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好久了,从小学到现在,看过的技术书有不少,比我还要重。今天借一本书的几个片段,来总结点经验,顺便娱乐一下。马上要说的这本书可认为是对我提高技术最有益的一本书,尽管可能没有人把它当技术书看,这本书就是——《倚天屠龙记》。


不像同时期的作者或是以诗赋出众、或是以文字技巧吸引眼球,金庸先生的著作基本都是平实的语言风格,但是历经风雨时间的考验,成为经典,甚至入选了语文课本。鄙人才疏学浅妄加分析,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语言虽然平实但是组织的非常好,二是文字虽然不重技巧但是蕴含了深沉思想。思想的闪光点在查先生的书里浩如繁星,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下面就挂一漏万的来讲几个。

一、太极剑/太极拳。书中,张无忌临时从张三丰那里现学一套太极剑法对战八臂神剑方东白,竟然用木剑打败了倚天剑。那么如何在很短的时间里学成的呢?书中这一段是这么说的:

张无忌左手剑诀斜引,木剑横过,画个半圆,平搭在倚天剑的剑脊之上,劲力传出,倚天剑登时一沉。方东白赞道:“好剑法!”抖腕翻剑,剑尖向他左臂刺到。张无忌回剑圈转,拍的一声,双剑相交,各自飞身而起。方东白手中的倚天宝剑这么一震,不住颤动,发出嗡嗡之声,良久不绝。这两把兵刃一是宝剑,一是木剑,但平面相交,宝剑和木剑实无分别,张无忌这一招乃是以己之钝,挡敌之无锋,实已得了太极剑法的精奥。要知张三丰传给他的乃是“剑意”,而非“剑招”,要他将所见到的剑招忘得半点不剩,才能得其神髓,临敌时以意驭剑,千变万化,无穷无尽。倘若尚有一两招剑法忘不乾净,心有拘囿,剑法便不能纯。


这段可是学习知识的高妙法门。常听人说“学xx者生 似xx者死”,其中关键就在于能否领悟所学知识、技巧的精神实质,有时候还要靠量的积累。我记得当年读到这一章的时候还只会basic和c,还做不到忘记有形的招式,后来参加数学建模竞赛的时候,多亏了数学老师的引导,才开始进入到了不依赖具体语言理解各种算法的境界。

上几张电影版的截屏,休息一下吧(电影版改作了太极拳):

 
 
 



二、糖人/糖葫芦
《倚天》中有这么一段:

杨不悔抢着道:“……无忌哥哥,我小时候甚么事都跟你说,我要吃个烧饼,便跟你说;在路上见到个糖人儿好玩,也跟你说。那时候咱们没钱买不起,你半夜里去偷了来给我,你还记得么?”张无忌想起当日和她携手西行的情景,两小相依为命,不禁有些心酸,低声道:“我记得。”
杨不悔按着他手背,说道:“你给了我那个糖人儿,我舍不得吃,可是拿在手里走路,太阳晒着晒着,糖人儿融啦,我伤心得甚么似的,哭着不肯停。你说再给我找一个,可是从此再也找不到那样的糖人儿了。你虽然后来买了更大更好的糖人儿给我,我也不要了,反而惹得我又大哭了一场。那时你很着恼,骂我不听话,是不是?”


当年看到这一段,觉得很是感慨——从旁人看来,杨不悔决心委身于一个又老又瘫的仇敌,可是从她自己看来,她找到了终生的归宿。学技术有个感觉,就是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发现要走的路更长了。这么辛苦,还是勉力而行,在外人眼里,工科男是个特殊的生物类型,在我心里,就算是也是个有追求的物种。

电影版中没有糖人,倒是有一段糖葫芦的片段,摘录如下,愿大家永远珍藏好自己的那几颗:

 
 
 

三、明教反元
《倚天》中,有这么一段:张无忌的外公、义父所在的组织叫明教,在教中能人的组织下,整顿教务,推翻了元朝统治:

一队头裹白布的明教教众奔进广场,共是五百人,每人弯弓搭箭,嗖嗖声响,五百枝长箭整整齐齐的插在白旗周围,排成一个圆圈,正是吴劲草统率下的锐金旗人众。……近年来明教声势大盛,五行旗各旗相应扩充,锐金旗下教众已有二万余人。这五百名投枪、掷斧、射箭之士,乃是从二万余人中精选出来的健者,武功本来已有相当根柢,再在明师指点下练得年余,已成为一支可上战阵、可作单斗的劲旅。
……
但见头裹青巾的明教教众退开,五百名头裹红巾的烈火旗教众抢进场来。……
……
这一来,明教五行旗大显神威,小加操演,旁观群雄无不骇然失色,各人均知近年来明教在淮泗豫鄂诸地造反,攻城略地,连败元军,现下他们是将兵法战阵之学用于武林豪士间的群殴,人数既众,部勒又严,加之习练有素,天下任何江湖门派莫能与抗。


系统复杂到一定程度之后,就要选择一定的组织形式,这样才能正常完成其功能。《倚天》中所说的这一段基本可以总结出“统一管理 分工负责”的管理体系。如果借鉴到应用设计,就是“划分模块 集中控制”,当然如果有很高的可用性需求,还要给这个应用再准备个“副总经理”和“监事会”,以保证出现问题的时候系统不失效。所以说,很多东西都可以触类旁通,互相借鉴。话说社会系统和机电系统在一个国产大牛眼里都叫“系统”,他还建立了一门边缘学科叫“系统科学”,我就不说这位同志叫钱学森了。
下面是娱乐时间,放映“光明顶V5”,请大家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