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缺少大段的空白时间,天南海北不敢奢望,只能利用周末去北京附近转转!近来,去了天津和野三坡两地,游记两篇,复制与此。

其实,关于游玩这件事,真的不用太在意时间地点,只在意“功课”、“良伴”两件事足矣,选择对了玩伴做足了功课,即使无聊的景点也能玩出新意。

中国有一点好处,就是故事无处不在,比如天津,如果你细究起来,五大道地区的每幢房子都可写一本沉甸甸的书;再如百里峡,每块石头都承载着千万年的地质变迁史。
--------------------------------------------------------------------------------

七人游百里峡

话说我们这次百里峡之行可是计划了很长时间的,尽管行程并不复杂,但因为人心难齐,最终推迟到了我生日这天才成行。一行七人,五位美女加上两个帅哥。

百里峡这个地方,并无过多的文化,选择此处,一是因为离京较近,二是因为在北京生活工作的人心里,野三坡这个名字知名度还是挺高的,因为常被提起,我们也就慕名而去了。我们的行程也简单,周六早上火车去,下午游百里峡,晚上住农家院,第二天上午乘火车回。百里峡美,但无甚惊艳之处,相比于南方的山峦叠翠,这里真是不值一提,所以这篇行记与其描述这里的风景,还不如说说我们旅途中的感受。

绿皮火车

有几年没有乘坐这种绿皮火车了,在动车出现后,我一度以为绿皮火车已经全部被取替,没想原来都用于旅行专用,这确是物尽其用的良策。旅行的人图的什么?文化、记忆、舒缓的心情,绿皮火车的确满足我这几样需求,绿色的座位让我回忆起高中的时候,因为住校只能半个月回家一次,学校是在一个小县城里,也没有快车停靠,每次我都是乘坐这种绿皮慢车来回,那个时候我们那个小火车站卖的是硬纸板质地、10cm长、5cm宽的火车票,上车看见其他人拿的纸质票还觉得很奇怪。绿皮车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随便开车窗,可以和外面的空气互动,尽管被吹的一脸煤灰,但仍觉非常享受这种自由的刺激。

左侧楚楚动人的是谁?猜

景区游玩

其实住处离百里峡景区不算远,以我平时的性格,一定就走着去了,但姑娘们都娇滴滴,于是我们雇了两个驴车去的景区。百里峡的门票太贵,之前在京郊转惯了,类似的景点,门票也就50左右,可这里简单的两条峡谷而已,却要收每个人90块钱门票钱。我想,地方上的官老爷一定是指着这个发财的,比不得北京来钱的路数繁杂丰富,不贵一些,如何能喂饱私囊。入了景区,路比较平整,由沙石和沥青组成,尽管一直在上升,但丝毫不觉得累,蜿蜒的小溪一路奉陪我们到山上,叮咚悦耳的流水提醒我们——此处还是天然多于人工雕琢。最终到达一处空地,眼见的大拨大拨的游人开始乘坐缆车,提醒我们应该是要开始长途登山了,这里登山的路是一级级的台阶,而且路面窄,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时间和空间,我和两位帅哥一直向上赶,享受着体力被透支的自豪感。制作的台阶的人比较用心,怕路途漫长、游人寂寞,将每一级台阶按照历史年代排号,再在台阶上写上当年的著名历史事件,我们从公元前836年开始爬,一路踏着周武王伐纣、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孔子诞生等历史事件来到山顶,已经累的上气接不了下气了,众位姑娘喜欢到路边的休息处休息,我们就在山顶等了好半天,等她们上来,被告知她们要乘缆车下去,我们也就立即起程准备下山,到山脚下时,我已经说都不回话、走都不会路。

在爬山这方面我有情结,不是用脚亲自丈量的登完全程,总觉得旅途不够完美,所以我从来不坐缆车。

姑娘们

除了我,这四位姑娘,都极具个性,法国归来的姑娘真是我见过的最坦诚开放的,另一位是历史中有我以来我见过的最会搞怪的姑娘,剩下的两位,感觉一个极其贤惠,一个极其纯真。入夜,众姑娘话聊,谈时事、谈工作,最重要的是谈爱情,生生的将我这已婚人士拉回大学宿舍,姑娘们分享的气氛热烈,而我对于这些85后的女孩儿们,很抱歉我无经验无材料去给她们有关爱情的建议。
------------------------------------------------------------------------------

我所谓的天津文化之旅

写在前:天津之旅,因为得瑟了太久,所以在结束之后必须要对关注的人有所交代。

当还在计划中的时候,我就把这次的天津游定义为民俗文化类,因为之前看了电视剧《借枪》,里面很多关于日、法、英租界的描述,勾起了对天津的兴趣,又因为李特别想听听相声,而且天津离北京这么近,没有认真去逛过显得有些说不过去,于是一行四人趁着清明假期跑去天津。

成行之前我做了些功课,确定了游览的景点包括“五大道”、“意大利风情区”、“名流茶馆”、“南市食品街”、“古文化街”几处。

中午到天津先入住事先预定的酒店——一座古老的建筑,门口镶着特殊保护的牌子,它曾经是天津的地标性建筑,因为它有8层,在当时可是一览众山小的大楼。之后去了老名流茶馆,本想听听下午两点半的场,进门就听一口天津腔的大叔热情的向大家报告“没座了啊,没座了啊,想看我可以给你加座,但你可得一直在这守着啊,离开可就没了”,不得已定了晚上8点的场,中国人的从众心理在某些场合是有道理的,比如说这个时候,为什么场场爆满,因为确实可乐,确实值得一看,每隔两三分钟大笑一次的享受只要花40块钱,没有理由不去寻这个开心。

当年一览众山小的渤海大楼

下午游览的意大利风情区也是个不错的去处,当然只是针对于我这种没见过任何稍有风情的建筑的人。天津将临街的老建筑全部做了维护,在意大利风情区偶尔还可以看到没有做过维护的古旧建筑,而五大道地区,街边的建筑全部做过修缮,不值得大规模修缮的也会适当的刷刷墙,稍作美化,所以看不到任何的沧桑,留下的只有美。对于观赏天津的古老建筑,意大利风情街是个很好的预习的地方,因为它不大,足可以用脚步去一寸寸丈量,仔细体验欧洲风格建筑之美。而第二天转五大道不同,因为毕竟有五条道和N条路,再用脚步去丈量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租了个四个轮子的自行车,五大道的游览显得有些囫囵吞枣,一边尝试协调四人驾驶四轮自行车,一边幻想我如果能住在此处多好,一个小时便转完了整个游览区,还车的时候,租车人还介绍我们去转转日本租界和马场道,因为赶火车也就算了。

五大道地区的房子全部归政府所有,放眼望去,每一栋都是政府机构,不过我还是发现了一些明显的住户,他们一般不临街,得往小胡同钻才能发现这些人家,他们住的房子其实比北方的一般平房美不了许多,我猜测,这些很可能是当年大户家下人住的房子,或者是平头百姓住的,不然不会如此缺少风格,不过,我仍很羡慕他们,因为这里有干净的街道、美的景致、便利的交通,住在这里一定会有份闲居闹市的心情,值得向往。


相声文化

我没有听过北京的相声,只是网上有人说天津小剧场里的相声要比北京的好看,所以特意选择了富有历史的天津老名流茶馆。老名流的相声确实值得一看,40块买了两个半小时的开怀大笑,非常值了。和其它的民间娱乐形式一样,段子多少带点荤腥,不过都无伤大雅,我也本不是高雅之人,所以天津的相声我还是很推荐去看看的,一场一共五对出演,老人、年轻人都有,按惯例最后压轴出场的是一对资深的相声演员,朋友都对最后压轴的一对评价很高,我偏觉得这对讲的最好——在这五对演员之中有一对一老一少,年纪大一点的一上场我就猜测,这是杨少华的儿子,因为与其父长的太像,年轻人肢体语言极其丰富,虽从头到尾几乎没说过一句话,但观众早已被逗得前仰后合,表演结束,年轻人介绍这位捧哏的的确是杨少华的大儿子,到此我不无感慨,杨少华虽然知名,儿子们仍要出来自己折腾赚钱,可见,相声界挣的也是份辛苦钱。

吃文化

关于“小吃”的文化自然不能放过,前三十年可是一直都知道狗不理包子,而且之前有天津驻北京办事处的工作背景,听过不好关于天津人如何好吃、会吃的言论,于是对天津小吃早就心向往之。

狗不理包子,出租车师傅说了,“那都是给外地人吃的,天津人傻子才吃”,晚上在天津混了几年的一个哥们加入,我们要求他推荐吃饭的地方,结果不容分说,开车就把我们拉到了狗不理包子,我心想“要活活的被宰三四百了”,五个人叫了有三十个包子加上五盘小凉菜,结账是九百多,我们四个瞠目结舌,这的确是没看菜谱的我们始料未及的,发誓这辈子都不吃这东西。

南市食品街也是个蒙人的地方,我之前见攻略里有人推荐锅巴菜,想象着应该是香辣香辣的小吃,冒着吃地沟油的危险在一个小摊要了份锅巴菜,吃了一口,非但没什么味道,还夹杂着生面粉味,失望的同时,搞不懂为什么这会成为名吃,或许只是这家的手艺问题,但第二天在和平路小吃街吃的煎饼果子也非常失望,我不得不对现在天津的小吃抱怀疑态度,于是小吃文化体验的结局是宣告失败、彻底失败!

天津,我还是要再去一次的,因为喜欢那里闲适的氛围,因为可以轻易的用脚丈量整个城市,因为我还没有去坐海河上的渡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