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FPGA这些年的变化,当今软件工程师为何成为抢手货

2017-04-07 10:56:31 来源:互联网
标签:
Xilinx   CPU   FPGA   Altera   Lattice

历史车轮滚滚而来,碾压过那些年我们珍视的技术和产品,然后继续前行,留给人们的只有回忆,现在轮到了FPGA。虽然没有像蒸汽机车发明之初备受嘲笑被讥讽为“怪物”,但是FPGA在诞生之初受到怀疑是毫无疑问的。当时,晶体管逻辑门资源极为珍贵,每个人都希望用到的晶体管越少越好。FPGA对半导体产业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创立了无生产线(Fabless)模式。如今采用这种模式司空见惯,但是在20多年前,制造厂被认为是半导体芯片企业必须认真考虑的主要竞争优势。

  

2015年对于FPGA是个不平凡的一年,Intel以167亿美元现金收购AlteraLattice以约6亿美元收购了Silicon Image。种种迹象表面,Intel在一年时间内,除了数据中心,无暇顾及Altera产品在其他领域的发展;Lattice铁了心要在消费电子市场大干一场,ASSP连接方案将是个重点;原Actel采用非易失性Flash技术的FPGA虽有高安全和可靠性,但几乎被工程师遗忘了,竞争对手甚至都不会提及了;Xilinx本来可以坐收渔人之利,却“不安分”起来,花血本发展软件环境和异构MPSoC。

  

短短几年,各怀心思的FPGA厂商已经面目全非了,记者不得不感叹科技的发展速度实在太可怕。FPGA厂商战略的改变,也势必影响FPGA本身的命运。记者十分担心通用FPGA“将死”,从技术上来看是由于FPGA架构上的改变。当年总是要抢MCU份额的FPGA,现在也和MCU一样在不断演进,或者说“随波逐流”,即内部集成ARM核做成SoC。针对某些应用,FPGA做的越来越像ASIC,如Lattice的移动设备解决方案。

  

精神层面看,是由于各FPGA厂商的理念都进一步升华。虽然Semico预计整体FPGA市场规模在2015年有望达到54亿美元,在2019年增加至 74亿美元,成长速率略高于整体半导体产业。但厂商们似乎并不满足于这个相对狭窄市场。Xilinx公司战略与营销高级副总裁Steve Glaser先生表示:“作为FPGA的发明者,Xilinx在4-5年前就开始思考如何跳出可编程逻辑的范畴,而把Xilinx放到一个更大的商业环境中去服务更多的用户群。例如火车公司不能只是和火车公司竞争,而要看到他客户服务的不仅仅是火车的客户,而是整个运输行业。为此,从那个时候起,公司的管理层就为董事会演示了公司从可编程逻辑到全可编程(All Programmable)转型的蓝图,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一步步走上转型之路。”

  

就这样,FPGA变成了“四不像”,是否代表FPGA 的使命已经完成,该告别历史舞台了?可能FPGA本来就是从CPLD向某个更高端产品演进的一个过程,就像从猿到人进化中的猿人。当然,这么说可能过于偏激或者为时尚早,FPGA以及ARM+FPGA架构的优势还是在可编程性,以及它快速开发的特质(成本低),因此相信FPGA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FPGA中端市场份额巨变

之前提到Xilinx的“不安分”,不过科技的进步百分之百都来自人们对新技术的执着追求。据悉,Xilinx细分市场总体份额,从2011年的53%增长到2015年的56%。其中最为瞩目的是中端市场,Xilinx在2015年一举拿下了54%的中端市场份额,而该市场之前一直被Altera牢牢把握。

  

Glaser先生的解释很有趣。他表示,因为Xilinx之前没有对应中端的产品,后来有了Kintex和Zynq SoC(中端),客户自然就转投Xilinx。Glaser先生特别强调了Xilinx在先进工艺节点的市场份额,2015年,其28 nm产品已经占62%,20 nm更是占70%的市场份额。此外,所说的54%中端市场的份额只是40 nm和20 nm这个技术层面,如果只考虑28 nm,Xilinx中端产品的市场份额就达到了75%。但是熟悉FPGA的工程师都知道,两家最大的FPGA厂商,其实长久以来针对高、中、低端都有对应的FPGA,Xilinx Kintex-7系列FPGA当年主要是针对高端市场的,Altera Arria系列是一直针对中端应用的,因此究竟中端市场巨变的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的挖掘。

  

不过Glaser先生的话可以说明三点。首先,过去Altera在中端产品和市场确实做得非常好;其次,这几年战略发生了变化,Altera一心想冲击高端市场去抢Xilinx的份额,谁知“后院着火”;还有就是Xilinx野心更大了,中端市场的利润也不放过,要狠狠地遏制对手的最大利润点。

  

软件工程师成为抢手货

在政府大力推进“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的背景下,器件厂商也坐不住了,纷纷瞄上了自己能够企及的相关市场,没准就能和下一个小米合作。 Xilinx的All Programmable战略就与政府的倡导和开发者的需求十分吻合,这个战略试图让人数比硬件工程师多5~10倍的软件工程师也能使用Xilinx的产品,即软件定义硬件和系统。

  

Glaser先生认为可编程正面临两极分化:“首先是软件定义:更多的灵活性、智能、可扩展性、集中控制以及易于开发和升级;其次是硬件优化:大数据和视频、多样化工作负载、多机安全性、低时延、低功耗、更高吞吐量和任意互联。这也正是Xilinx战略转型的重要原因。”

  

软件工程师对于硬件产品有着画龙点睛的作用,就像当年的iPhone,如果没有APP,它只是个会打电话的“笨”手机。软件工程师要想“来硬的”并不简单,光是模电、数电的基础知识、各行业设备硬件的知识就会耗费很多时间。Xilinx All Programmable的方案和支持软件用户硬件创新的战略可以直接支持80%的软件设计者通过硬件设计快速将创意变成现实。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通过单片机控制数据流对FPGA进行编程配置

基于FPGA基本数据流的下载控制方式,利用遗传算法,通过单片机控制数据流的方式对FPGA进行编程配置,实现自身重构,使系统具有自适应、自组织和自修复的特性。

ARM Cortex-A76的野心,要与英特尔争夺CPU江湖?

在连续创造惊人的数字之后,ARM的目光更为长远。据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底基于Arm的芯片出货量已达1200亿片,约占整体市场四成份额。

升级固件写FLASH如何避免让FPGA发生意外?
升级固件写FLASH如何避免让FPGA发生意外?

FPGA配置两种模式:主动配置和被动配置方式,采用主动配置下,我们就需要一片FLASH来存储FPGA固件,那么我们在升级固件写FLASH的过程中如何避免因意外情况发生导致升级失败而使FPGA变砖呢?下面就由笔者带领大家来挖山掘石、一探究竟。

八核Coffee Lake-S至强产品线真的存在?英特尔已出面证实

如果你对八核 Coffee Lake 对八核 Coffee Lake 桌面处理器感兴趣,那么这里有一丝来自英特尔官方的新消息。在一份《致亲爱的客户信》(DCL)中,该公司向合作伙伴提供了有关“Xeon E Coffee Lake-S 8C Processor ES”样品的鉴定和使用指南。

计算机模块让创新没那么难
计算机模块让创新没那么难

2018年,市场聚光灯聚焦在了以下几个领域:智能制造、物联网、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这些热门领域的快速发展为电子行业带来极大的发展机遇,对应用厂商提出了全新的设计需求,也让对功能开发起决定性作用的单板计算机面临着全新的机遇和挑战。

更多资讯
搞懂数据分析中因变量和自变量之间的关系

回归模型有多种,一般在数据分析中用的比较常用的有线性回归和逻辑回归。其描述的是一组因变量和自变量之间的关系,通过特定的方程来模拟。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预测,但有时也不是全部为了预测,只是为了解释一种现象,因果关系。

树莓派 3B 接MPU6050方法 以及ROS应用
树莓派 3B 接MPU6050方法 以及ROS应用

主要是ROS应用,不多说了,可能要你自己重新编译工作空间的话,可以选择性的只编译这个包就行了。

典型的SDSoC设计开发的几个步骤
典型的SDSoC设计开发的几个步骤

类比到FPGA SoC的应用开发中,用户最关注的部分往往是算法的最终实现和算法模块的优化——包括IP或是软件功能块——SDSoC的设计理念正是让用户能够更加专注于这些核心问题,其他问题SDSoC帮你搞掂。从这个意义上看,SDSoC在“简单”的背后确实不简单。

HDL仿真器基于事件的仿真算法
HDL仿真器基于事件的仿真算法

目前,HDL仿真器主要有三种实现算法(机制):基于时间的算法(Time-Based)、基于事件的算法(Event-Based,EBS)和基于周期的算法(Cycle-Based,CBS)。

当FPGA越来越像SoC,FPGA跟ASIC还有啥区别
当FPGA越来越像SoC,FPGA跟ASIC还有啥区别

随着处理器被添加到传统FPGA中,可编程性被添加到ASIC中,FPGA和ASIC的分界线日益模糊。

Moore8直播课堂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