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我国光伏产业延续了 2014 年以来的回暖态势,在国际光伏市场蓬勃发展,特别是在我国光伏市场强劲增长的拉动下,光伏企业产能利用率得到有效提高,产业规模稳步增长,技术水平不断进步,企业利润率得到提升。在‘一带一路’战略引导及国际贸易保护形势影响下,我国光伏企业的走出去步伐也在不断加快。”1 月 21 日,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在“光伏行业 2015 年回顾与 2016 年展望研讨会”上说。

会议指出,2015 年,我国多晶硅产量约为 16.5 万吨,同比增长 21%;太阳能电池组件产量约为 43 吉瓦,同比增长 20.8%;新增光伏装机量约 15 吉瓦,同比增长 42%,累计装机量达到约 43 吉瓦。中国已连续九年蝉联全球光伏产品制造第一大国,并于 2015 年跃居光伏累计装机量世界首位。

“展望 2016 年,在政策引导和市场驱动下,我国光伏产业发展继续向好,但光伏应用端的补贴拖欠、限电和光伏电站用地等问题仍会制约产业发展。”王勃华说。

上半年市场将比下半年旺盛

2015 年达成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将掀起新能源,尤其是光伏发展高潮。根据多家机构预测,2016 年全球光伏市场将保持快速增长,新增光伏装机将达到 59-68 吉瓦。

“2016 年,中国、美国、印度市场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势头,而日本和欧洲市场保持稳定,新兴光伏市场如非洲也逐步开始冒头。”王勃华说。

王勃华还指出,过去几年,由于政策年末调整,往往带来先松后紧的市场态势,但预计 2016 年市场态势将呈现先紧后松。

记者在上述会议上了解到,由于现行 ITC 延期至 2019 年,2016 年全年美国光伏市场将保持稳定;日本电价将于 4 月 1 日调整,预计调幅会加大,从 2015 年情况看,上半年市场明显比下半年旺盛;英国下调 64%的 FIT 补贴,并在 2016 年 3 月 31 终止现有的可再生能源义务法案。

对于我国而言,上网标杆电价政策于 6 月底下调,将会使得抢装提前至上半年,下半年则会由于西北部地区限电,市场需求将往中东部地区发展,但是由于土地性质、补贴拖欠以及商业模式等问题,市场将会放缓。

新技术应用和新产品开发速度加快

2015 年,国家能源局“光伏领跑者计划”备受关注,此前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为促进产业健康发展,为先进产能保障市场,“光伏领跑者”示范基地将扩容。记者在会上了解到,今后随着包头、阳泉、济宁、淮南等一批吉瓦级“领跑者”基地建设项目获批,将继续进一步拉动高效电池市场需求。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相关人士在上述研讨会上表示,国家能源局此前下发的《关于征求完善太阳能发电规模管理和实行竞争方式配置项目指导意见的函》受到业界关注,旨在进一步完善太阳能发电建设规模管理,充分发挥市场在项目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规范太阳能发电市场投资开发秩序,希望用这种方式最大限度地降低路条买卖,把成本空间留给技术进步。

王勃华对此表示,今年电站将通过竞争性比选决定业主,新技术如高效组件、新产品如双玻组件将成为竞争的主要优势。

此外,由于西北部地区限电问题突出,今年电站将向中东部地区倾斜,农光、渔光互补等新模式将推动双玻组件、跟踪系统、多路 MPPT 逆变器等新产品需求。同时,地方政府也将抬高产品准入门槛,如宁夏要求产品需达到“领跑者”要求等。

王勃华指出,下半年市场供需关系转变,将倒逼企业通过技术进步和产品差异化获得竞争优势。

限电、补贴、用地压力仍在


多位与会人士表示,今年产业前景虽然一片光明,但限电、补贴、土地等非技术性因素仍将蚕食电站利润。

对于补贴拖欠问题,与会嘉宾认为,补贴发放速度缓慢主要是因为基金缺口太大,各省之间由于禀赋差异,征收基金数额差距很大,因此需要全国各省全部将申请逐级报送后,由财政、发改委、能源局统一协调才能发放。第六批目录发放虽会有所改善,但是基金缺口问题不解决仍是制约补贴发放速度的根本原因。

上述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相关人士说:“目前可再生能源补贴模式不可持续,可再生能源基金缺口受多重因素影响难以简单通过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来解决,未来补贴加速退坡、宏观调控光伏装机增速将是主要的调控方向。”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表示,解决补贴拖欠,从资金持续性角度来讲,应继续提高附加标准,扩充资金来源渠道,提升化石能源成本;从项目获得补贴资格的认定来看,应该简化认定程序。

据国网能源研究院新能源与统计研究所所长李琼慧在会上披露的 2015 年全国弃光电量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15 年全国弃光电量 40 亿,总发电量 400 亿,弃光率约 10%。其中国网公司调度范围(不含蒙西)累计弃光电量 46.5 亿千瓦时,弃光率为 12.62%,地区集中在西北地区的甘肃、青海、新疆、宁夏四省区。

据了解,用电需求放缓,新增装机远超用电需求是造成弃光的主要原因。同时,部分地区火电直购电电量加大进一步挤占了新能源的市场空间,加之特高压建设滞后于光伏基地建设,导致外送线路迟缓也是弃光的原因之一。

李琼慧认为,“十三五”期间,我国能源基地化开发格局难以改变,解决我国新能源消纳问题需要电源、负荷、电网三管齐下。在全面推动电力市场改革的形式下,以市场化的思维破解限电难题。

除了西部限电问题,中东部地区的用地问题也增加了建设光伏电站的非技术性成本。

上述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相关人士表示,中东部地区未利用土地少,土地成为中东部开发光伏电站的重要约束。他指出,很多地方征收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还有些省市在分配项目时明文规定需要配套产业。希望把这些增加成本的环节减掉,为技术进步、成本降低留出空间。

他还透露,近期国家能源局也给国家财政部和国税总局致函,希望就土地使用税和耕地占用税等税种进一步明确,希望耕地占用税尽可能不收,即使征收土地使用税也要明确怎么收、标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