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 2022 年,10 月 24 日,破晓时分,虽刚过中秋,离立冬尚远,清晨竟生出一阵阵寒意。树叶随风沙沙作响,他静静地坐在阅码场车站的一把长椅上。自打 10 岁起,每天黎明时分他都在会在这个车站守候,不经意间已经过去了整整 20 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天出现在这里,这似乎是他冥冥中的天命。他只是记得,有一个人曾经对他说过,“千年以后,黎明时分你二人会在‘Linux 阅码场’驿站相遇”,而他这一生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遇着那个人。

 

让我们把时钟调回到一千年以前。公元 1010 年,彼时的大宋正值繁华鼎盛,而一场席卷中原大地的瘟疫,俄顷夺去了无数大宋百姓的生命,数月间竟然赤地千里,十室九空。那一年,白贞贞年方二八,徐仙则同样是一个翩翩少年,两家的爹娘早已给他们指腹为婚。两小无猜地长大,而他们也好地似一个人。

 

徐仙和白贞贞都出生于行医世家,两位少年的亲爹,都是远近闻名的大夫,联合开了一家名叫保和堂的医馆。两位老大夫,在瘟疫最严重的时候,也一直游走于各个村落,治病救人。而就在三个月前,两位老父亲不幸感染,撒手人寰。紧接着,二位少年的娘亲也离开了人世。

 

虽是无比悲痛,但是保和堂悬壶济世的重担,也落在了两位少年的身上。他们唯有化悲愤为前行的力量,没日没夜地奋战,医师加百毒,熏灌无停机。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两个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爹娘的样子,治病救人、和阎王爷抢人罢了……

 

他们拼尽全力,竟然也于事无补,感染的人群越来越多,乡邻们一个个悲惨地离去。正所谓,堂上老亲嗔恶梦,闺中少妇焚纸钱;江藩昔重创,万井哀如焚。

 

他穷尽古书,试图寻找解药,救治更多的人。原来古书里没有药方,这是一种从未出现的疾病。终于有一天,在一本叫做《深入理解 Linux 内核》的古书里,他找到了治疗的方向。这本书里说道:“renice 后,时空之门大开,穿越千年,获得药方”。

 

徐仙和白贞贞循着古书的路径,跋涉了数月,终于在蜀中的一片深山里,找到了书中说的神算子李纳斯。

 

只听神算子李纳斯道,整个人类社会,运行于一个叫做 Linux 的操作系统内核里,里面的每个人,都是这个系统里的一个普通进程。大家遵循着同样的时间轴,而 nice 值,会影响每个进程自身虚拟时间的速度。一般人的 nice 值都是 0,对应着权重 1024。而这个权重,又决定着虚拟时间的快慢:

vruntime += delta* NICE_0_LOAD/ se.weight

在这个公式里,delta 是这个时空的时间差值,NICE_0_LOAD 的值是 1024, se.weight 则由 nice 值决定:

nice 值是 0 的人,权重正好是 1024,虚拟时间的增长速度与物理时间一样。而,nice 值越大,se.weight 就会越小,在这个时空行走同样的 delta 时间里,vruntime 虚拟时间就可以成倍地放大,从而实现时空穿越。

 

听完李纳斯近乎神一般的述说,他两异口同声的说道:“还请前辈速速将我二人的 nice 值设置为最高的 19 吧”,果然,善良的人儿总是想到了一块。

只听李纳斯说道:“万万不可,若你二人同去,则二人皆不可得回。天下苍生也不会得救。必留一人在此时空。”

 

决定离开的是他,决定留下的是她。两颗心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儿啊,就此需要分隔天涯。但,分别,也许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李纳斯又道:“切记,千年以后,黎明时分你二人会在‘Linux 阅码场’驿站相遇,到那时,时空交汇,你会带着药方。唯有穿越千年仍然彼此深爱的两个人,才能让两个时空再次交汇。”

 

话音刚落,只见李纳斯通过“renice -n 19”指令,将徐仙的 nice 值设置为了 19。刹那间,电光火石,时空之门洞开,徐仙穿越了其中。白贞贞的脸上噙满泪花,正所谓,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而徐仙那边厢,云烟飘过,转眼千年。经过二十世的轮回,做了二十世的大夫,这二十世,他居然都没有娶妻生子,因为,一生似乎都是为了等一人。

 

这一世,他仍然是一名医生,毕业于天朝著名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

 

公元 2019 年底开始,一种名叫 COVID-19 的病毒,席卷整个星球。人类的命运,再次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成为悲喜与共的共同体。他所在的这个城市,武汉,正是最初承受打击的城市。这个城市的人民善良又美丽,为抗疫做出了世所罕见的牺牲。而他,则没日没夜的奋战在一线,救治一个个病患。

 

 

彼时的天朝中央和地方政府,由于采取了良好的隔离和管控措施,早于全球控制住了疫情。但是,地球的其他村落,COVID-19 仍肆无忌惮地感染一群群的人。人类社会正常的交通与往来,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停摆,无数家庭失去亲人。一个叫做美利坚的村落,人们仍在受苦受难,仅在疫情爆发的前数月里,就有多达 20 万人失去了生命。正所谓,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而美利坚的村长,似乎也因此得了癔症,成日里在一个叫做 twitter 的平台上,疯言疯语。

 

人类针对 COVID-19 病毒的科研攻坚战,正在与死神展开赛跑,而他,就在这个赛道的核心。每天黎明,他在 Linux 阅码场车站守候那个人,之后就早早地去到了实验室。穷尽脑力,寻找解毒良方。

 

COVID-19 病毒是如此地难解,以至于全球医生奋战了几乎整整 2 个年头还没有找到答案。那一日,从 Linux 阅码场车站回到实验室后,他恍惚中看见了千年前的她,大脑里的一个灵感旋即诞生,他找到了这个病毒的破解之法。他把破解之法的文稿,撒向整个实验大楼。那一刻,整个实验室沸腾了,整个人类社会沸腾了。人类为科研成果如此疯狂,直到一个世纪后,女科学家墨菲在《星际穿越》里,寻找到引力方程式拯救人类的时候,才再次出现。

 

此后,他仍然每天清晨,在日出之前,在“Linux 阅码场”守候,静静地等一个人。无论风吹雨露,寒暑又一年。

 

公元 2022 年,10 月 24 日,破晓时分,虽刚过中秋,离立冬尚远,清晨竟生出一阵阵寒意。树叶随风沙沙作响,他静静地坐在“Linux 阅码场”车站的一把长椅上,低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身旁一颗羽毛缓缓地飘向了天空。他抬头的刹那,只见风吹动着她的白色裙摆,太阳此刻终于出现,从树梢里透出一束光,照射到她洁白无瑕的脸庞,闪着金色的光芒,白贞贞宛如一个仙子。这一刻,天地剧变,眼前的大楼、汽车、水泥路、立交桥都渐渐地消失了,“Linux 阅码场”车站,竟转变为一个驿站,一切如大宋时那般模样。她对着他先是微笑,继而眼里含满热泪。

 

公元 1024 年,大宋天圣二年,离别了 14 年之后,徐仙和白贞贞在大宋鄂州之地的“Linux 阅码场”驿站再次相遇,并带来了药方,黎民百姓得救了。仁宗皇帝嘉奖了他们,御赐大婚,天下的人民都祝福这一对“活菩萨”,争相传颂他们悬壶济世的故事,百姓亲切地称呼她为“白娘娘”。

 

天子感念民生之多艰,此一朝,皇帝仁爱,不折腾,开创了前所未有的“仁宗盛治”。天下太平,战事平息,百姓安康。仁宗一朝的文治,更是达到了历史的顶峰。陈寅恪有云:“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唐宋八大家中的六位,都出自仁宗一朝,他们就是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苏轼、苏洵、苏辙、欧阳修、曾巩、王安石。


谨以此文,致敬《白蛇传》、《星际穿越》、《阿甘正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清平乐》,致敬母校,致敬武汉人民,致敬守护生命的医护人员,致敬祖国。

 

1024 程序员节,“Linux 阅码场”祈福天下太平,百姓安康,有情人终成眷属。祝全天下的 Linux 程序员身体健康,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