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后来者居上,ABB剥离逆变器业务

2019-07-18 08:36:55 来源:互联网
标签:

ABB剥离逆变器业务的消息,成为上周的一个重磅新闻。作为一个在全球逆变器市场都享有话语权的企业,忽然宣布出售逆变器业务部门的做法,的确令人费解。

 

突然宣布离场,沿袭了它6年前野蛮闯入者的风格。6年时间,ABB成为逆变器头部玩家,弹指一挥间,世事变迁。从ABB进入光伏行业到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多迹象都表明,ABB做出今天的决定,是必然的,这既是由它内在的价值观决定,又是不断变化的市场大环境就决定的。

 

光伏EPC业务受挫

ABB自进入光伏行业以来,本来是充满信心打算大干一场的。

 

2012年时,ABB具有集光伏电站EPC业务、逆变器、电气系统集成三大业务板块于一身的完整光伏产业布局。但遗憾的是,这一模式却没有得到投资者的认可,EPC业务进展缓慢。那时还存在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即在某些国外光伏电站EPC项目中,ABB的逆变器业务与潜在客户形成了竞争,电站EPC与逆变器共存的业务模式让ABB形成了严重的内耗。

 

不得已,2014年,ABB进行业务调整,并于5月对外宣布称,将不再投标太阳能工程、采购和施工(EPC)项目,同时剥离其他非必要业务。 “我们会为中国提供从低压到自动化控制等多个领域的光伏解决方案,因地制宜地把握这里光伏市场的机遇,并将在 2014年底之前关闭90%的光伏EPC项目。”

 

剥离光伏EPC业务后的几年中,又不时传出其出售电网业务的计划。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电力业务的利润率仅为9.8%,在ABB所有业务板块中垫底。ABB称,电网业务订单量明显下滑,直接摊平了电气产品业务、机器人及运动控制业务带来的增长。于是在2018年12月,ABB将这项业务出售给了日本日立集团。

 

专心投入逆变器领域

看好的太阳能市场并未能让ABB大赚一笔,在EPC业务吃瘪,但当时正值中国光伏产业的井喷期,ABB选择在光伏逆变器业务上在赌一把——收购逆变器大玩家Power-One。

 

2010年前后,逆变器市场还都是海外玩家的战场, Power-One凭借实力,成为继SMA后国内市场占有率最大的逆变器厂商之一。2013年,ABB以10亿美元收购Power-one。ABB收购Power-One后,经过一番波折的磨合过程后,ABB跃升成为光伏逆变器全球领导者。

 

逆变器市占率具有比较明显的地域差别。从指定市场看,一直以来,ABB在印度、澳洲等市场的占有率都处于不可撼动的地位。从全球市场看,2017年,根据GTM research发布的全球单相组串式逆变器榜单中, ABB位居第三位。2018年,根据伍德麦肯锡近日发布的全球逆变器市场竞争格局报告,ABB市场份额为5%,跌至第五位。

 

市占率在下滑。

 

那么是市占比的下滑让一个全球知名企业突然宣布撤离光伏逆变器业务吗?

 

答案是——不是。

 

没有无缘无故的离开

离开的原因可能是质量原因——

光伏逆变器领域市场竞争激烈,产品价格每年都在下降,倒逼逆变器公司不得不采用新技术去降低成本。古瑞瓦特逆变器专家刘继茂称,一个机型研发一年、市场大卖一年、散卖一年,三年后就停产了。产品研发周期短,存在新产品未经过充分测试就推向市场的情况,也因此,设备质量可能会经不起实际应用的考验。

 

自2019年以来,ABB在中国的多家电器设备制造企业生产的多款产品,因为质量抽检不合格而被国家电网纳入到不合格供应商系统中。上了“黑名单”的惩罚措施就是,涉及到的ABB多款产品将暂停中标资格。

 

可能是成本原因——

由于光伏逆变器的设计寿命长,一般为15年,免费质保期限也长,一般为5年到10年,因此售后成本很高,而国外逆变器售后的成本更高。ABB的2018年财务报告概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2018年报告解释称, Power-One部分逆变器“超出预期的故障率”迫使ABB留出更多资金用于支付客户保修期费用,高昂的维修费用使ABB在收购太阳能逆变器制造商Power-One后,一直面临着“重大成本问题”。

 

还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ABB还面临着国际巨型企业进入一个小型特定领域不得不面对的尴尬——规模不匹配的问题。

 

ABB是全球500强企业,是全球电力和自动化技术领域的领导企业。2018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104GW左右,按平均价格计算,全球逆变器的总共销售量约为60亿美元,而2018年ABB的营收是276亿美元,即便拥有所有市场份额也不及业务总量的四分之一。而光伏逆变器又细分户用市场、大型地面电站市场、工商业市场、储能市场等,产品、客户、销售渠道等等也没有交集,如果各个细分市场都投入心力,付出收获不成正比,对于大公司而言,又不具有性价比。

 

除了以上原因外,还有一个根本原因,那就是触动了核心利益。

 

去留都是基于利益最大化

ABB:逆变器,再见,我们不再是我们,但我们还是我们。

 

ABB选择进入光伏逆变器领域的动机非常“功利”。那时中国光伏刚刚起步,逆变器200%-300%的高利润率刺激了不少国内外电力制造企业在华淘金。

 

进入逆变器领域后,如果逆变器能给ABB带来丰厚的利润,那么即使烫手,也不至于丢掉这颗山芋。

 

早在买入逆变器业务的时候,ABB就表示,这是因为看好逆变器的发展前景。而被问及退出太阳能逆变器业务的理由时,发言人Smith表示,市场在2012年达到高峰后,部门收入的下降反映出这些设备的“全球需求不断下降”, “剥离太阳能逆变器业务带来的正面利润率的影响超过了收费的负面影响”,“其逆变器业务‘拖累’了更广泛的电气业务的利润率”。

 

“将业务重心转向高增长性的终端市场、提升公司竞争力及降低商业模式风险以推动盈利性增长”一直以来都是ABB的行事准则,可以说,自始至终,ABB都是从一个理性的角度看待逆变器业务的去留。

 

除一步步下滑的利润率外,逆变器市场劲敌众多,使ABB内外交困,强敌难当。

 

中国逆变器企业后来者居上

中国逆变器厂商开局默默无闻,后面则是一路披荆斩棘无往不胜。

 

2008~2010年间,国内光伏最初起步,国内市场基本被海外品牌垄断,SMA, 西门子, KACO,施耐德,Power-One等品牌主导国内项目的运动。但海外品牌价格奇高,对市场需求反应迟钝傲慢,给了中国逆变器厂商逆袭的机会。

 

中国逆变器企业先靠价格战扭转了海外品牌垄断市场的局势,尔后靠着应用经验进一步提升质量,再借市场的主动选择和与市场的良性互动,在之后的发展中稳固地位,一步步截获了逆变器市场。近些年,中国逆变器企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实力不容忽视的强劲兵团,呈现华为、阳光电源双雄领跑,上能电气、锦浪、固德威、古瑞瓦特、三晶等逆变器制造商群雄并起之势。

 

ABB大举进入光伏光伏逆变器领域的时间,正好是中国国产逆变器腾飞的节点。逆变器从本质来说并不是高附加值的产品,各个企业的核心差别也仅在于拓扑结构、零部件质量、应用设计和生产管控等方面,在不考虑产品应用积累和未来持续升级的情况下,没有哪家的逆变器是不可替代的,因此逆变器价格才会快速下滑。中国企业入场带来的价格战,给海外制造商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压力,原来的市场份额被侵蚀,同时中国逆变器企业体量相对较小,易于根据市场需求调整产品结构,而ABB这类大企业反映迟钝,逆变器市场份额攻守两难。

 

逆变器江湖风起云涌,后来者居上,坦然接受,选择退出,并不是件丢人的事。

 

一群人到一个人 同伴退出

从一窝蜂地涌入到陆续退出,西门子、博世、施耐德、艾默生等可以同台竞技的同伴的退出也许也是ABB退出逆变器竞争的考量之一。

 

逆变器领域的变化正在加速,不断有人通过卖掉业务板块的方式离开了这个行业,也不断有企业通过购买领先的技术加注竞争砝码。

 

KACO:

曾在中国市场呼风唤雨的德国公司KACO今年1月份宣布退出中央逆变器业务,将其韩国子公司Kaco New Energy Inc.出售给OCI Power,后者是公用事业和分布式光伏市场的运营商。随后在2月份,将其负责串联逆变器业务的子公司KACO new energy GmbH出售给西门子。

 

施耐德:

今年2月底,法国电力巨头施耐德向媒体证实,其将退出公共事业规模的光伏逆变器业务。不过施耐德发言人强调,施耐德停止公共事业规模的光伏业务,并不意味着告别光伏市场,而是寻求在住宅和工商业的重新定位。一直以来,施耐德活跃于光伏逆变器各个细分领域,从中央逆变器到家用到储能领域都有涉及。施耐德曾可谓全球光伏逆变器巨头,出货量牢牢占据着前十的位置。2017年,全球权威调研机构GTMResearch的逆变器统计榜单显示,施耐德以2.6%的市占率位居全球第九。

 

西门子:

西门子于2009年斥资4.18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Solel太阳公司进入光伏行业,但此后该业务部门一直发展不太顺利,其太阳能发电业务也基本处于亏损状态。2011年,西门子公司的太阳能业务年收入不到3亿欧元,在整个集团735亿欧元的年销售总额中所占比例微不足道,苦苦挣扎后,2012年,时任西门子总裁的PeterL·scher正式宣布,关闭旗下太阳能业务部门。据媒体报道,西门子在光伏业务上亏损了近十亿欧元。但此后的2014年~2019年,西门子仍在光伏逆变器领域、微电网方面都进行过合作和收购,2019年5月,西门子宣布将剥离并放弃其能源部门的多数股权,并将其与单独上市的风力涡轮机供应商西门子Gamesa 可再生能源公司(SGRE)合并,创建一家新的多技术的全球能源巨头。

 

艾默生:

艾默生是一家具有悠久历史的电气公司,新世纪之初,中国高端电源领域技术一片空白时,艾默生和山特为中国带来了当时最先进的UPS、光伏逆变器等技术,培养了中国最顶尖的技术人才,也成就了如今中国繁盛的小型逆变器企业百花争艳的局面。2015年,中国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的艾默生光伏业务最终被无锡上能电气收购。

 

SMA:

德国光伏逆变器制造商SMA,作为全球最大的光伏逆变器制造商之一,SMA占据全球13%的市场份额(SMA官方数据)。在EMEA地区(欧洲、中东和非洲),SMA市场占有率超过21%。2012年12月,SMA以约4000万欧元现金收购了中国逆变器公司江苏兆伏爱索新能源72.5%的股权,设立中国公司,自此进入中国市场。六年时间中,SMA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试图探索出一条适应中国市场的道路,但遗憾的是,子公司兆伏爱索在中国无法产生任何利润,最终SMA选择退出,承认失败。2019年1月,SMA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原中国管理层更名为爱士惟。

 

逆变器领域正值洗牌期,新的霸主正在形成,但市场整合还在继续。

 

Good luck!祝你们玩的愉快,但恕我不奉陪了,也许这是ABB的临别赠言。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除了消费电子,华为竟在光伏逆变器市场上也风生水起?

近期,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发布《2019年组件与逆变器融资价值报告》(Solar Module & Inverter Bankability 2019),主要针对全球知名光伏产业制造商的融资价值展开调研。凭借稳健的财务表现、可靠的产品质量、良好的企业商誉,华为、阳光、锦浪、东芝三菱位列逆变器可融资性排名亚洲四强品牌。

一文读懂光伏逆变器短路时电路会出现哪些特征
一文读懂光伏逆变器短路时电路会出现哪些特征

短路故障相对于其他故障类型来说是比较常见的,不同的设备的短路故障,大了讲都一样,细了说各有千秋,今天我们主要聊聊光伏逆变器的短路特征。

一文读懂 光伏逆变器短路那点儿事
一文读懂 光伏逆变器短路那点儿事

短路故障相对于其他故障类型来说是比较常见的,不同的设备的短路故障,大了讲都一样,细了说各有千秋,今天我们主要聊聊光伏逆变器的短路特征。

机器人“四大家族”几十年深耕细作的背后,兵强将勇还是兵微将寡?

受中国制造转型升级趋势影响,“机器换人”热潮已至。2013年起,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开始快速发展,从机器人的购买量来看,中国俨然成为全球第一大应用市场。

ABB、发那科、安川和KUKA 等机器人巨头业绩下滑,如何角逐中国市场?
ABB、发那科、安川和KUKA 等机器人巨头业绩下滑,如何角逐中国市场?

2019年,是一个拐点。ABB、发那科、安川和KUKA 财年业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发那科2018Q4营收同比下滑19.80%,连续4季度下滑

更多资讯
电感式接近开关为何只认识金属物体?选用安装有哪些注意事项?
电感式接近开关为何只认识金属物体?选用安装有哪些注意事项?

接近开关在控制系统中是种常见的传感元件,也是一种传感器。因为它具有传感器性能,而且动作可靠、性能稳定、频率回应快、抗干扰能力强、还具备防水、防振、耐腐蚀等特点。

软银投资了 1.1 亿美元的技术,其实我们高中就学过?

话说上周末,小辣椒家碰上了大停电。。。

详解十个运放电路设计可能会遇到的“坑”,下次遇到千万提防
详解十个运放电路设计可能会遇到的“坑”,下次遇到千万提防

运放输出电压到不了电源轨的这种明坑踩了后,我选择了轨到轨的运放,哈哈,这样运放终于可以输出到电源轨了。高兴的背后是一个隐蔽大坑等着我

所有电压轨都需要使用低静态电流(Low Iq)吗?

所有超低功耗系统的设计师都非常关心电池的使用寿命。健身追踪器的电池需要多长时间充电一次? 而对于一次性电池系统而言,技术人员需要隔多久维护一次智能电表或更换电池? 显然,设计的目标是尽可能延长电池续航时间。

即使在低输入电压下,同步升压型转换器也能为大电流LED供电

高功率LED在现代照明系统中的应用数量不断激增,涵盖汽车前照灯、工业/商业标识、建筑照明以及各种消费电子等应用。行业之所以转向LED技术,是因为固态照明与传统光源相比具有明显的优势:电能转换为光输出不仅效率高,而且使用寿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