州市人民政府以及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共同主办。

Moore8直播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