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三星芯片崛起录,给中国芯多少思考?

2018-04-25 09:04:04 来源:一财网
标签:

 

近日,美国政府对中兴通讯发出出口禁令,引发舆论对于中国尖端产业自主创新的讨论,并激发了国人对于“中国芯”的思考。
  

可以说,这场风波的波及范围,绝不仅仅局限于美国或中国;作为全球量产芯片行业的重要力量,韩国企业在世界市场上拥有一定的发言权。而笔者近日在韩国采访过程中,也有不少韩国方面的人士听闻记者来自中国以后,主动聊起有关中兴通讯的话题。
  

众所周知,芯片产业所制造的产品虽然并非面向消费者的终端产品,却运用于电子产品、数码产品、通信设备等多个高附加值产业,是否掌握芯片的核心技术,也被认定为是否掌握高尖端产业命脉的关键点。
  

三星能够从零出发成为量产芯片产业的领导者,绝不仅仅是一蹴而就,而是一部由三星主导、政府支持、市场联动的三部曲。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如此告诉笔者。
  

三星主导:从借鉴到自主研发
说起三星,在许多人的眼中首先会想到的是智能手机、家电等消费类产品,很容易被人忽略的是,相比于以消费类产品构成的CE、IM事业群,三星研发半导体、量产芯片产品的DS事业预计在2018年一季度营业利润将达到11万亿韩元,占据三星该季度全部利润的七成。
  

从全球来看,三星电子在全球量产芯片市场的市场占有率已超过50%,并在销售额及营业利润两个指标上双双超过美国英特尔等竞争对手,高居芯片产业的龙头位置。
  

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在三星依靠技术含量较低的家电起家时,三星创始人李秉喆便开始在内部会议中,注意到了芯片产业“点石成金”的优势——影响家电性能的核心便在于芯片,从此多次提及开发芯片,并下决心投入巨资。
  

当时全球芯片产业虽还处在高速成长期,不过该产业已被美国镁光、日本三菱、夏普等企业牢牢占据,美国依靠长期以来的系统集成的技术积累优势,日本依靠长期积累的应用科技等,具有明显的先发优势;而韩国当时的经济状态,虽然凭借朴正熙军政府的新农村运动获得巨大发展,但也仅能说得上是解决温饱;因此当日本三菱得知三星将开发芯片产业时,该公司CEO直接表态“对于GDP水平较低的韩国,半导体产业并不适合”,并在公开场合宣扬“三星不能开发芯片的4个原因”。
  

此后,李秉喆一度向美国镁光及日本夏普派遣员工,以获得半导体产业的初期技术,不过过程并不顺利:镁光曾表示将以400万美元提供较为落后的产业链的设计图纸,但后来以偷看文献为借口反悔,并将三星方面人员赶出了镁光;夏普则虽然表面上应允三星的请求,不过实则严加看管,甚至不允许三星方面人员接近最新的生产线。
  

“当时三星的研究员们,因为夏普方面连工厂的面积等基本数据都拒绝提供,于是只能通过自己的脑子记住某些细节,比如有一位研究员通过自己的手指间距离、身高及步伐数,记录工厂的大概面积及其他参数,(例如)工厂生产线宽为30步、长为222步。”曾在三星半导体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士向笔者回忆。“不过,这些数据,对于建设一个高科技的工厂,显然是不够用的”。
  

政府支持:BK21战略及强大的产权保护机制
此时,韩国政府向三星伸出了援手:一方面,上世纪50~60年代前往欧美发达国家留学的韩国学子,在韩国政府的吸引政策下,陆续回到韩国加入产业化过程,这也成为韩国学子的第一轮回国潮(有趣的是,第二轮回国潮也是因为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三星方面则没有错过这次机会,招聘了近140名人才,并用了将近2年时间向三星的工程师及高管们传授半导体产业的经验及技术;之后三星得以开始正式建造工厂并投入量产。
  

韩国在产业化的过程中,推进“政府+大财团”的经济发展模式,并推动“资金+技术+人才”的高效融合;在此过程中,韩国政府更是推动了大规模的“国退民进”流程,将大型的航空、钢铁等巨头企业私有化,并分配给大财团;与此同时,向大财团提供被称为“特惠”的措施,甚至为发展芯片产业,不惜动用日韩建交过程中日本向韩国提供的战争赔款。
  

韩国的大财团发展模式,引发了许多上下游企业的共同发展;可以说,现在的韩国芯片产业正是由三星、现代(后改名为海力士半导体,并被SK集团收购)等企业的大规模投资,带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和兴起,这也是韩国经济发展的最明显特征。
  

此后,韩国国内虽然发生了政治巨变,政权多次易主,但吸引理工人才的基本国策以及“政府+大财团”的经济发展模式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1983年,历经多年努力,三星的首个芯片工厂在京畿道器兴地区落成,并在投产后很快便开始量产64位芯片。很快,三星开发了256位芯片、486位芯片,并正式进入全球芯片市场的竞争中;仅时隔10年,三星的量产芯片市场份额直逼日本。
  

1999年,韩国教育部为建设研究型高校,并最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水平的研究中心大学及具有世界特色的专业,耗费3.6万亿韩元及13年时间,发起“BK21”(BrainKorea21)计划,向580所大学、专业或研究所进行精准、专项支援。
  

BK21以及此后进行的BK21+计划,沿袭了韩国一直以来的“政府+大财团”的产业政策,大规模鼓励企业及大学间的结合,并在选择BK21支援对象、专业的过程中,将是否进行有机结合纳入评选及评价的核心指标。在此影响下,韩国大学掀起半导体专业热潮,三星对于成均馆大学的投资以及半导体工学系的创办,也是在该时段开始的。
  

2005年,成均馆大学与三星电子合作,创办半导体工学系,该系被指定为韩国教育部“创新型专业”,并每年为包括三星在内的韩国企业培养芯片产业的人才。
  

此外,韩国政府指定芯片产业及技术为影响国家竞争力的核心技术,并致力于高度保障技术及产权。
  

在韩国,半导体核心技术被纳入国家重点管理的技术范围当中,防止半导体技术的泄露、逮捕产业间谍,维护知识产权,是韩国情报机构近年来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紫光集团赵伟国:未站稳脚跟的中国集成电路如何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一?
紫光集团赵伟国:未站稳脚跟的中国集成电路如何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一?

“我估计再有5年,中国集成电路基本上能把脚跟站稳了,到2028——2030年左右,中国集成电路在全世界会有一席之地,什么叫一席之地?就是三分天下或者四分天下有其一。”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在“2018年中国芯片发展高峰论坛”上如是说。

通过2018年中国半导体销量及市场分析,目前处于哪个发展阶段?
通过2018年中国半导体销量及市场分析,目前处于哪个发展阶段?

半导体,指常温下导电性能介于导体与绝缘体之间的材料。半导体在收音机、电视机以及测温上有着广泛的应用。如二极管就是采用半导体制作的器件。半导体是指一种导电性可受控制,范围可从绝缘体至导体之间的材料。

我国集成电路用硅几乎完全依赖进口?

就在外资圈传出半导体硅晶圆明年价格涨幅恐将低于10%、并进一步调降硅晶圆类股投资评等之际,包括环球晶、合晶等硅晶圆厂近期与半导体大厂针对明年上半年合约价进行协商,业界传出已有初步共识,2019年上半年合约均价预估较今年下半年调涨7~9%,12吋硅晶圆平均单价来到108~112美元价位。

AMD疯狂上涨的股价背后
AMD疯狂上涨的股价背后

“AMD永不为奴,农企必将复兴!”这是过去几年,AMD的众多铁粉一直坚持的呐喊。不过,面对孱弱的性能以及低迷的股价,这么呐喊似乎总显得有气无力。

瑞萨/英伟达/高通/英特尔谁将赢得汽车芯片市场?
瑞萨/英伟达/高通/英特尔谁将赢得汽车芯片市场?

近日,日本芯片厂商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表示已与美国Fabless厂商IDT(Integrated Device Technology)签署最终协议,将以每股49.00美元的价格,总股权价值约67亿美元收购IDT。

更多资讯
前有华米“黄山1号”后有阿里“平头哥”,国内企业大发力半导体是蹭热度还是要干实事?

每年九月都格外热闹,因为这是一个黑科技和新产品纷纷亮相的季节,今年也不例外。除了产品创新力平平但价格遭到吃瓜群众疯狂吐槽的苹果外,国内企业也不断出招。华米科技发布的可穿戴领域第一颗人工智能芯片黄山1号这几天格外惹眼。

高通从建立服务器芯片业务到最终失败的故事
高通从建立服务器芯片业务到最终失败的故事

北京时间9月21日消息,彭博社今天刊文,介绍了高通公司从建立服务器芯片业务到最终失败的幕后故事。英特尔公司在利润丰厚的服务器芯片市场一家独大,这让高通有了挑战英特尔的想法,投入大笔资金建立了一支1000人的团队。然而,高通服务器业务生不逢时,恰巧遇到了博通公司的恶意收购,成为公司大砍支出的主要受害者。

石墨烯芯片还存在哪些问题?能否取代传统硅芯片?
石墨烯芯片还存在哪些问题?能否取代传统硅芯片?

石墨烯具有硅所不具备的更优良的力学、化学和电学性能。不过这些优势真的是电子工业所需要的吗?

中国IC设计业者迅速窜起,年产值已超台湾?
中国IC设计业者迅速窜起,年产值已超台湾?

最近几年,两岸半导体产业最近几年都是处在相互竞合的状态,既是竞争对手,但在某方面又需要合作,在某些程度上可以说是在同一条船上的。

华米的芯片野心和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
华米的芯片野心和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

如果不是刻意关注,估计很少人会预见到,向来低调的华米会猛然祭出一颗芯片刷新外界的认知。

Moore8直播课堂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