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三星芯片崛起录,给中国芯多少思考?

2018-04-25 09:04:04 来源:一财网
标签:

 

近日,美国政府对中兴通讯发出出口禁令,引发舆论对于中国尖端产业自主创新的讨论,并激发了国人对于“中国芯”的思考。
  

可以说,这场风波的波及范围,绝不仅仅局限于美国或中国;作为全球量产芯片行业的重要力量,韩国企业在世界市场上拥有一定的发言权。而笔者近日在韩国采访过程中,也有不少韩国方面的人士听闻记者来自中国以后,主动聊起有关中兴通讯的话题。
  

众所周知,芯片产业所制造的产品虽然并非面向消费者的终端产品,却运用于电子产品、数码产品、通信设备等多个高附加值产业,是否掌握芯片的核心技术,也被认定为是否掌握高尖端产业命脉的关键点。
  

三星能够从零出发成为量产芯片产业的领导者,绝不仅仅是一蹴而就,而是一部由三星主导、政府支持、市场联动的三部曲。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如此告诉笔者。
  

三星主导:从借鉴到自主研发
说起三星,在许多人的眼中首先会想到的是智能手机、家电等消费类产品,很容易被人忽略的是,相比于以消费类产品构成的CE、IM事业群,三星研发半导体、量产芯片产品的DS事业预计在2018年一季度营业利润将达到11万亿韩元,占据三星该季度全部利润的七成。
  

从全球来看,三星电子在全球量产芯片市场的市场占有率已超过50%,并在销售额及营业利润两个指标上双双超过美国英特尔等竞争对手,高居芯片产业的龙头位置。
  

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在三星依靠技术含量较低的家电起家时,三星创始人李秉喆便开始在内部会议中,注意到了芯片产业“点石成金”的优势——影响家电性能的核心便在于芯片,从此多次提及开发芯片,并下决心投入巨资。
  

当时全球芯片产业虽还处在高速成长期,不过该产业已被美国镁光、日本三菱、夏普等企业牢牢占据,美国依靠长期以来的系统集成的技术积累优势,日本依靠长期积累的应用科技等,具有明显的先发优势;而韩国当时的经济状态,虽然凭借朴正熙军政府的新农村运动获得巨大发展,但也仅能说得上是解决温饱;因此当日本三菱得知三星将开发芯片产业时,该公司CEO直接表态“对于GDP水平较低的韩国,半导体产业并不适合”,并在公开场合宣扬“三星不能开发芯片的4个原因”。
  

此后,李秉喆一度向美国镁光及日本夏普派遣员工,以获得半导体产业的初期技术,不过过程并不顺利:镁光曾表示将以400万美元提供较为落后的产业链的设计图纸,但后来以偷看文献为借口反悔,并将三星方面人员赶出了镁光;夏普则虽然表面上应允三星的请求,不过实则严加看管,甚至不允许三星方面人员接近最新的生产线。
  

“当时三星的研究员们,因为夏普方面连工厂的面积等基本数据都拒绝提供,于是只能通过自己的脑子记住某些细节,比如有一位研究员通过自己的手指间距离、身高及步伐数,记录工厂的大概面积及其他参数,(例如)工厂生产线宽为30步、长为222步。”曾在三星半导体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士向笔者回忆。“不过,这些数据,对于建设一个高科技的工厂,显然是不够用的”。
  

政府支持:BK21战略及强大的产权保护机制
此时,韩国政府向三星伸出了援手:一方面,上世纪50~60年代前往欧美发达国家留学的韩国学子,在韩国政府的吸引政策下,陆续回到韩国加入产业化过程,这也成为韩国学子的第一轮回国潮(有趣的是,第二轮回国潮也是因为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三星方面则没有错过这次机会,招聘了近140名人才,并用了将近2年时间向三星的工程师及高管们传授半导体产业的经验及技术;之后三星得以开始正式建造工厂并投入量产。
  

韩国在产业化的过程中,推进“政府+大财团”的经济发展模式,并推动“资金+技术+人才”的高效融合;在此过程中,韩国政府更是推动了大规模的“国退民进”流程,将大型的航空、钢铁等巨头企业私有化,并分配给大财团;与此同时,向大财团提供被称为“特惠”的措施,甚至为发展芯片产业,不惜动用日韩建交过程中日本向韩国提供的战争赔款。
  

韩国的大财团发展模式,引发了许多上下游企业的共同发展;可以说,现在的韩国芯片产业正是由三星、现代(后改名为海力士半导体,并被SK集团收购)等企业的大规模投资,带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和兴起,这也是韩国经济发展的最明显特征。
  

此后,韩国国内虽然发生了政治巨变,政权多次易主,但吸引理工人才的基本国策以及“政府+大财团”的经济发展模式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1983年,历经多年努力,三星的首个芯片工厂在京畿道器兴地区落成,并在投产后很快便开始量产64位芯片。很快,三星开发了256位芯片、486位芯片,并正式进入全球芯片市场的竞争中;仅时隔10年,三星的量产芯片市场份额直逼日本。
  

1999年,韩国教育部为建设研究型高校,并最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水平的研究中心大学及具有世界特色的专业,耗费3.6万亿韩元及13年时间,发起“BK21”(BrainKorea21)计划,向580所大学、专业或研究所进行精准、专项支援。
  

BK21以及此后进行的BK21+计划,沿袭了韩国一直以来的“政府+大财团”的产业政策,大规模鼓励企业及大学间的结合,并在选择BK21支援对象、专业的过程中,将是否进行有机结合纳入评选及评价的核心指标。在此影响下,韩国大学掀起半导体专业热潮,三星对于成均馆大学的投资以及半导体工学系的创办,也是在该时段开始的。
  

2005年,成均馆大学与三星电子合作,创办半导体工学系,该系被指定为韩国教育部“创新型专业”,并每年为包括三星在内的韩国企业培养芯片产业的人才。
  

此外,韩国政府指定芯片产业及技术为影响国家竞争力的核心技术,并致力于高度保障技术及产权。
  

在韩国,半导体核心技术被纳入国家重点管理的技术范围当中,防止半导体技术的泄露、逮捕产业间谍,维护知识产权,是韩国情报机构近年来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美国半导体产业状况并不乐观,创新面临困境

美国半导体企业近66%的员工(约为25万)在美国本土工作,其中生产人员以及工程人员占比最大,分别为38%、26%。此外,半导体产业会为更广泛的产业创造5倍的就业机会,这意味着在整个经济产业中半导体产业为美国创造了超过100万的就业岗位。

三星Galaxy Note 9曝光,7800元值不值?

三星Galaxy Note 9是2018下半年最受关注的旗舰之一,对于消费者来说,该机最受关注的是它的价格。

联想为ARM唱衰,称人们依然喜欢AMD/Intel处理器

英特尔花为了打入移动市场花了数年时间,浪费了170亿美元,但是最终铩羽而归,反过来高通等ARM处理器厂商也一直觊觎PC及服务器市场.

又一社交巨头开始搞芯片研发,谷歌芯片主管加入Facebook
又一社交巨头开始搞芯片研发,谷歌芯片主管加入Facebook

据报道,Facebook聘请曾在谷歌负责设备芯片开发的主管沙赫里亚尔·拉比(Shahriar Rabii)担任其副总裁,显示出Facebook打造自主研发芯片的决心。彭博社认为,Facebook与其他科技巨头一样,正试图降低对英特尔、高通、英伟达等芯片厂商的依赖。

芯片限宽已经到极限了?未来AI:或许我可以继续

近日,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举办的“新经济,新征程”企业家高层论坛上,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董事总经理、创始人施雷在演讲中表示:IOT(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将会给集成电路提供一个巨大的推动力,会催生许许多多新形态芯片。

更多资讯
Magic Leap硬件将搭载英伟达Tegra X2处理器?
Magic Leap硬件将搭载英伟达Tegra X2处理器?

经过四年的开发,神秘增强现实(AR)初创企业Magic Leap今天宣布,它将于今年夏天开始面向开发者发售Magic Leap One Creator Edition。

一文带你看完功率半导体是怎样逆袭的?

功率半导体元件或简称功率元件,是电子装置的电能转换与电路控制的核心;主要用途包括变频、整流、变压、功率放大、功率控制等,并同时可具有节能的功效,因此功率元件广泛应用于移动通讯、消费电子、新能源交通等众多领域。

北京的集成电路为啥产量一直飙升?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2018年北京市集成电路产量一路走高,其中4,5月份同比增长分别达到了36.4%,43.3%

RISC-V与Arm“白刃战”,谁是处理器架构的未来?
RISC-V与Arm“白刃战”,谁是处理器架构的未来?

近日,开源指令集RISC-V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RISC-V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开源指令集,由计算机体系架构的宗师级人物David Patterson领衔打造,通过将核心指令集以及其他关键IP开源,意图大大改变半导体的设计生态。

联发科Q2营收回升,归功于小米、Oppo和Vivo等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联发科(MediaTek)报告称,2018年第二季度其营收达到604.8亿元新台币(约合19.9亿美元),环比大幅增长21.8%。

Moore8直播课堂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