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安光电于 5 月 14 日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上交所对三安光电日前发布的 2018 年年报中手握巨额现金却突增大量短期借款、行业下行却逆势扩产导致库存高企、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畸高等诸多问题提出疑问。

 

受问询函影响,三安光电股价在 5 月 15 日逆势大跌,截至 5 月 15 日收盘,上证指数大涨 1.91%,三安光电却大跌 5.99%,盘中还一度触及跌停板。

 

逆势扩产存货大增

由于 LED 芯片行业在 2018 年遭遇产能过剩,2018 年初,部分 LED 芯片产品价格已跌破中小芯片厂商成本线,三安光电、华灿光电、澳洋顺昌等芯片龙头企业陷入价格战,LED 芯片龙头三安光电也随之出现业绩下滑。4 月 25 日晚间,三安光电发布 2018 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营业收入 83.64 亿元,同比增长-0.35%,净利润 28.30 亿元,同比增长-10.56%。

 

该数据与行业形式基本同步,高工产研 LED 研究所(GGII)分析师曾表示:2018 年随着华灿光电、三安光电等 LED 芯片企业的扩产产能释放,2018 年第三季度 LED 芯片的供需比达到 1.2,2019 年随着乾照光电、兆驰半导体等 LED 芯片企业的产能释放,供需比将继续攀升,受此影响,企业毛利率与 LED 芯片价格仍将继续下滑。

 

面对产品降价、市场销售迟缓、行业整体下行,三安光电不仅没有收缩产能,反而开足马力扩大生产。财务报告显示,2018 年三安光电全年 LED 芯片产量超 91 万 KK,同比增长 37.23%,而库存量也达到 23 万 KK,同比增长 45.93%,存货账面价值为 26.80 亿元,较期初增加 8.89 亿元。

 

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三安光电对逆势扩产的原因,对存货的具体构成情况、数量、金额、期限、后续变化等情况进行分析,并要求列示存货的具体存放地点,还要求会计师逐项核查并发表意见。

 

“迷”一样的现金流

受 2018 年价格战影响,LED 芯片行业企业现金流十分紧张,业内绝大部分上市公司都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质押比率超过 80%的公司有 9 家。

 

三安光电却并未出现现金流紧张的情况,反而资金十分宽裕,手握大量现金,财务报告显示,2018 年一至四季度,三安光电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 52.69 亿元、41.81 亿元、41.38 亿元、44.06 亿元。

 

且三安光电的现金处理方式也十分可疑,一边手头大量现金闲置不去买理财,一边却要举借大额短期借款。报告显示,三安光电全年委托理财金额仅有 1.06 亿元,且有 29 亿元的短期借款,此举直接导致三安光电支付利息 1 亿元,但理财收益仅有 0.47 亿元。

 

对此,上交所直接要求三安光电说明是否存在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并要求三安光电详细解释货币资金的存储和使用情况,以及大额有息借款的原因和合理性。

 

另外,三安光电近两年激增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也引发交易所关注。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底,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 50.99 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 60%,应收票据中商业承兑票据期末余额 17.62 亿元,期初仅为 2.06 亿元,同比增加 755%。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三安光电对承兑汇票的主要客户名称、对应销售产品名称、数量及金额,历史结算方式,是否与上市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等方面进行解释。

 

财联社记者就现金不理财以及应收票据激增等问题致电三安光电证券部,证券部人员表示:“目前管理层在集中精力处理问询函回复事宜,公司将在上交所要求的 5 月 22 日之前,尽快给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