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汽车(Nissan Motor)停止向中国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GSR Capital,以下简称金沙江创投)出售旗下电池企业 AESC(Automotive Energy Supply Corporation) 51%的股权,理由是金沙江创投已经通知日产汽车,自己缺乏收购资金,无法在 6 月 29 日最后期限前完成交易。

 

这就意味着日产将重新寻找买主。随着全球碳排放监管的加强,全球汽车制造商开始加大对电动汽车的研发与生产,相关电池企业和零部件生产商也在寻求扩大锂离子电池的生产规模。一些投资者正借机寻觅各种收购时机。日产这一决定为其他热衷于电动车产业的企业打开了大门。谁能争夺到这一核心领域的投资,值得关注。

 

 

最大一笔锂电池交易三次延期

日产汽车会长戈恩(Carlos Ghosn)多年来一直认为,从供应商手中购买电池比自己生产电池更能节省成本。2007 年,日产和日本电气公司(NEC Corp)联合创建 AESC 公司(位于神奈川县座间市),为日产汽车聆风(Leaf)电动汽车生产锂离子电池。该公司主要从事锰酸锂电池单元、模块及锂电池组的生产。

 

AESC 公司的锂电池自 2010 年面世以来,安装在销量超过 27 万辆日产聆风上,出货量和装机量都是非常可观的。不过由于成本、技术路线等问题,AESC 公司的锂电池竞争优势逐步减少。自 2015 年起,日产开始采购韩国 LG 的电池,AESC 遭遇沉重打击,紧接着在 2016 年,日产就做出了要抛售电池业务的决定。

 

2017 年 8 月份,日产宣布计划将其在 AESC 的 51%股份出售给金沙江创投,其中包括在美国、英格兰的电池工厂、日本研发中心以及电池工厂,有知情人士透露过当时的交易金额为 10 亿美元。

 

这是中日最大一笔锂电池产能交易。但因各种原因出现被延期执行。自 2017 年 11 月截止日期之后,这一收购交易三次延期,最近一次延期是 4 月 27 日。延期的原因主要包括金沙江创投和 NEC 围绕 NEC 子公司“能源元器件株式会社”(NEC Energy Devices)收购事宜的谈判陷入僵局。NEC Energy Devices 是开发和生产大容量锂离子电池的公司(NEC 股权占 7%),向 AESC 供应电池电极,在 AESC 持股 42%。

 

在出售给金沙江资本之前,日产汽车曾计划完全控制 AESC,买下由 NEC 及其子公司 NEC Energy Devices 持有的少数股权,之后再将所有股权卖给金沙江创投。日产汽车宣布停止向金沙江创投出售 AESC 的股份后,日本电器也已决定,取消对金沙江出售 NEC Energy Devices。

 

交易曾获得美国首肯

日产和金沙江创投宣布这一交易时,彭博社专栏作者高普兰(Nisha Gopalan)曾撰文说,日产汽车这电池业务落入金沙江手中,堪称一次最大的锂电池交易,只会增长得更快更好,有利于金沙江创投在国内的竞争,也有利于日产在寻找电池供应商方面获得更多弹性。

 

高普兰认为,AESC 为日产汽车聆风(Leaf)电动汽车生产锂离子电池,并在田纳西州建有工厂。金沙江创投要等待美国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批才可以和日产汽车达成交易,毕竟 CFIUS 在 2016 年曾成功阻止金沙江创投购买荷兰皇家飞利浦(Royal Philips NV)旗下照明零组件和汽车照明业务。美国监管部门对这一交易存在担忧。

 

 

当时高普兰说,金沙江创投只能期盼美国 CFIUS 能够不要因为“中国优势”而阻止这一收购案。最后,美国监管部门“放行”。

 

目前,特朗普政府正在诉诸强化对 CFIUS 的立法授权,加大对相关中国对美科技企业收购案的安全审查力度。

 

中国改变电动车电池格局

电池和锂生产商对中国企业很有吸引力,因为中国政府近年正推动电动汽车的发展,帮助国内汽车制造商摆脱内燃机的使用,打造全球知名的汽车品牌。

 

金沙江创投在清洁能源及电动汽车领域的投资布局已有多年,主要投资目标是国外产业及国外新兴科技企业,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和医药企业等,比如汽车设计公司阿尔特、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制造商立凯电、轮毂电机生产商普罗天恩(Protean Electric)、三元锂电池生产商波士顿电池(Boston-Power)等。

 

金沙江创投此前曾称,待和日产的交易完成后,该公司将在中国和欧洲新建电池厂。

 

今年 3 月,金沙江创投宣布,向瑞典国能电动汽车公司(NEVS)投资 5 亿美元,并计划建设电池工厂。2 月,金沙江还和土耳其最大的公司之一 Zorlu Holding 达成协议,计划至 2023 年,双方在土耳其共同进行总额达 45 亿美元的投资,新建专供电动汽车的电池生产基地。

 

和 2007 年 AESC 成立之初相比,10 年后的 2017 年,电动车电池版图已经发生变化。中国推动新的布局,催生了宁德时代这样的企业崛起。今年 5 月,宁德时代开始向日产定于 2018 年下半年在华上市的纯电动轿车“SYLPHY Zero Emission(轩逸·纯电)”提供电池。

 

谁会是买家?有可能降价出售

日产发言人说,该公司依然要卖掉 AESC,但并未提及金沙江是否依然是潜在买家之一。根据彭博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日产原本计划在将 AESC 卖给金沙江创投后,继续从后者购买电池。

 

日产汽车说,待到细节敲定后,会重新宣布出售日期。

 

和金沙江创投的交易本来可以为日产在自动驾驶等新一代技术领域的投资提供更多资金。日产还想通过收购三菱汽车部分股权,进入东南亚市场。

 

彭博新能源财经智能移动出行首席分析师 Ali Izadi-Najafabadi 认为,现在日产出售 AESC 的初衷未能未变,毕竟其看重的是改善成本竞争力。下一步可取的是,日产可以尝试将可能的电池供应商交易,纳入日产-雷诺-三菱合作框架之中,这个合作联盟就包括韩国 LG 集团、日本汤浅公司(GS Yuasa Corporation)(专门生产铅酸汽车和摩托车电池的日本公司)以及东芝。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在金沙江之前,松下(Panasonic)曾和日产汽车谈判一项电池业务单元的收购事宜。同韩国电池制造研发企业 LG Chem 及三星电子一样,松下电器也是电动汽车电池的主要供应商,尤其为特斯拉供应电动汽车电池。

 

SBI Securities 汽车行业分析师 Koji Endo 表示,日产由生产电池转向购买电池,是非常合适的选择。但是,随着电池成本的快速下降,以及固态电池等更新技术研究的加速,日产在寻找新买家时可能不得不进行降价处理,或者如果找不到买家时,直接放弃整个出售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