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全球对太阳能的热情再一次地高涨,但丝毫没有动摇博世集团退出太阳能光伏发电业务的决心。

 

随着Solarworld和台湾中美晶集团分别对其光伏发电业务的收购,博世集团在2014年初停止生产硅锭、硅片、光伏电池及相关组件,正式退出了这个曾经热火朝天的行业。根据2013年1月公布的数据,2012年博世太阳能事业部带来的亏损约10亿欧元。

 

“我们并不认为太阳能光伏是一个不好的行业。”10月末,博世集团董事会成员、能源与建筑技术业务部门负责人斯蒂芬·哈通在北京接受记者专访时,否认了“博世看衰太阳能行业”的观点。

 

2013年3月,博世集团发表声明称,考虑到全球性太阳能市场的产能过剩带来的持续亏损,公司最早会在2014年初结束太阳能相关业务。同样也是太阳能业务负责人的哈通在当时表示,尽管在过去几年中采取了广泛的措施来降低制造成本,但是依然无法抵消价格大幅下滑40%所带来的亏损。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哈通重申了“供过于求”对博世太阳能光伏发电业务的影响,他认为,当时的全球市场供应已经两倍于需求,因而导致博世难以达到既定利润率。

 

尽管哈通没有提及,但一个更加深层次的背景是,中国和欧盟太阳能企业的贸易纠纷仍然在上演。2012年,欧盟委员会启动了对欧盟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电池板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涉及金额高达210亿欧元。尽管双方以“价格承诺”的形式达成了“友好解决方案”,但这一争端并没有结束。

 

对于这个已经有128年历史的大型工业制造集团来说,稳健是持续增长的关键。能源生产巨额的投入、市场的波动和无法预测的风险让博世选择了驻足观望。不过,目前,博世仍然在保留了太阳能热力技术。

 

2013财年,博世全球销售额增长3.1%,达到461亿欧元。公司预计,2014年财年,这一增速约为3%~5%。

 

现在,哈通也将他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博世集团四大事业部之一的能源和建筑技术事业部上。该事业部包括了与热力技术以及安防技术相对应的子公司。

 

不过,相较于博世其他三大事业部,能源和建筑技术事业部目前的规模并不大。2013年,该事业部销售额为46亿欧元,增幅为3.9%,占集团业绩的比例约为10%。哈通告诉记者,他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该事业部的销售额提高到80亿欧元。

 

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博世的采暖和制冷业务在欧美传统发达市场的业绩并不乐观;反而在东欧、非洲、亚太等新兴市场取得了较快增长。哈通希望,地缘辽阔的中国能给事业部的业绩增长带来动力。他说到,在欧洲,博世更多考虑到的是采暖需求。而在中国,冷的区域需要采暖,热的区域需要制冷。同时,快速增长的经济也带来了庞大的新增建筑,因此,能源和建筑技术的需求会非常大。

2013财年,博世在华合并销售额为 412亿人民币,约占集团总销售的12%。亚太市场目前是博世业务增长最快的市场。

 

眼下,新兴市场的空间正在进一步扩大。11月12日在华签署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表示,中国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技术供应商,博世集团对于能源和建筑技术有怎样的规划?在中国市场又将如何布局?本报记者日前专访了博世董事会成员、能源与建筑技术事业部负责人斯蒂芬·哈通先生。

 

记者:博世集团近期有两个战略的改变,一是退出太阳能业务,二是在家电领域更进了一步,收购了和西门子的合资公司博西家电中西门子的五成股份,这一进一退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哈通:博世退出太阳能产业,并不代表太阳能是一个不好的产业。只是从战略的角度来讲,我们选择了退出太阳能光伏业务。而我们收购博西家电西门子50%股份的战略举措也是符合博世战略的。博世有消费品的业务领域,有电动工具,有家电,全资收购博西家电是我们整体业务的一个重要战略决策。

 

记者:有中国专家称,曾经到德国进行调研,发现在德国几乎每个有条件的屋顶上面都有太阳能板。博世是否进入这个市场有些偏晚?

 

哈通:我们退出太阳能市场,跟德国的市场不是很相关。当时全球的产能两倍于市场的需求 ,也就是严重的供过于求。这种情况下很难达到博世集团的制定利润率。所以,博世当时选择了退出太阳能光伏业务。

 

记者:在能源和建筑技术领域,博世会更多地关注发达国家市场还是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在新兴市场国家,产品的利润率通常是没有在发达国家高,环保节能意识也没有那么强,博世会怎么布局?

 

哈通:发达国家现在已经有非常舒适的生活方式了,因此他们会更注重以高效的性能来延展其舒适度,如用移动设备来操作一些家用设备。

 

在中国,我们希望提供跟发达国家不同的产品。既注重节约能源,也有价格上的考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得起类似欧洲产品一样的价格。当然,中国相当一部分城市还是比较发达的,我们给这些城市提供的方案是类似于给欧洲提供的技术方案,比如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在中国,目前我们有三家工厂,这三家工厂提供了85%以上的本地化产品的生产,我们希望在未来的几年,本地化的产品将越来越多,进口产品的比例控制在5%~10%。

 

记者:在中国推进建筑的节能技术时,博世是否遇到过哪些阻力?在德国,政府有哪些政策在支持建筑节能技术的发展?

 

哈通:中国是一个充满活力、不断变化并且极具潜力的市场,旺盛以及多样化的市场需求是中国市场的特点。无论是在德国或者中国,持续走高的能源成本和越来越严苛的法规要求是两个推动全球能源和建筑技术市场不断发展的驱动力。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负有企业社会责任的公司把“能源管理”提上了公司日程,在节约成本的同时,也为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作出了贡献。

 

记者:公司提出“能源管理”的概念,这一概念的核心是什么?能源管理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哈通:能源管理主要针对于有能源管理意识的公司和工厂。他们有自己能源管理的规划。我们会针对其理念,来给他们一些相关方面的咨询支持,怎样提高能源管理的解决方案和给他们提供相应服务。

 

记者:这块业务目前是否有中国客户?

 

哈通:能源管理的客户目前来说主要在欧洲,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也会有这样的客户。因为中国将来会有更多的法律法规对于建筑能源消耗等级进行规定和评估。

 

记者:博世在中国投资也有很多年了,对中国的投资环境有怎样的评价?

 

哈通:中国的投资环境还是非常好的。中国一直都是我们主要关注的市场。我们在这边的投资还会持续下去。我本人对投资的前景非常乐观,特别是能源和建筑技术业务。我们和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沟通非常顺畅,他们了解本地需求,我们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记者:您预计未来博世在亚洲地区的业绩增长情况如何?

 

哈通:亚洲市场将继续领跑全球各个区域市场,成为博世集团业务增长最快的市场。博世力争到2020年实现亚太地区销售额翻番。未来几年中,博世在亚太地区将始终保持较高的投资水平,并进一步深化本土化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