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出场,风波暂平:《开源世界声讨深圳制造》后续

2018-09-11 17:35:45 来源:EEFOCUS
标签:

 

本来没想到要写后续。只是因为两位关键主角的出现,才有了这篇计划之外的后续。    

                                                                                                                                                                

来自开源世界的留言

开源世界声讨深圳制造》发布后大约第四天,原文中提到的“钳子先生”,《3D打印机开源红黑榜》的发布者跑到文章留言区,利用谷歌翻译器留下一段长长的评论。

 

第二天中午,我用他公开的联系方式写了一封简单的邮件,问他是否方便在下午两点通个电话。5分钟后电话铃响。措手不及的我正啃着鸡腿,猛然想起我和他隔着2小时的时差。

 

电话大约进行了40分钟。这位先生说,留言是Samuel Pinches (钳子先生)写的,但他叫Tim Hoogland,3D打印机开源红黑榜的发起人和实际运营者之一;而这个红黑榜的另一发起人,是Marlin社区创始人和Marlin代码发明人 Scott Lahteine。几乎所有的开源打印机都采用了Marlin代码,因此不夸张的说,绝大多数深圳打印机制造商都受益于Scott。

 

“你在文章里用的照片其实是我,不是钳子先生”,他补充说,“但没关系,我愿意躲在幕后……我不想别人误会这个网站和我自己的生意有利益牵连。虽然我承担了这个公益网站的运营费用,但我丝毫没利用这个网站宣传自己和我的公司。”

 

Tim Hoogland对深圳3D打印机厂商感情复杂: 爱恨交加,又不愿放弃

 

Scott Lahteine, Marlin固件创始人

 

Tim在芝加哥运营着一间3D打印机零配件销售公司(www.th3dstudio.com),他们也帮客户做有偿的固件升级服务。这家公司有一部分收入如果追根溯源,还来自他矛头所指的“敌人”,深圳创想三维公司(Creality)。Creality的热销机型在全球中低价位打印机市场上非常畅销,有时候用户需要更换配件,有时候他们需要升级固件。

 

“很难定位我们和creality的关系。它给我们带来生意,但也带来不少麻烦。如果他们不开源,用户就无法从开源社区得到更新版的固件版本,无法修复他们原来存在的温控隐患,也无法享受一个更完美固件版本释放出的更高性能——而这家公司自己并没有过硬的完善固件的能力。因为我们售卖他们的零配件,又有相关固件升级服务,我们常常花费大量的时间提供用户咨询和服务,还无偿让大家从我们这里下载我们开发的固件版本……我觉得最愤怒的,不是他们凭空坐享其成、拒绝对社区进行回馈,而是他们连最起码的公开源代码的规则都不遵守。” Tim坦承,“有时候觉得很有挫败感。因为虽然我在尽力保护开源社区的利益,但如果厂商和大部分打印机用户都不遵守规则,那么究竟我还能继续投入多久,投入多少?”

 

他表达出的困惑还有:

 

不理解中国厂商为何拖延公布源代码。“他们老拖延说,自己的代码还没有准备好,还需要一点时间才可以公布……这算什么理由?你的打印机已经卖了啊!如果卖了还没准备好,你的用户怎么用?你在明知道没准备好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去销售,这同样也是不负责任。”


不理解文化差异是抗拒开源的根源。“不管什么文化,你作为公司总应该懂得计算利益得失。这是商业,和文化关系不大。我现在接触的两家中国打印机制造商, GEEEtech和Tevo,他们公布源代码就非常痛快,因为他们知道这门生意依赖社区的口碑,依赖小圈子中的互相推荐,这是不需要文化就可以认清的现实。难道,是因为这两家的管理团队都是更年轻的人?难道这是不同年代的人的观念差异?也许我太不了解中国,我真不好下结论。”

 

不看好中国厂商走向封闭。“如果中国公司最终决定要走向封闭的商业代码体系,我建议他们看一下MakerBot公司的历史。这家公司曾经是全球开源3D打印机的祖师爷和霸主,拥有全球最多数量的追随者和最大的用户社区。但当他们转投封闭软件、将之前开源社区的成果据为己有之后,他们的公司便开始走下坡路,现在市场份额已经一落千丈。 根据我对中国打印机厂商优缺点的了解,如果离开开源社区,这些公司会损失一个强大、免费的技术后援团队。这不是一个明智的抉择。”


然而,他还是不想放弃“力促”中国厂商合规。“我希望中国3D打印公司更好融入开源社区,因为他们的产品价廉物美,普通人也能享受造物乐趣;但如果他们总是滥用了这种优势,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整个开源社区一定会发起抵制,让他们感受到严重的后果。”

 

电话采访快结束时,我问Tim,是否知道我那篇文章里提到Naomi Wu。他说,他知道她常常试图在两边沟通,但他不知道Naomi这次是否还能凑效。

 

大约三天后,Creality悄然公布了所有打印机的源代码,用完全的合作姿态结束了纷争,也并无大张旗鼓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进行渲染。当我去Tim的网站查看反应时,发现他们第一时间给予了更新报道,表示欢迎Creality回归开源红榜。

 


9月7日,深圳创想三维公布了自己的绝大部分机型的源代码。这给Tim信心,即坚持舆论压力,坚持和对方对话,无一可缺


来自Naomi Wu的答问

在和Tim取得联系的几乎同一时间,与非网微信公号的后台收到留言,问是否可以把我的微信号给她,她自称“Naomi Wu”,就是文章里提到的那位姑娘。

 


Naomi用一切办法让人无法忽略她的存在,“做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我身边有大群优秀的人才,我不介意作为制造时机的小丑。”

 

和她互加微信后,证实了彼此身份无误。Naomi Wu在欧美开源世界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机械性感妖姬”(“RealSexyCyborg”)。在3D打印圈里,她是西方人联系“深圳制造”的窗口,是两边沟通无碍的信使。除了硬件设计,她忙着经营自己的youtube频道,向众多粉丝介绍深圳不知名的新奇电子产品,业余时间她也协助Creality这样的本土厂商,和西方开源社区开展有战有和的互动。交流中她坦承,Creality是她视频栏目的赞助商,也会为她的硬件工作室提供免费的3D打印机;除此之外,她也会接受一些深圳公司的邀请,面向几十万粉丝拿着自己的产品做展示和测评。

 

Naomi Wu一直在帮助Creality化解和开源世界的冲突。她也帮助美国打印机分销商Printed Solid公司做广告宣传(见图中PS公司的T恤)。

8月底,这家公司宣布因为Creality拒绝尊重GPL协议,停止在美国市场代理Creality产品

 

Naomi不觉得这种商业合作会减损她在两边沟通中的关键作用,也不觉得需要回避,“我有自己的账单要付。”

 

交谈之后, “亚洲明星女创客+性感芭比身材+女性主义者” 这些综合标签,这姑娘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种深圳地区特别常见的气质:“敢拼”。这个学英语出身的普通姑娘,靠着半路自学成为程序员、又在网上自学硬件设计,开始展示LED短裙、胸衣、眼睫毛等女性特征强烈的硬件创意;同时,她利用社交工具和英文特长结识大量海外朋友,慢慢赢得直男统治的开源硬件圈的高度关注。她还和一家深圳本土公司合作,模仿BBC那款风靡全球的“Micro:Bit”,基于ARM的嵌入式开发板,推出了一块汉字显示的“Sino:Bit”板卡,并为它申请注册了中国第一个开源硬件标识,登上了Make杂志的封面。


以下,是Naomi用邮件方式回答我的提问(部分有删节)。

 

EEFocus:今年4月份Creality应广大开源社区成员的要求,在你的沟通协助下公开了两款机型的源代码,结果受到不少积极的社区回应。后来他们为什么有拒绝开源,出现某种“倒退”呢?你觉得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Naomi:首先我不赞同退步这个说法。大约2/3的中国3D打印机公司都迈出过积极的一步,大多数都会遵从GPL通用公共许可协议。如你所说,Creality卖得最畅销的两款3D打印机都遵守了GPL通用公共许可证,不仅如此,他们还在我的帮助下开源了其中一款3D打印机:Ender3。这是中国第一台被开源硬件协会认证的3D打印机,是确实的,完全的开源。无论是电路图还是机械结构图,还有固件的文档都有上传审核并通过了验证,可供世界上任何一个想山寨的人去复制,没有任何限制,你也可以去GitHub下载。

 

我自己也为Hackaday写文章,他们算是比较诚实的。但那篇关于开源的文章不全面,我认为这件事情激化的背后,更多不是为了保护GPL协议,而是为了打击Creality,因为他们比行价低了1/3到1/2的售价,极大威胁了原来的打印机厂商的市场份额。你也可以看到,文章底下有多西方人摆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谴责中国打印机厂商,他们完全忽视了这些厂商已经取得的进步。你看,有多少西方媒体写过Ender 3的故事?

 

EEFocus: 欧美一些开源社区的积极分子强调,公开源代码对于中国厂商有百利无一害,他们将免费帮助中国厂商提升固件版本,提高安全性和机器性能——问题是,你觉得Creality和类似的中国厂商,是否认同这一判断?他们有怎样现实的顾虑?

 

Naomi:美国和欧洲的开源积极分子很少能够成功地吸引中国公司去主动开源,总的来说有几个因素。

 

首先,他们总喜欢强调开源的社会意义、精神理想!但是他们最应该老老实实说清楚一点:开源这件事有利可图。对于企业来说,开源是非常有效的营销手段;对于个人来说,你在开源社区如果有所贡献,那么你在应聘的时候也会处于有利地位。西方开源社区之所以盛行,和“利益”二字绝对不可分割,但是在我们国家,确实本来就缺乏这个环境——在美国,你有几个开源项目,也许比你的名牌大学出身还要重要,但是在国内则完全不同。举个例子,如果你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程序员,当你去大公司面试时,极少有机会和西方求职者一样,拿出一堆贡献在开源社区的代码——为什么?因为你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啊,有点精力也要接那些能赚钱的活儿啊!不同国家对于人才的衡量标准就是不同的。

 

其次,他们不理解,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究竟差别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说的开源条例,都是西方人根据他们的情况所制定的,核心大意就是,你必须公开你的固件代码,但你对于产品零部件的供应商可以保密。为什么他们对软件要求这么高,但是对硬件没有要求?因为在西方,你更容易找人写固件,但找硬件的供应商很难,也就是说,他们的开源条例,更侧重保证厂商在硬件层面的竞争壁垒;而在中国,我们特别容易找到好的硬件供应商,可是固件代码编写是我们的弱项,我们没办法依靠软件实力“保住”自己的饭碗——如果中国打印机厂商把固件分享出去,不用几周,他们马上就会发现一大堆只是换了显示屏之类硬件材料的同款山寨3D打印机。

 

我作为开源社区的一员,深刻认同开源带给我们的益处;但是同样,我也比西方人更能看到,规则是他们制定的,而规则并不都适合两边的商业环境。

 

EEFocus:  在你看来,双方未来的和解前景如何?怎样才能让中国3D打印机厂商和开源社区真正建立互信?或者,中国厂商还是会回到封闭软件体系中去?

 

Naomi: 我很幸运,拥有一大批在西方硬件社区粉丝。遗憾的是,很少有中国朋友能在那里和我互动,经常都是我一个人孤军奋战。我有很多观众,但却缺少拥护我的盟友,也没有来自于任何官方的公开支持,只能利用自己的时间义务去做没有实际利益、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很希望将来有更多中国的开源盟友能加入我的行列。

 

我觉得,西方开源世界既然不了解中国实情,那么就不要总是居高临下、举着正义大旗加以威胁。谁肯在这样咄咄逼人的态度下就范?这不是一个有建设性的商业合作态度。可以说,大多数国内3D打印机公司都相信我和支持我,与我携手站在同一阵线,他们其实并不反对成为完全开源的贡献者——我相信,未来几年里,中国的开源贡献会赶超西方,赶超任何人——但这绝对不会在被人威逼的情况下发生。这次我和Marlin固件团队深入交流后,他们最后也出来做了公开道歉。而几天之后,我们都看到了,Creality也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公开了更多自己打印机的固件代码,遵从了GPL协议。

 

Marlin社区:通过和Naomi的沟通,我们意识到耐心和更好的沟通方式将有益众人。

Naomi:感谢Marlin社区接受我的建议。在平等的交流平台上,怀着相同的愿望,双方才可能实现共赢

 

EEFocus:最后一个问题:以你的所见所闻,中国成员在开源社区里的整体表现如何?对于开源文化,是否像有些人说的,“中国人的基因里不携带、后天又不适应”?你觉得坚持开源精神、也实现商业价值的理想模式是怎样的?

 

Naomi:说实话,大多数中国硬件公司对真正地去开源硬件都没有多大的兴趣。在我看来,真正去开源硬件协会申请并且项目被认证了才是真正的开源,这里面有一个严谨的审核过程。很多硬件公司只是自己把开源的标记符号加在了硬件上面,打着开源的旗号兜售产品,其实根本没有经过认证。

 

相比较下,3D打印社区的人确实更认真地在做这件事,是这个审核制度的先驱者。我跟很多国内的3D打印机商家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们都知道,我的DIY视频是由Creality赞助的,我是替他们和西方社区沟通的代言人。在这个圈子里,90%打印机厂商的老板都比较开明,也都对开源感兴趣。但他们不会贸然做出开源的决定。具体原因我上面已经说过。

 

所有用过开源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强大的工具。我身边的中国朋友们,他们也不吝啬跟团队分享他们的信息和成果。实际上,有来有往的道理中国人是最懂的。你在中国和朋友吃饭,假如你埋单了一次,第二次你又想埋单,你是不是常看到另一个人为了抢着付钱、大家争得脸红脖子粗?或许,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为了埋单而能打起架来的民族,哈哈!而且,假如你去赞扬一个很有天赋的中国人,他们都习惯性把成功的原因归功于学校和老师,因为他们懂得尊重和回馈。没有任何数据表明开源和中国文化是相冲突的,但是,如果西方开源社区希望中国厂商融入,那么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原来的开源规则,需要针对中国的现实进行调整。我不认为西方之道是最好的发展之路。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王晓丹
王晓丹

与非网创始人之一,现负责公司中国区业务拓展,邮箱xiaodan#eefocus.com(中间#请自行换成@),欢迎评论留言,欢迎邮件交流。

继续阅读
前有华米“黄山1号”后有阿里“平头哥”,国内企业发力半导体是蹭热度还是干实事?

每年九月都格外热闹,因为这是一个黑科技和新产品纷纷亮相的季节,今年也不例外。除了产品创新力平平但价格遭到吃瓜群众疯狂吐槽的苹果外,国内企业也不断出招。华米科技发布的可穿戴领域第一颗人工智能芯片黄山1号这几天格外惹眼。

一心教学马老师,想退不退任正非
一心教学马老师,想退不退任正非

今年这个教师节,注定要诞生一位最富教师。马云在阿里巴巴19周年之际,发表了一封给客户、阿里人、以及股东的一封公开信。信中称,经董事会批准,2019年9月10日,阿里巴巴20周年时,将不再担任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阿里集团CEO张勇(逍遥子)接任。

开源组件审计在并购尽职调查中不可或缺

在并购交易中,无论是开展尽职调查以满足供应链或客户要求,还是内部开源合规性检查,都需要扫描和评估开源组件。而且,出售方也需要预测到买家会考量到这些因素,以避免意外情况出现,造成损失。

我说3个,还有17个:全球硬件大奖赛“人机界面”决赛项目揭晓?

为了文章完整性,我还是随机挑出来三个获奖项目——没有特别的顺序,它们丝毫不比其他17个项目更有机会冲击大奖。

开源世界声讨深圳制造

早上一开机,公司群一条未读信息:“上Hackaday,今天深圳一家公司上头条”。

更多资讯
欧司朗大理城市亮化项目9月底全线完工

2018年9月26日,中国大理 — 今天,世界领先的高科技照明企业欧司朗宣布其SYMPHO™City智慧城市中央管理平台在云南大理的部署预计在2018年9月底全线完工。该项目的完工标志着欧司朗SYMPHO™City智慧产品正式落地——智慧城市不再是“未来”和“概念”,而是“当下”与“现实”!

这场芯片产业的中西方对撞和融合

这些进展除了让我们看到开源硬件也许也能随人工智能的到来改变一个产业之外,更印证了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即系统和互联网厂商正在参与改变芯片产业的格局,而在这一进程中,中西方的对撞和融合将是必然。

历史浪潮与新时代中国行业的崛起之路
历史浪潮与新时代中国行业的崛起之路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时代大潮,浩浩汤汤,如果跟对了时代大潮,甚至站在浪潮之巅,就能顺风顺水发展好多年,直到下一个浪潮兴起。

帝斯曼携手Starboard让废弃渔网转变为高端冲浪板组件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作为一家以目标为导向,在全球范围内活跃于营养、健康和绿色生活的全球科学公司,携手提供桨、冲浪、风帆冲浪和风筝冲浪板等水上运动产品的世界领先公司Starboard,共同宣布致力于回收废弃渔网,并开发用于如冲浪板组件等消费品的特殊材料。

“AI同传造假”后续,科大讯飞如何回应?

近日,在AI语音识别领域颇有建树的科大讯飞陷入“AI同传造假”风波。有同声传译员曝料称,在一场国际会议上,科大讯飞的AI同声传译并非来自机器,其实是在“复读”人工翻译,而且并不准确,错误频出。

Moore8直播课堂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