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汽车巨头比亚迪正考虑加入亚洲竞争对手的行列,在欧洲启动电池生产。它希望在绿色汽车革命中谋利,并威胁欧盟在培育本土产业方面的企图。

 
到 2025 年,欧洲汽车电池产业链规模估计将达到 2500 亿欧元(约合 2900 亿美元)。去年,欧盟委员会成立了一个由当地企业组成的联盟,目标是建设 10 至 20 家大型电池工厂。
 
但到目前为止,只有瑞典的 Northvolt 计划在欧洲建立大型锂离子电池工厂,一些欧洲主要汽车制造商已经与在匈牙利和波兰设厂的亚洲供应商达成合作协议。
 
“我们正在考虑在中国以外的地区生产电池,包括欧洲。”比亚迪电池全球销售总监朱莉娅·陈(Julia Chen)在谈到汽车和家用蓄电池的生产时如是向路透社表示。
 
比亚迪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欧洲的电池生产基地会设在哪里。“任何有市场的地方,都有可能成为工厂的所在地。”该公司还生产电动巴士、轿车和太阳能电池板
 
该公司得到了“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投资。它将加入韩国的 SK Innovation、日本的 GS Yuasa 和中国的宁德时代(CATL)的行列,寻求在欧洲建立电池工厂。
 
韩国的 LG Chem 和三星 SDI 都有欧洲工厂即将开始投入运营,而中国的 GSR Capital 则已经在从日产收购回来的一家英国工厂生产电池。
 
尽管亚洲企业在欧洲设立的电动汽车电池工厂将会带来就业机会,但布鲁塞尔方面担心,欧洲的企业将错失一个成长型行业的机会,并面临着依赖外国技术的风险。
 
“我们必须迅速行动,因为我们正在进行一场全球竞赛。我们需要避免依赖于竞争对手的技术。”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马洛斯·塞弗科维克(Maros Sefcovic)在 5 月份启动欧洲电池联盟的行动计划时指出。
 
然而,一些投资者说,在看到本土太阳能电池板公司在过去 10 年因来自中国的廉价进口产品而纷纷倒下以后,他们对支持欧洲电动汽车电池供应商持谨慎态度。
 
投资者们认为,欧洲的电池公司将需要欧盟数十亿美元的支持,才能抗衡获得类似国家补贴的亚洲公司,而欧盟或许最好还是转而推动下一代固态电动汽车电池的发展。
 
Alexa Capital 的创始人杰拉德·里德(Gerard Reid)表示,“我认为欧洲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亚洲人竞争。”该公司致力于为能源、技术和电力基础设施领域的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绿色”电池
据金属咨询公司 CRU 估计,到 2030 年,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预计将占全球汽车市场总销量的 30%;去年,这两类汽车仅占汽车总销量(8600 万辆)的 4%。
 
全球汽车制造商计划在电动汽车和电池上投资至少 900 亿美元,以便在未来五年内打造数百款新车型。电池是电动汽车最为昂贵的组件。
 
目前,欧洲的汽车制造商一直从亚洲进口电池,但随着汽车生产量的提升,这一模式将变得不那么可行。咨询公司 P3 Group 表示,在欧洲设厂生产电池,会使得运输成本降低四分之一。
 
但一些汽车制造商并没有等待欧洲电池产业的出现,而是与进入欧洲的亚洲公司签订了采购合同。
 
德国宝马公司(BMW)表示,它没有参与欧洲电池联盟的行动。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称,它计划从 LG Chem 的波兰工厂获得电池。梅赛德斯制造商戴姆勒则与 CATL 达成合作。
 
欧盟委员会的计划要求投入 1.1 亿欧元进行电池相关研究,为一支规模达 27 亿欧元的欧盟创新基金的项目提供帮助,以及发展欧盟“绿色电池”商标。
 
该项目的支持者认为,欧洲可以通过出售用可再生能源和合乎道德的原材料生产的绿色电池来开辟出一个细分市场。
 
融资问题
曾与欧洲汽车制造商进行合作磋商的 Northvolt 计划在 2020 年年底启动其规模达 50 亿美元的大型电池工厂,在 2023 年之前每年生产 32 千瓦特小时的电池容量。
 
但投资者对向欧洲的新电池企业注资持谨慎态度。
 
Northvolt 发言人表示,公司第一轮融资计划筹资 8000 万欧元至 1 亿欧元,旨在帮助建立一家测试工厂。
 
最后,它的大部分融资是由瑞典能源机构和欧洲投资银行提供的,后者提供了高达 5250 万欧元的贷款。
 
中日韩动力电池企业涌入 不想烧钱的欧洲人怎么办
 
2017 年 9 月 20 日,东莞的一家工厂在生产电动汽车电池。
 
专家们指出,电池产业价值链很大一部分的利润归属于钴和锂等原材料的生产商,以及将电池组装成复杂系统的生产商。
 
Northvolt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彼得·卡尔松(Peter Carlsson)表示,“这条价值链有点失衡,这是欧洲涉足的企业数量有限的原因之一。但我们认为,我们采用的模式正在改变这一点。”
 
卡尔松曾在美国特斯拉工作,他说,通过使用廉价的水力发电和控制原材料的加工,Northvolt 可以借助规模经济获利。
 
不过,私营银行 Berenberg 专门研究电池技术的副总监阿萨德·法里德(Asad Farid)认为,参照亚洲和美国的类似项目所获得的政府支持力度,Northvolt 和 TerraE 各自可能需要大约 20 亿美元的政府资金来建造它们的超级工厂。
 
在欧盟成立欧洲电池联盟这一全球第一大汽车供应商 4 个月后,德国的罗伯特博世公司(Robert Bosch)放弃生产电池的计划,原因是风险太大。
 
固态解决方案?
投资者们对于该领域持谨慎态度,一方面因为他们过往投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的失败经历,另一方面因为技术的迅速进步正在大幅削减电池组的价格。据咨询公司 Arthur D 估计,目前电池组每千瓦小时的价格在 190 美元至 250 美元之间。
 
“在电池制造业里,规模至关重要。因此,韩国、中国和日本的老牌生产商相对于新入行的企业有着明显的优势。”Schroders 全球及国际股票团队的首席投资组合经理西蒙·韦伯(Simon Webber)表示。
 
Hermes Investment Management 旗下 Impact Opportunities Fund 基金的经理蒂姆·克鲁克福德(Tim Crockford)说,他更感兴趣的是研究阴极技术的欧洲公司,这些领域在研究和开发方面有很高的进入门槛。
 
“沿着价值链往下走,你会发现这个行业的吸引力逐渐下降。像电池制造和电池组组装这样的领域,市场更加分散,进入门槛更低。”克鲁克福德说道。
 
他说,Hermes 避开了大量生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公司,不过它已入股一家锂生产商和一家生产电池阴极材料的公司。
 
现在使用的锂离子电池也可能在几年内被所谓的固态技术所取代,后者有望生产出更廉价、能量密度更高的电池。
 
“目前,电池的开发周期很短,技术进步非常快速,因此更多新的玩家有机会进入。”麦肯锡(McKinsey)科隆未来移动中心负责人蒂莫·莫勒(Timo Moeller)指出。
 
欧洲的开发商认为,这给了该地区迎头赶上的机会。
 
“每个人都在开发固态电池,因此随着我们的进步,(与亚洲的)差距将会变得越来越小。”投资 Northvolt 的可持续能源公司 InnoEnergy 首席执行官迭戈·帕维亚(Diego Pavia)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