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沸扬扬的雷士内讧迎来转机,三大股东停止隔空喊话,当面会谈。南都记者昨日独家获悉,雷士照明原创始人吴长江已答应“阎三点”,很快将回归雷士董事会。

  至于雷士管理层提出施耐德退出问题,雷士照明二股东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雷士现任董事长阎焱说:“我一直说,施耐德可以离开,但不是必须离 开。”阎焱昨日向南都强调,雷士照明现任CEO张开鹏并不是外界“妖魔化”的“施耐德的人”,“他从进入雷士的第一天起,就和施耐德没有任何牵连了。”

  吴长江回归,施耐德留下,或许是三方妥协后的折中方案。

  吴长江回归指日可待

  上周末,雷士照明创始人兼原董事长吴长江、赛富投资首席合伙人阎焱,以及雷士第三大股东施耐德的首席代表朱敏在上海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谈判。谈判中,阎焱态度较之前有了些许缓和。有媒体透露,阎焱甚至在会谈现场开了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阎焱曾在微博中痛斥吴长江,但同时也多次强调对吴长江本人并无恶意,“他是个好人,但个性上有两面性”。而针对吴长江回归提出的“阎三点”,阎焱昨日向南都强调,他的诉求从未有过改变,更透露吴长江已经答应了这三个条件。

  此前,阎焱曾表态,吴长江完全可以回来董事会,只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是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据透露,吴长江已基本确定回归雷士照明董事会,但仍需要走上市公司流程。

  这也是吴长江借供应商、经销商、员工三方力量,在7年后再度上演“翻盘”大戏。2005年,吴长江曾与另外两位创业股东发生分歧,一度出局的吴长江最终靠经销商的支持夺回了控制权,另外两位股东拿钱走人。

  施耐德去留

  吴长江在谈判中表示,愿意配合董事会要求解释关联交易质疑,但前提是施耐德的人必须离开。

  “施耐德可以离开,但不是必须离开。”阎焱昨日向南都强调,张开鹏也不是施耐德的人,“他从进入雷士第一天开始,就和施耐德那边切断所有联系了”。张开鹏5月底出任雷士照明C EO职位前,是施耐德低压终端运营总监。

  去年7月,施耐德作为战略投资方入股雷士照明,斥资12.75亿港币,每股4 .42港元的对价获得雷士照明9.13%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施耐德也是吴长江亲自推荐的战略投资人,吴认为雷士有渠道,施耐德有管理经验,双方“优势互补”。

  但随着吴长江离职,多名施耐德背景的高管上位,施耐德被疑心为想要吞并最大的阴谋家施耐德昨日向南都表示:施耐德是雷士照明的商业合作伙伴,也是股东之一,“我们关注雷士的成功与发展,关注所有股东、员工和分销商的利益”。

  对于雷士指责施耐德接任后无所作为,施耐德则向南都强调,雷士照明管理层都是由董事会决议的,其战略和管理问题也是董事会决策的。

  关于去留问题,施耐德没有正面回应,“施耐德在董事会中只有1个席位,我们支持董事会的决定。”

  官方表态背后,施耐德对于吴长江的反复态度其实“很不爽”。有施耐德内部人士认为,吴长江在被调查时主动离职,调查安全后又想撇开施耐德再度回归;而把上半年业绩下滑归咎于施耐德更是无稽,“张开鹏他们才管几天啊”。

  目前,雷士罢工仍在继续。雷士某中层管理人员说:“我们一直在安抚员工情绪,但收效甚微。听说供应商最近还会有新的动作。”而接近吴长江的人士透露,不少经销商已经表示:如果局面依旧僵持下去,“不排除在雷士照明的专卖店中卖其他品牌”。

  博弈盘点

  投资人与创始人的那些事

  投资人与创始人撕破脸,雷士照明并不是第一家。

  例如俏江南。鼎晖作为本土PE界的领头羊,投资俏江南时付出了“天价”。投资协议中,有一项对赌条款,双方约定,如果俏江南不能上市,鼎晖有权 退出投资,并要求俏江南的原股东高溢价回购鼎晖的股权。所以当俏江南上市受挫后,鼎晖要求张兰高价回购股份。同为股东,鼎晖不但不同舟共济,还雪上加霜。

  不止张兰一人表示后悔引进资本,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相宜本草创始人封帅等都在不同场合,表示出对于投资人或对于上市的懊悔之意。

  一位风险投资人透露,虽然双方都是以博取更多利润为最终目标,然而投资者更多关注的是退出和回报。股权被稀释的创始人往往容易处于被动地位,下面这些创始人都在博弈中被迫出局。

  红孩子V S凯鹏华盈、北极光、N EA等:因投资方与创始人发生战略分歧,创始人李阳被迫出走。

  太子奶V S高盛、英联和摩根士丹利:因赌输对赌协议(收到注资后3年内业绩增长30%-50%),原太子奶集团董事会主席、总裁李途纯出让太子奶全部股权,控制权变更。

  永乐家电V S摩根士丹利、鼎晖:因赌输对赌协议(2007年净利润高达7.5亿元),原创始人李秋平、陈晓让出股权。

  新浪V S华登投资、四通集团:因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公司陷入危机,战略发生分歧,原创始人王志东被驱逐离去。

  链接

  聚焦内讧

  三大争议

  1

  争议一:投资人挤走了创业者?

  雷士吴长江:5月21日,阎焱告诉我:经董事们商量,一致要求我辞去董事长、C E O及附属公司一切职务,并要求我先回避一段时间。我就不明白既然是董事们都已商量决定了,还让我解释什么?。

  赛富阎焱:外界说是赛富和施耐德联手把吴长江挤出去的,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5月23日在香港,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他被中纪委谈话,要求他协 助调查他在重庆南岸区的一些事情,并告诉我他人已经在香港。我马上通知了在香港和国内的董事,律师说这件事会影响股价,要尽快知会联交所并披露,并建议吴 长江须辞去全部职务。吴长江自己同意辞去全部职务,签字,递交辞职信。说是我们把他逼出去的非常荒谬。

  2

  争议二:吴长江涉嫌“关联交易”?

  雷士吴长江:上市之前所有的关联交易都在招股书中有披露,而且我也承诺在适当时候愿意并入上市公司,没有违规之事,经得住任何调查。目前指责我 的,是关联企业拖欠了上市公司的一些品牌使用费,他们催我还钱。我咨询了律师,这是经济来往,并不违法,我没有挪用资金,他们可以起诉关联公司,但不能攻 击我个人。

  赛富阎焱:吴长江去年年底擅自把雷士照明总部迁往重庆,以此获得了当地政府的奖金和土地方面的好处,但他并没有把这部分利益计算到上市公司里边,仅作为个人利益。现在一年过去了,他跟重庆签的合约都不给我们看。你说这算怎么回事?

  3

  争议三:施耐德欲吞并雷士?导致业绩下滑?

  雷士:施耐德曾经投资做过照明,但项目以失败告终。现在施耐德联合其他股东,欲控制雷士照明,就是希望能够卷土重来。

  赛富阎焱:引进施耐德,吴总是始作俑者,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因为我们认为施耐德在规范化管理,国际渠道等方面都会对雷士有所帮助。施耐德在我们董事会9个席位上只有1席,9%的股份远远小于吴总和我们,怎么会控制雷士呢?

  雷士:雷士照明目前的局面是“外行领导内行”造成的,施耐德高层入驻后,否定了雷士既有的运营战略规划,但却没给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公司上半年业绩下滑,6月份订单量同期锐减30%.目前,公司上下完全没有目标和方向。

  赛富阎焱:吴总5月25日离职前,一直是公司的C EO、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张开鹏(施耐德原高管)接任后,董事会要求他按吴总制定的预算和战略执行,没有新东西。我们今年的业绩情况财务上早有反映,不能把业绩恶化归罪于施耐德,那不公平。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汪小星 实习生彭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