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万里来到美国,是为了硅谷著名公关公司GlobalPress每年举办的电子行业高峰会,即题中的GlobalPress 2010 eSummit。三天密集日程的安排,涉及29家公司,主办方老板Irmgard女士在开场白中说,去年到今年,是濒死而复生;今年能招徕29个公司赞助峰会,她在庆幸之余,更感公司逐渐爬出低谷,和整个半导体行业迎接温暖复苏。

和去年认识的一家韩国电子网站的创始人寒暄。他在事业煎熬之中决定”豪赌“一把,将对这个小网站至关重要的2.5万美金全部投入”互动性在线研讨会“的新产品研发,意在从功能/人机界面方面超越现有的Webcast模式,真正让主讲人和实时的讲座观众通过网络进行更直接的交流互动。据说,这个新品6月上线,”如果这一次不成功,那么明年这个会上你一定就见不到我了。“他微笑着说——当然,这是说他网站成败在此一举。

每个人都对2010和2011年寄予厚望。

在今年7位来自Altera、Silego、Lattice、QuickLogic等七八家企业代表中,我发现和FPGA沾边的公司,占到三分之二。Altera自不待言,Lattice此番主打Mid-range FPGA牌,意在啃食Altera和Xilinx难以顾及的中低端FPGA市场;QuickLogic则更专注,宣称自己只为移动便携设备提供完全客户定制化的解决方案,而更加陌生的Silego迎合现在最流行的绿色噱头,用一种最微型的FPGA绿色套件组合即可”节省电路板上25%的元件垃圾“。

以上容我日后整理详述。今天先说说下面这个中国面孔。台湾创意电子(UniChip)市场总监黄克勤。

宣讲内容不多说,挑了和他会后谈话时的重点词语,供大家先听为快:

1,创意电子的大股东是台积电(TSMC)。台积电在2003年买了我们34%的股份。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台积电不直接并购创意电子,而是选择入股。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上市公司最重要的盈利指标是股本回报率(Reture On Equity,ROE),ROE的计算方法是公司盈利和公司总资产之比,那么,如果公司并否之后的收入,并不能弥补并购所导致的公司总资产(股东权益+银行欠债)急剧扩大,那么上市公司的估值就会受到严重影响。所以,半导体行业的并购不是随意的游戏,它必须做很多的权衡得失——ROE是其中很重要的权重。

2,如果让我形容创意电子的竞争优势,那么我会把这个公司比作包工头。包工头并不自己盖房子,但是他知道哪个施工队擅长砌墙,哪个施工队擅长修窗,而且包工头总是能拿到消费者不能拿到的折扣。同时,包工头因为富有经验,他会告诉消费者,南边墙上的窗子要开大一点,北边墙上的窗子则要小一些。与之类似,创意电子会我们客户提供各种设计服务,更能根据客户的预算给他设计不同的服务package,并且让他拿到台积电的优惠代工价格——也就是说,创意电子不负责晶圆制造,把制造环节甩给台积电;但是我们能够帮助客户完成制造工序之前所有的设计、咨询服务。

3,一个很无奈的事实是,我们越来越发现过快推进工艺制程的演进也许是一个错误。0.13um时代,我们靠着这个工艺赚了很长时间的钱,但是到了90nm时代,我们发现付出巨大代价之后,90nm并没有带给我们多少利润——因为不断吵吵着65nm/40nm,很多客户直接从0.13um过渡到65nm,因此90nm的生命周期比前代大大缩短。现在最头疼的是,因为采用最先进制程的都是代工厂不敢得罪的大客户,他们能够填满代工厂的产能,但是他们却把价格杀的很低。所以,即便对于相对主导的TSMC而言,这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4,一直以来,北美市场是我们最大的市场,日本居老二。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发现中国大陆的IC设计公司比较活跃,他们特别关注智能本和CMMB市场,大部分都采用ARM Cortex 8/9 系列内核。所以从2010年开始,中国大陆成为我们的重点市场目标,我们不仅要加派人力,还要加强市场的品牌宣传。

晚饭时,黄克勤说,自己一位同行终于不堪忍受半导体惨淡的盈利能力,于是投资开办了一家茶餐厅。”我常常想,到底为什么半导体行业竞争如此激烈?结论是,这个行业的人太聪明了,不管什么功耗和性能的矛盾,难题,最后总有聪明人想出来解决方案,然后又有更聪明的人想出更cool的办法……如此一来,大家已经习惯了索取更好的东西,却总是想付更少的钱!“他笑言,要怪,就怪这个行业的人太聪明了,以至于芯片(chip)的毛利率还比不上薯条(Potato Chip)。“不过,我总觉得半导体行业还是有赚钱之道的,只是,也许聪明人不能光在性能和功耗上聪明,二要琢磨一些商业模式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