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图腾》是每天晚上哄睡宝宝后在手机上断断续续看完的。这是唯一一本让我不忍卒读后又满怀希望,期盼翻过这章结局就会柳暗花明的读物。好多个晚上,生气的将手机关掉,躺在黑暗中,胸口像堵上了铅,沉重的透不过气来。与狼相比,或者草原上任何的野生动物相比,我们能够存活,而且基数还一再庞大,全靠投胎这个技术活。

在那个扭曲的缺乏信仰的年代,曾经驰骋草原数百年的蒙古狼衰亡了,最后一块有着天鹅湖的处女地被玷污了,连着旱獭也被斩草除根了。用作者姜戎的话来说,草原和草原狼都是大命,旱獭、野兔、牛羊都是小命。千百年来,草原人能够在土质薄弱的地方游牧生存就是懂得众生之间微妙的动态平衡。旱獭,野兔和老鼠虽然祸害草场,但是他们是草原狼钟爱的口粮,可以减少狼群对牲畜的伤害,此外,他们也是改善牧民生活的根本与饥年里穷人的救命粮。草原狼袭击牛羊,与此同时,他们也成群的消灭黄羊,老鼠和旱獭,进而保护着薄弱的草场与草原上的动态平衡。

农耕时代的盲流改变了古老草原的建制,也让军团建制的草原狼背井离乡,翻越国境线到异国他乡。我们不知道到了异邦他们会怎样?只是读到白狼王带着小股狼群越过边界,逃离了那片水深火热这一段,心中稍稍有些释怀。突然间就想起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话,某位驻华大使在评价屡屡出现的虐猫,虐狗事件时说,任何动物,出生在中guo,都是一种悲哀。所以,逃离,可能是他们最好的出路。

没有什么比狼的自由,狼的尊严,狼的家族更让人鼓舞的。被2辆军用吉普追到亡命的巨狼会保持着直面敌人的进攻姿态;被马群踹破肚皮踹断后退的饿狼会用前肢拖着残躯大口啃食最近的死马;被打中前肢的狼王会在逃命过程中咬断残肢……如果这些算是他们的尊严,那么将最好的逃生路线留给母狼小狼,狼王诱敌突围;将肚皮撑到快爆,为避敌人一夜搬N次家的母狼就是他们的爱,他们的温情。

书中主人公陈阵的小狼最后还是没能长成成年大狼,虽然主人公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这在预料之中。虽然,看到陈阵手握钢钎帮它结束痛苦时有些不忍,但是从小狼被圈养,被狼群遗弃,被绞断牙尖时就已经注定了这种结果。适合人类的是摇尾乞怜的宠物狗,不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草原狼。

突然间就能够理解以前在敦煌壁画展上看到的释迦穆尼本生故事摩诃萨青以己肉饲饥虎的情节,那是有多大的爱才能撑起的坚强磁场呢?众生而平等,不单单指人,还包括千千万万生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