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东北角 751D·PARK,一间 2000 多平方米的厅里坐满了人,几百束灯光随着音乐节奏一起闪烁着。在这个由红砖墙、钢铁管道装饰而成的现代工业艺术园的衬托下,屋内弥漫的蓝色灯光更为明艳,在场的人犹如置身《我是歌手》节目录制现场,等待着主角的登场。下午两点,一位“80 后”带着他所说的机遇——“城市充电合伙人计划”登场,他就是智充科技的创始人——丁锐。这家 2015 年才成立的充电桩企业,与炫酷的开场一样,散发着年轻的活力。

 

利用率不足 15% 充电桩发展待提速

“我们迎来了百年的机遇,一个能源的机遇,一个出行的机遇,一个改变未来的机遇。全球的车辆在不断电动化,它将带来 2000 亿的充电市场份额。”丁锐开场白直奔主题,“城市充电合伙人计划”将面向全国招募 500 名“城市充电合伙人”,计划致力于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一张服务能力强、智能化水平高的充电服务网络。“提供给大家一个 20 年前开加油站的机会”。丁锐如此形容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近两年来新能源汽车数量呈爆发式增长,可配套充电桩的数量、技术以及分布都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新能源汽车发展需求。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日前发布的《2017 年度全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推广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约为 172.9 万辆,纯电动乘用车保有量约 80.1 万辆,而全国充电桩建设数量仅有 45 万,利用率不足 15%,其中公共充电桩的数量仅有 21 万。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工信部、住建部联合发布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明确指出,到 2020 年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 1.2 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 480 万个(公共充电桩 50 万个,私人充电桩 430 万个)的目标,以满足届时全国 500 万辆电动汽车充电需求。

 

政策东风劲吹,发展充电桩正当时。丁锐现场算了一笔账:“根据规划,2020 年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到 500 万辆。2040 年,全球电动汽车将达 5 亿辆。”这 5 亿辆电动汽车会产生多大的充电量需求?以北京市为例,目前北京市出租车共计 7 万辆左右,网约车约有 5 万辆,每天行驶 200-300 公里可能需要充电 1.5 次,一天会就会产生 18 万小时的充电需求。

 

滴滴小桔充电负责人解晶晶同样表示,“我们与 2020 年 480 万个充电桩的目标之间,还有非常大的空间,这个大空间也是未来的大机遇。”在此判断下,滴滴在 2017 年推出了新能源战略:2020 年之前,率先在平台推广超过 100 万辆新能源汽车。解晶晶进一步指出,“今天的滴滴平台上只有 5 万新能源汽车车主,不过经观察发现,去年一年新能源汽车车主数量增长速度非常惊人,有些二三线城市甚至达到 8、9 倍的增长,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汽车电动化的发展趋势,首先从耗电量最大的大巴开始,其次是网约车、出租车等运营车,到最后是私家车。”

 

运营不是难题 关键是解放思维

各路资本摩拳擦掌,可多数充电桩运营商仍认为盈利是件愁人的事。

 

运营商为什么不能盈利?据丁锐分析,一方面,运营商使用的设备不太好,可靠性、监管性和智能化程度难以令人满意;另一方面,有的运营商还在用 20 年前建加油站“攻城掠地”的方式来做充电市场,这样的商业模式显然行不通。

 

如果说充电桩根本不赚钱,来自深圳的致联新能源公司可不同意。据该公司副总经理贾娜介绍,致联新能源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团队刚刚成立时仅不到 10 个人,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已变成 60 多人的队伍,拥有 12 家充电站。贾娜拿出其中一家——有 32 台充电桩的致联前海充电站的运营数据说话:3 月份共提供充电 1.9 万次、89 万分钟的充电服务,共耗电 60 万度,收入 71 万元,其中服务费收入 30 万元。

 

论及经验,致联在运营上也探索出一些窍门。他们主要针对营运车主,所以位置选择上没有选用市中心的商场、写字楼,在这些地方建设的充电桩有被燃油车占用车位的问题,且停车费对运营车来讲也是一笔支出,所以致联自己直接租用土地建站,这样也有更多的自主权。

 

贾娜说她们想做的是充电站里的“海底捞”,“营运车主工作一天非常疲劳,我们希望在充电的一个小时时间里,提供一些增值服务,帮助他们缓解疲劳。”致联的充电站都会给司机提供休息室,里面提供冷热水、空调、免费 WiFi,还有厕所。一些面积比较大的充电站,还会提供自助洗车、车辆维修、售卖机、按摩椅,甚至电视、健身器材、冲凉房等服务。贾娜进一步表示,“仅靠充电的服务费盈利形式很单一,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增值配套服务来创造更多利润。”

 

在展厅参观时,来自广东梅州的唐朝告诉记者,他是大唐客嘉快车充电站的合资人,其公司在荆州准备建立的物流园光伏充电站将投入新能源物流配送车和 260 台新能源出租车,非常着急购买一批充电桩回去安装。面对记者对充电站会否盈利的疑问,他兴奋地拿起手机给记者展示其武汉东湖别墅充电站前一天收入 1 万元的电子数据。唐朝说,充电站一直表示运营难,在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前,有的经营能力不强的运营商确实不赚钱,盈利的关键是要解放思想。他告诉记者,在刚过去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他们开展了“充 520 元电费,新能源汽车用 12 天免费送 2 天”的活动,效果很好。“要想办法让各板块协同发展,我们探索的“光伏+充电站”模式,在光伏进入回收期后,电就不花钱了。2018 年我们还准备来北京投资呢!”唐朝难掩兴奋。

 

不过,迅联游的联合创始人黄河则显得很谨慎。他告诉记者,迅联游刚进入市场不久,充电桩后续投入还得考察行业发展情况、关注国家政策动态。

 

会后一位业内人士跟记者开玩笑说:“赚钱的人就闷着头赚,不赚钱的就要抱怨两句,所以社会上亏钱的声音多,现在都在等电动汽车更快速的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