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精要:千亿市值,百倍市盈率,全球行业龙头地位,极为细分的市场空间……高市盈率,必须有匹配的高增长预期,否则就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情。澜起科技面临一个成长瓶颈期,如果培育的潜在业务短期间内无法带来可观业绩增长,那么澜起科技剩下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并购扩张了。

 

 

澜起科技披露 2019 年年报,数据颇为亮眼。

 

营收达到 17.38 亿,虽然同比微降 1.13%,但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高达 9.33 亿,同比增长 26.6%亿。

 

高达 74.82%的毛利率,53.68%的净利润率……这盈利能力,在 A 股上市公司,更是凤毛麟角。

 

相比大部分温饱线上挣扎的 IC 设计企业,堪称奇迹。

 

 

从二级市场角度看,澜起科技也获得了科创板投资者的追捧,市值高达 1,109.82 亿,曾一度冲击 1500 亿的峰值。

 

 

不过,另一方面,根据 2019 年年报业绩计算的静态市盈率,已经高达 119 倍。

 

这对于一家普遍期望未来增长空间无限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来说,也似乎不是一个高的特别离谱的市盈率,毕竟前面还有韦尔股份的 360 倍,后面还有中微公司的 476 倍……

 

但是,看完澜起科技的年报,似乎又感觉不是那么的乐观。

 

从业务分类来看,澜起科技业务分为两大类,内存接口芯片和津逮服务器平台。

 

其中,内存接口芯片,是公司当之无愧的拳头产品,营收 17.21 亿,占比 99.06%。相比之下,津逮服务器平台营收占比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澜起科技主打的内存接口芯片,是服务器内存模组的核心逻辑器件, 主要作用是提升内存数据访问的速度及稳定性。

 

 

在内存接口芯片领域,澜起科技已经深耕十多年,跃居成为全球三大内存接口芯片供应商之一,分别为澜起科技、IDT 和 Rambus。所以说,称澜起科技为全球内存接口芯片龙头企业,一点儿不为过。

 

但不得不说,内存接口芯片,这是一个市场规模极为有限的领域。

 

根据澜起科技、IDT 和 Rambus 三巨头的收入测算,全球内存接口芯片市场规模仅为为 6 亿美元左右。

 

云计算、数据中心大规模建设潮已经退去,未来下游服务器市场很难在短时间内有爆发性增长,对上游服务器内存乃至内存接口芯片驱动力有限。虽然几大厂商都在推进 DDR5 的研发,但对于整体市场规模的扩张,效用也极为有限。

 

因此,从有限的行业规模,排名第一的行业地位来看,澜起科技妥妥的进入了成长的瓶颈期。

 

正如前文所说的,如果的成长空间没有客观的预期,再配上这么高的市盈率,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情。

 

那么,澜起科技在年报中重点强调的津逮服务器平台,能否担此重任呢?

 

根据公开信息,澜起科技的津逮服务器平台,主要包括津逮®系列服务器 CPU 和混合安全内存模组。

 

服务器 CPU 是个好概念,但是这玩意儿能搞好也不容易。

 

技术门槛高,市场门槛高,客户验证周期长……而且 CPU 作为核心大脑,不止是单一一颗芯片的事情,需要众多上下游厂商的配合,形成完善的软硬件生态,这更是一道无形的屏障。

 

开发 CPU 的难度,难度可想而知。

 

虽然澜起科技号称公司第一代津逮®服务器平台在经过测试、验证、推广等阶段之后,已经具备批量供货能力,联想、长城等数家服务器 OEM 厂商也已采纳津逮®CPU 及其系统解决方案,研发出了系列高性能且具有安全监控功能的服务器机型。

 

但从有限的销售额来看,仅仅处于特别早期的阶段,未来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如果培育的潜在业务短期间内无法带来可观业绩增长,那么澜起科技剩下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并购扩张了。

 

这也是笔者一直强调的问题,对于科创板的市盈率,不能片面的去看待。

 

如果有未来潜在的增长预期,再高的市盈率也不算高;如果未来增长空间受限,就算 10 倍、20 倍的市盈率,也得掂量掂量公司的价值。

 

澜起科技面对的就是这么一个坎儿,高达 119 倍的静态市盈率,可测算的有限的整体市场规模,以及处于龙头的行业地位……行业龙头地位,在别的地方可能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宣传点,但对于企业成长空间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说澜起科技不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只是从投资角度,存在较高的估值风险。

 

澜起科技,今后的几年,最大的任务可能就是并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