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 2018 年以来,六氟磷酸锂价格继续持续走低,截至 5 月初,价格眼看将要跌破 11 万元/吨,六氟磷酸锂及电解液生产企业苦不堪言。这两年,动力锂电池上游原材料市场可谓风起云涌,一边是钴价大幅度攀升,成为“钴爷”;另一边却是六氟磷酸锂价格跌破神坛,沦为“白菜价”,由“六爷”变为“六孙”。自 2017 年 3 月,六氟磷酸锂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行情以来,“六爷”的身价从 2017 年年初的 35 万元/吨一路下跌至 2017 年年底的 15 万元/吨,又到如今“基本游离到成本价边缘”。

 

 

“六爷”跌落神坛引发蝴蝶效应

“六氟磷酸锂均价已跌至 13 万元/吨,个别小规模企业的产品价格在 11 万元/吨,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甚至亏损停产的地步。但也有个别稳定的海外出口订单,对质量要求比较高,可以达到 15 万元/吨。”不久前,某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近日,必康股份向电池中国网透露,受六氟磷酸锂价格持续低迷以及公司新能源板块受市场竞争环境恶化影响,2017 年营收和利润均呈现下滑。六氟磷酸锂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2.07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61.61%。而受六氟磷酸锂价格影响,另一家上市公司天际股份 2018 年一季报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 1.75 亿元,同比下降 31.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860.41 万元,同比下降 89.40%。

 

众所周知,六氟磷酸锂是电解液的主要原材料,受六氟磷酸锂价格行情影响,电解质企业也被“殃及了池鱼”。据电池中国网了解,电解液的价格从 2017 年年初的 7.5-8.5 万元/吨下降至 2017 年年底的 4-6 万元/吨。从产值来看,2017 年国内电解液产值 59.5 亿,同比下降 0.92%,产值出现负增长,企业毛利下滑严重。

 

作为国内锂电池电解液行业龙头企业,新宙邦近日发布 2018 年一季报称,公司实现营业利润 0.58 亿元,同比下降 28.77%;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0.52 亿元,同比下降 23.33%。电池中国网了解到,虽然新宙邦电解液销量实现了增长,但由于六氟磷酸锂价格大幅下滑,再加上行业竞争加剧,导致电解液价格下降,致使毛利率同比下降。

 

“六爷”并非第一次跌落神坛

电池中国网认为,近几年六氟磷酸锂价格“三起三落”,价格波动有如过山车,“六爷”也不是第一次跌落神坛,价格行情只是市场供需状况变化其中的一种体现而已。

 

作为电池电解液的核心材料,六氟磷酸锂的生产技术含量相当高。长久以来,六氟磷酸锂生产技术一直被日本企业瑞星化工、森田化学和关东电化等垄断,价格超过 40 万元/吨,毛利率高达 80%。

 

而随着我国六氟磷酸锂国产化速度的不断加速,六氟磷酸锂价格由 2010 年 34 万元/吨左右下降至 2015 年第二季度最低点的 8.4 万元/吨,电解液价格也随之从 2011 年的 8.5 万元/吨快速下跌到 4.5 万元/吨。

 

之后,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2015 年六氟磷酸锂产品价格又反转到 30 万元/吨。到了 2016 年下半年,由于国内动力电池市场爆发式增长,电解液刚需被急速拉升,再加上资本炒作,六氟磷酸锂供应出现巨大缺口,六氟磷酸锂价格飙升至 43 万元/吨的高位。

 

 

“六爷”为何又下神坛?

六氟磷酸锂价格几经波折,从 34 万元/吨跌到 8.443 万元/吨,之后从 8.4 万元/吨再到 43 万元/吨,又从 43 万元/吨下跌到 13 万元/吨,“六爷”也算见过大世面了。而 2017 年的大跌,电池中国网认为有以下原因:

 

1、产能大幅激增。2016 年,受国家政策利好,新能源汽车产业飞速发展,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大幅增加,用于电解液生产的六氟磷酸锂需求量随之大增,造成六氟磷酸锂市场供给出现巨大缺口。国内众多企业纷纷启动扩产计划,导致市场总产能大大超过总需求。据电池中国网了解,2016 年国内六氟磷酸锂产能 16700 吨,但供应缺口仍有 2000 吨左右。2017 年各大锂盐厂商大量扩产,六氟磷酸锂产能达到了 30000 吨。

 

2、动力电池市场增速放缓。2016 年下半年,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迅猛发展,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而进入 2017 年,受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以及钴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国内动力电池市场虽然继续保持快速增长达到 21.5%,但与 2016 年相比,还是有着明显的差距,2018 年这种趋势可能还将持续。

 

3、竞争激烈价格战。随着 2017 年产能集中释放,六氟磷酸锂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产能过剩,供大于求的现实驱使许多企业展开了价格战,希望通过薄利多销的手段抢占市场。然而,企业之间的“互相残杀”导致了市场进一步的微利化。

 

“六爷”能否雄风再起?

未来,六氟磷酸锂的价格走势如何?“六爷”能否雄风再起,比肩“钴爷”?电池中国网认为,“六爷”渴望东山再起,但江湖早已不是当年的江湖。2018 年,六氟磷酸锂产能将进一步释放,产能过剩早已初见端倪,这将是“六爷”身价上涨的最大障碍。可以预见,短期内这种“渴望”似乎已无可能。

 

据了解,2017 年必康股份旗下全资子公司九九久六氟磷酸锂产能已达到 4000 吨/年。而该公司还计划进一步扩大产能,新实施的四期 1000 吨扩产项目即将投产,2018 年或将实现总产能 5000 吨/年。2018 年 1 月,国内电解液龙头企业天赐材料也扩大了产能。目前,天赐 2000 吨固体六氟磷酸锂和 6000 吨液态六氟磷酸锂已经建成,合计折固 4000 吨,在建 2000 吨固体六氟磷酸锂预计在 2018 年年底建成。2018 年年初,天际股份旗下江苏新泰材料年产 6000 吨六氟磷酸锂建设项目通过竣工验收,建成投产。加之其目前产能 2000 吨/年,新增产能全面投产后,天际股份六氟磷酸锂产能将达到 8000 吨/年。

 

据统计,截至 2018 年 4 月,国内六氟磷酸锂产能已经高达 3.89 万吨,在 2019 年前后仍有 1.2 万吨产能将会加入。而 2018 年全球锂电池总产量或将达到 182.3GW,按照每 1KWh 锂电池,需要消耗 1.5Kg 电解液进行测算,则需要 27.4 万吨电解液。假设全部采用六氟磷酸锂(目前六氟磷酸与电解液 1:7 比例关系),每吨电解液约消耗 0.14 吨锂盐,则 2018 年全球六氟磷酸锂需求量为 3.8 万吨。

 

显然,2018 年国内六氟磷酸锂产能严重过剩的趋势已经坐实。

 

2018 年六氟磷酸锂市场竞争将进一步加剧,行业进入调整期,洗牌加速。虽然 2018 年总产能还将过剩,但是存在高端紧缺、低端过剩的结构性矛盾,六氟磷酸锂价格基本已经触底,下行空间不大。随着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的调整,产业下游需求恢复增长,未来六氟磷酸锂的价格有望企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