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公司(Huawei)是世界第二大电信与互联网设备制造商,公司在全球的业务开展得非常顺利。这家中国公司的客户遍及130个国家,全球排名前50的电信公司中,有45家采用了华为的产品。

华为公司员工的平均年龄是27岁。不同于千篇一律的中国公司,华为并没有主要生产的商品。华为的主要营业范围是交换,传输,无线和数据通信类电信产 品,在 电信领域为世界各地的客户提供网络设备、服务和解决方案。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简称DC)国会委员会很想知道这样的电信巨头对于当地国家安全是不是一个威 胁。

在六月和七月,CNET参观了华为公司的总部,华为也为之提供了一个深入了解的机会,也让他们见识到这样一个中国的科技巨人——不仅价格便宜,同时也为西方电子公司客户外包生产。

同时,华为是一个专利机器,在全球范围内约50000项专利申请。华为通过这些创新,例如通过接入无线网络,移动运营商可以在单一网络上支持多种通信标准的突破;它也开创了加密狗,消费者可以使笔记本电脑以无线方式连接到Web。

“华为是渴望去学习,去获得新的市场,这点是不可置疑的,同时也能感受到他们的雄心勃勃”亚太地区的一个前Yankee分析师XJ Wang说。“他们要追逐更大的机会。”

不被接纳的外部环境

由 于美国人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以及对网络安全和窃取知识产权等问题的忧虑,华 为在美国的市场一直未能打开。政客们认为,愈加强硬的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而华为则是中国的代言人,因此,打击华为可以为自己轻松加 分,同时加上根深蒂固的保护主义习惯,华为在无形中成了替罪羊。

最令华为苦恼的是,美国暗示华为可能为中国政府所用,从事间谍活动。关于 华 为有中国军方背景的传言经常见诸报端。这种传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华为公司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先生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通讯兵,而且华为也是中国军 方和政府的承包商(这一点与AT&T、斯普林特和威瑞森在美国的情形类似)。任正非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他几乎从不做广告,对现代企业最重视的公关 传播也没有丝毫兴趣,领导华为十几年,任正非几乎没接受过媒体的采访。在西方国家,大家比较适应行政人员公开面对大众,于是相对来说他们会觉得任正非的低 调有些可疑。华盛顿特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专家詹姆斯•刘易斯表示:华为在网络领域还存在形象问题。美国的国家安全部门在抵制华为的问题上态度非常一致。

引人注目的Ascend P1

近 几年,华为还推动着其移动领域的发展。在短短的几年中,华为已经成为一个高性价比的手机,主要在发展中国家出售,以及在美国和一些运营商合作。今年四月, 它推出了一款高端智能机——Ascend P1,超薄、高配置、拥有高对比度的显示屏和软边设计,综合性能表现十分强劲。

CNET评论杰西卡给了此款手机3.5分(总分5分),理由是其“高规格以及鲜明的设计”,同时也指出了不足之处——它的摄像头和通话质量。

“于是我们设计得使得它看起来很薄,”华为手机的首席设计总监Fendler(芬德勒)如是说,“设计,是为公司实现其目标的一个重要的战略工具。我们在中国有一个最大的设计团队,这是一笔宝贵的资源。”

芬德勒两年前加入华为,并已建立了一个设计团队,目前员工300余人。该组在中国,斯德哥尔摩,伦敦,圣地亚哥等地设有办事处。华为之所以如此不惜一切代价,因为它以消费者需求为基本出发点,试图与苹果和三星竞争,分得手机市场的一杯羹。

华 为内部存在着各种高水平的工程师,芬德勒也是其中之一。看外形他就属于典型的设计师,棱角分明的北欧外貌,矩形的眼镜,及肩的棕色卷发。在华为的工作之 前,他曾担任西门子的概念负责人,负责找出市场的需求以及该公司该如何创造新产品,以满足未来的需求。“中国工业设计是一门年轻的学科,”芬德勒说,“这 也使得最初使公司理解设计是多么重要的角色极富挑战”。


华为的测试实验室,一些员工戏称之为白宫

华 为还利用其庞大的资源推到相邻的另一个市场——数据网络连接,以客户的业务为中心的产品。该公司是基于数据中心设备的创新,建立特定的垂直市场,包括政 府,金融,交通,能源企业的沟通、协作和基于Web的服务。这使得该公司增加了近一倍的企业单位的业务,仅此项去年的销售额达38亿美元。

华 为与企业单位的另一个产品是其巧妙的网真技术。许多视频会议系统要求每一位参与者都身处在同一个昂贵的系统,或许还有其他诸多要求,而华为拥有更强大的全 融合能力和更高效的智能管理系统,可以实现一键可视化无线智能控制,用户只需轻点屏幕图标便可完成各项控制操作,甚至比打电话还简单方便。

这已经在北京和上海的海底捞火锅连锁餐厅推出。食客们可以克服空间的阻碍,无需等待多时,在一个墙上挂着三个大平板电视、摄像头、麦克风的私人的房间里,花大概两百元人民币一个小时,和其他地方的同事、朋友或家人围坐在一起,实现异地远程聚餐。

关于与企业单位的合作,华为的目标是到2015年可以实现一年15亿美元的业务。

与思科的对立

华为的业务发展,必将推动其进入新的市场,而在这样一个领域,没有一个竞争对手比思科系统更强大、更具威胁。

这两家公司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冲突不断。2003年,思科起诉华为,指控其窃取专利的源代码,用于在其路由器和交换机。华为承认使用的代码,但声称是通过另一个来源而使用的,之后,华为删除代码,思科亦放弃了诉讼。

许多西方国家对华为的第一印象是其法律纠纷。这一点可不太好,因为这支持加深了他人对中国“模仿大王”的印象,而不是华为所提倡的创新。

思 科的行政长官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在接受华尔街日报4月的会议时表示,华为是他们公司最棘手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有时候并不遵从“游戏规则”,尤其是涉及到知识产权保护 和计算机的安全方面。在五月其分析师和媒体讨论思科的季度盈利的会议上,思科的全球业务执行副总裁罗布·劳埃德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再次斥责华为。

“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的客户从思科看到了创新,但是在华为没有看到”劳埃德说,“我们坚信模仿不是创新,并且相信我们的客户也同样认为。”

毫 无疑问,前进的道路是坎坷的。加强研究与开发人员只会使那些会议员们更担心华为协助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而不是消除他们的疑虑。对于成为一个更适应西式的技 术力量,华为将继续努力,以解决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和企业的部分偏见。华为董事成员、副总裁陈黎芳女士说:“我们知道改变旧习惯,以新的方式做的事情是 很难,但是近年来,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是必须做到的。为了华为在西方的蓬勃发展,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