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退市边缘苦苦挣扎的*ST 海润,原本希望通过出售旗下高达 88 亿元的光伏电站项目,实现扭亏为盈,避免退市危机,然而这一计划出现了变故。*ST 海润与招商新能源旗下联合光伏之间的电站收购项目存在较大阻碍和不确定性,目前交易陷入僵局。

 

1 月 8 日,有媒体报道称,招商新能源表示,根据*ST 海润于 2015 年 5 月与联合光伏签署的总价 88 亿元的《关于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属 930 兆瓦光伏电站项目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及项下若干份协议,若海润涉及相关违约,需要支付违约金合计达 2 亿元。1 月 9 日,*ST 海润发布公告称,公司于 2016 年 1 月 8 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关于对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媒体报道事项的问询函》。

*ST 海润公告回应称,公司目前正积极与联合光伏协商具体的交易细节,目前暂未涉及上述违约条款所述的相关违约情形,因此尚不存在公司需要向联合光伏支付违约金 2 亿元的违约情况。

业内人士指出,因*ST 海润在 2013 年和 2014 年连续两年亏损,如果在 2015 年再次亏损,那么就将面临退市的危机。而此次,与联合光伏的交易陷入僵局,无疑大大提高了*ST 海润的退市风险。

联合光伏:交易存在取消可能性

2015 年 5 月 13 日,*ST 海润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约 88 亿元的总价向联合光伏转让共计 930 兆瓦光伏电站并网发电项目。

根据双方约定,合作投资的标的为海润光伏单独或者与他人共同持有的或者由其实际控制的光伏电站项目公司所拥有(含正在开发)的共计 930 兆瓦光伏电站,并网发电项目合作标的公司的合作条件须于 2015 年 12 月 10 日前得以满足。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合作标的公司的合作条件须于 2015 年 12 月 10 日前得以满足。

不过,在 2015 年 12 月 10 日,应该完成的交割却并未完成。实际情况是,新疆柯坪二期于 2015 年 12 月 26 日并网,其余项目尚未有并网信息反馈,项目没有达到并网投产等基本交收条件。

对此,联合光伏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项目的推进存在较大阻碍和不确定性,这笔交易存在取消的可能性。

随后,在 1 月 8 日,联合光伏所属的招商新能源集团对外表示,根据 930MW 光伏电站投资协议及项下若干份协议,若海润涉及相关违约,海润需要支付违约金合计达 2 亿元。

对于招商新能源的说法,记者致电*ST 海润,但是并未得到回应。

*ST 海润:尚不存在违约情况

1 月 9 日,*ST 海润公告称,双方收购协议中关于项目交付时间约定:明确本协议中约定的股权收购先决条件全部满足后,应在 15 个工作日内与常州联合光伏签订正式《股权转让协议》将所持有标的公司 100%的股权转让给常州联合光伏并办妥股权转让交割手续,本公司予以全面配合。有关标的公司股权转让所涉价款、支付方式、股权交割、陈述保证等具体交易条款,应按照本协议所确定的基本原则和条件在与常州联合光伏的正式《股权转让协议》中进行确定。

而针对招商新能源指出若违约将支付 2 亿元违约金的说法,*ST 海润在公告中回应称,光伏项目在实际的开发、建设过程中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如政策落实、资金配置状况、气候及其他施工条件的影响以及外线并网条件等)可能导致框架协议锁定项目无法按时完成并进行交割,因此在《预收购协议》中并未明确规定项目的具体交付时间。

同时,根据《预收购协议》违约条款约定,如果本公司以任何方式与上述协议方以外的任何主体就其所持有的标的公司股权转让事宜进行协商或谈判并达成相应协议,或者如果因本公司原因而未能在标的公司满足本协议约定的股权收购先决条件后将标的公司股权转让给常州联合光伏并完成股权交割的,本公司应向常州联合光伏支付违约金。公司目前正积极与联合光伏协商具体的交易细节,目前暂未涉及上述违约条款所述的相关违约情形,因此尚不存在公司需要向联合光伏支付违约金 2 亿元的违约情况。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按照此前双方的约定,截至到目前*ST 海润并未交付全部的光伏电站项目,发生了实质性的违约,虽然双方现在还存在分歧,但是海润光伏面临很大的赔偿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