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间谍芯片门”

2018-10-05 08:03:40 来源:EEFOCUS
标签:

最近事多。一条条大新闻接踵而至,一个个震荡波连绵不绝。人们对于很多事情都觉得不那么确定了:钱不敢花,工不敢辞,现世安稳胜过潇洒意气。对这个转速过快的世界,群众普遍感到三分头疼,五分乏力。

 

事一多,兴奋度最高的群体就是媒体——美国的媒体。《纽约时报》10月2日放出大招,三位调查记者历时一年半成就的《特朗普家族税务欺诈调查》,将现任总统“勤劳勇敢、独立致富”的自吹自擂刺破,一笔笔还原了老特朗普殚精竭虑、为儿女精心设计的295条送钱通道。结论是,没错,巡街的皇帝穿着衣服,只不过身上的衣服是他爹给的。这篇报道,赢得从读者到同行、从美国到全球的一致盛誉。

 

今天另一家财经媒体,《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也抢着爆出大料,宣称中国军方通过“假冒甲方”、“贿赂中间环节”的方式,将“铅笔芯”大小的微型间谍芯片,偷偷插在了美国Supermicro公司在华代工厂的主板上,从而为其渗透美国、获取情报开了无数极其隐蔽的“后门”。报道称,垄断全球服务器主板市场的Supermicro产品, 不仅大举进入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等世界级高科技企业,也进入了美国中情局和国防部等直接涉及国土安全的要害部门。这些公司和美国军方早在三年前就知道了这事儿,但直到现在却拒绝公布细节,甚至否认此事存在。彭博宣称,一共有17位匿名人士为这篇报道佐证。他们在报道中特意强调:SuperMicro
公司雇佣了大量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工程师。这些工程师们彼此用普通话沟通、开会,而这些会议常常比用英文召开的会议更加高效,因此,“这种沟通状态,很有可能为中国方面窃取情报提供了方便。”

 


SuperMicro计算机公司台裔CEO梁见后和太太Sara Liu,他们于1993年一起创办了这家公司

 

这篇报道迅速引起美国社交媒体上的群相呼应。有人不信,认为彭博在打政治牌,帮助美国政府坐实中国威胁论;有人嘲讽,说这个“铅笔芯”媲美当年美国制裁伊拉克的“洗衣粉”(子虚乌有所谓伊拉克掌握化武的“证据”);但更有大群美国网友跟帖呼吁:警惕中国,保护美国知识产权,让核心制造业回流美国。从客观效果上看,这篇报道在鼓动民意方面,和当局推行的“制华策略”形成了彼此呼应。不少美国人已经形成这样的认知,即自己的国家在政治、经济层面,都遭受了来自中国的“创伤”,比如贸易往来,“中国揩了美国天大的油水”;比如学界交流和产业合作,“中国窃取大量技术情报”;比如两党选举,“中国比俄国更懂得暗中作乱”。

 

当这种“受害者心理”被成功调动、老百姓产生不平、震惊和愤怒之后,特朗普政府实施的对华举措,例如重手制裁华为中兴、征收惩罚性关税、加速制造业回流美国、利用“脱离结盟”和“重新结盟”孤立中国等等,都有了轻松便利的舆论环境,总统也稳固甚至扩大了自己的选民盘面。不少人其实内心深处谁都不信,但在自己无力廓清真相的时候,在面对“若有若无”的外部敌人时,普通人的本能是站在声势凌厉、态度强硬的鹰派背后,因为这样“感觉安全”。

 

此次“间谍芯片门”的爆料操作中,《彭博商业周刊》很聪明地将苹果、亚马逊公司、中国政府的回应同时随文贴出,保证自己不在出版规则上失分。他们非常清楚,这一冲击波之后,大部分人记住的只是“黑幕”、“阴谋”、“拒不承认被中国间谍玩弄的企业和军方”,是精巧、逼真、指尖上的“间谍芯片示意图”——对,美工做的,不是实物照片——但是,有多少人会认真阅读这些公司的声明?有多少人读了就能相信这些公司的反驳,而不是媒体的爆料?

 

 

 

 

除非FBI真的介入调查,拿出专业调查报告,《彭博商业周刊》想要制造的舆论效果已经顺利完成——所以,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在这里列出两家公司的回应:

 

亚马逊公司的官方回应(大意):对于与SuperMicro相关的问题,我们重新审核了相关的记录,包括重新审核我们在2015年进行的第三方安全审计报告——这是我们收购(使用SuperMicro产品的)Elemental公司前进行尽职调查的一部分。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支持恶意芯片或硬件修改的声明。收购前,第三方安全公司曾经报告了SuperMicro主板管理的Web应用程序(不是硬件或芯片)的四个问题。这些问题在我们收购Elemental之前都得到了充分解决。在2018年6月,研究人员又公开报告了SuperMicro固件中的漏洞。作为我们标准操作程序的一部分,我们及时通知了受影响的客户,并建议他们升级其设备中的固件……在过去和《彭博商业周刊》进行沟通的几个月中,我们不止一次告诉对方:我们从来没有发现任何和SuperMicro有关的硬件改装和恶意芯片问题,我们从来没有和政府合作进行过任何相关调查。这篇报道有如此多的不实之处,以至于我们都无法一一细数。

 

苹果公司的官方回应(大意):在过去的一年中,《彭博商业周刊》多次与我们联系,每次我们都会根据对方的询问进行严格自查,但每次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观点。我们在相关记录中几乎驳斥了有关苹果公司的每个陈述。我们非常清楚的做出以下结论:苹果公司从来没有发现任何服务器中有故意植入的恶意芯片、硬件操纵”或漏洞。我们从未与FBI或任何其他机构就此类事件进行任何联系。我们不知道联邦调查局有任何调查,我们也没有和执法机构进行过相关联系。我们深感失望的是,《彭博商业周刊》的记者拒绝承认,他们或者他们的“消息线索”有任何可能犯错的可能。

 

今天沸沸扬扬一片喧闹之中,故事的主角,SuperMicro公司,很长时间没发布任何声明、采取任何行动。就在本文撰写结束之时,他们才在自己公司的官网上发布了一条简单的新闻稿,而对于亚马逊公司和苹果公司的回应的引用,是这篇新闻稿的重点。这家低调到不可思议的公司,只是在最后加了这么一句:“我们从未被任何美国或美国以外的政府联系过……我们对处于中国的合同制造商会定期进行安全核检,而这些合同制造商并非为SuperMicro所专用——事实是,全球的系统设备公司都在用同样的合同制造商。”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王晓丹
王晓丹

与非网创始人之一,现负责公司中国区业务拓展,邮箱xiaodan#eefocus.com(中间#请自行换成@),欢迎评论留言,欢迎邮件交流。

继续阅读
一辆汽车的未来,和一家美国芯片企业的中国梦
一辆汽车的未来,和一家美国芯片企业的中国梦

这辆车到底实现了哪些黑科技,这里卖个关子,因为它将作为一件展品在2019年初的美国CES上亮相,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现场了解一下。而它的主人是现任赛普拉斯公司总裁兼CEO Hassane El-Khoury,今年他也不过39岁,就任赛普拉斯公司CEO时他只有36或37岁。Hassane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完美诠释了一个美国梦的实现者的故事。

聊聊MOS管封装的那些事

在完成MOS管芯片在制作之后,需要给MOS管芯片加上一个外壳,这就是MOS管封装。该封装外壳主要起着支撑、保护和冷却的作用,同时还可为芯片提供电气连接和隔离,从而将MOS管器件与其它元件构成完整的电路。

BAT抢人,传统芯片设计企业如何留住人才
BAT抢人,传统芯片设计企业如何留住人才

近期参加的几个芯片产业的活动中,与会者都不同程度的谈到了人才的问题。大家普遍的观点是,芯片企业人才的留存需要引进人才和培养人才两手抓。而另一个被提及较多的话题是当下互联网企业对芯片业的人才冲击,我身边就有不少这样的案例,大量芯片和电子产业的工程师尤其是优秀工程师正涌向BAT这些互联网企业,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互联网企业待遇优厚,另一方面是技

张首晟意外离世真的是“芯片阴谋论”?

6日,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教授家人发表声明,在与抑郁症顽强对抗后,张首晟于1日意外离世

定制化已成芯片设计业唯一出路?
定制化已成芯片设计业唯一出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度将成为适合所有场合的通用技术,现在却成了实现最具体的定制应用的使能技术。

更多资讯
全球首条12英寸3D TSV 晶圆级封装量产线实现大规模量产
全球首条12英寸3D TSV 晶圆级封装量产线实现大规模量产

12月14日,随着互联网、移动通讯、物联网及智能应用趋势的兴起,集成电路产业基于晶体管集成实现单芯片提升的摩尔定律变得越来越昂贵,以3D TSV、CSP等高密度多芯片系统封装技术越来越重要,即产业发展进入所谓的“后摩尔时代”。

2018国内半导体设计、制造、封测十大企业
2018国内半导体设计、制造、封测十大企业

一颗集成电路芯片的生命历程就是点沙成金的过程:芯片公司设计芯片——芯片代工厂生产芯片——封测厂进行封装测试——整机商采购芯片用于整机生产。

骁龙855/麒麟980/苹果A12/联发科P60/瑞芯微RK3399,谁能领跑AI时代?

2018年,AI几乎充斥了我们的生活,如果见朋友不聊点和AI相关的话题,似乎自己就与这个时代脱节了,近期高通骁龙855的发布再次把AI的关注度推向了高潮,从权威统计机构的预测来看,2018年全球AI市场规模预计为1.2万亿美元,到2022年有望达到3.9万亿美元。AI势不可挡的发展势头让各大科技公司不得不一拥而上,不管是做芯片还是做产品,

电子设备芯片爆出高危漏洞,将造成什么重大后果?
电子设备芯片爆出高危漏洞,将造成什么重大后果?

近日,据国外媒体报道,华盛顿州立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了高性能计算机芯片中,存在一个可能导致电子设备失效的重大且未知的漏洞。

芯片公司的无奈和挑战

回看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经历过系统厂做芯片、IDM,台积电诞生后引爆的的无晶圆设计潮流,再到现在回归到开始的样子——系统厂做芯片。

Moore8直播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