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已久的华为出售荣耀手机终于在今天早上得到了官方证实,收购方不是此前传闻的神州数码,而是由深圳智信新和 30 余家荣耀手机代理商、经销商共同出资收购。

 

 

 

一次资本的鼎力相助


根据天眼查显示,深圳智信新成立于 2020 年 9 月 27 日,注册资本 1 亿元。其中,深圳国资委全资控股的深圳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持股 98.6%,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持股 1.4%。

 


值得注意的是,在官方的声明中谈到,所有权的改变并不会影响荣耀手机的发展以及高管和团队的稳定性。根据供应链人士表示,荣耀手机整个团队 7000 余人将会整体转移至深圳福田新一代技术产业园工作。
此次出售基本算得上目前这种困境下的最佳解决方案,既保护了荣耀手机能够继续生存,又兼顾了渠道销售商、供应商、合作伙伴和员工的利益,而华为也可以回笼资金专注自己核心业务。
荣耀手机独立出来后,或许可以摆脱华为限令的影响,通过独立的公司进行采购元器件,对于未来的发展可能会更好,而从资本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一次资本对荣耀手机的瓜分,反而是一次对荣耀手机与华为的鼎力相助,新投资的 30 多家公司只负责分红,其他方面不干涉,能最大限度保证荣耀手机的独立性。

 

 

 

手机市场变局


此次出售影响最大的除了荣耀手机能否继续生存以外,还有一点就是会直接影响未来手机市场的格局。
华为剥离出的荣耀手机定位的是中低端市场,其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小米、OPPO 和 VIVO 三家企业,如果荣耀手机获得芯片的供应,意味着中低端市场的份额将由这几家主要厂商瓜分。不过,荣耀手机没有了麒麟芯片的加持,在产品竞争力上能否维持原有状态还有待考证。
总体而言,全球手机的中低端市场还是在国内手机厂商手中,接下来一个阶段,这几家企业的市场占比是否会发生大幅度改变,主要取决于荣耀手机的发展情况。
华为走高端路线的 Mate 系列和 P 系列,则会继续掌握在华为自己手中,业内预计其芯片供应能支撑到明年,明年之后情况会如何变化,一切都是未知数。
高端市场主要还是由苹果、三星、华为三家所占据,只不过由于华为本身麒麟芯片数量有限,市场占比可能并没有苹果和三星那么大,但总体而言,华为的高端手机业务暂时还会继续存在。

 

 

联发科还是高通


根据外媒消息,高通上周五获得了美国政府的许可,可以向华为出售手机芯片,但仅限于 4G 芯片,而 5G 芯片依然受到管制,暂时无法出货,目前高通正在申请其他许可证,等待美国政府的处理。
而此次荣耀手机脱离华为之后,从各方面因素综合考量来看,荣耀手机很有可能会被恢复芯片的供应。首先荣耀手机已经与华为完全脱离关系,而美国的供应商自然不会放弃荣耀手机这个大客户,高通、Skyworks、博通等美系供应商肯定会游说政府,获得出售芯片给荣耀手机的许可证。
最令人关心的是,荣耀手机的复活会不会改变未来手机 Soc 的市场情况,以后荣耀手机会更多的选择高通,还是联发科,这还得看未来的进展。

 

 

做软件生态


根据华为 2019 年的财报显示,其消费者业务(手机、手环之类)的产品收入为 4673 亿元,同比增长了 34%,占到总体营收的 54.4%,其中手机业务贡献了大部分。

 

Source:华为


受到禁令的影响,华为的手机业务遭受冲击,而发力软件生态将会是华为的下一个重点,毕竟软件遭受制裁的可能性不大。
最近几天,华为在软件生态方面布局速度在进一步加快。
11 月 12 日,华为与北京化工大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联合科研创新、人才培养与交流、智慧校园建设等方面开展更深层次的合作,双方在材料、化工、化学和 ICT 领域的进行优势互补。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化工大学的材料专业在国内首屈一指,尤其是碳材料。
11 月 15 日,华为和珠海华发签署战略框架合作协议,此次合作的目的是全力支持珠海联合创新中心发展,共同推进鲲鹏计算产业在操作系统、中间件、数据库、云与大数据及各行业应用等领域的研究与适配应用,带动珠海的产业创新。
此外,华为近期也展示了其凤凰引擎,这是下一代图形关键技术,凤凰引擎提供有自研多层 BVH 加速结构、多叉树 Traversal 算法,构筑了高效、Unbias 的 RT-Core 算法底座,通过基于华为硬件平台的自研混合渲染管线,实现了实时光线追踪技术在移动端的应用。
当前凤凰引擎正在与网易、Unity、Cocos 等合作伙伴推进技术落地,与广大开发者一起将更美更快的图形能力带给更多的用户。

 

 

 

鸿蒙系统


鸿蒙系统在去年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首次亮相,一年时间里总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身。
不过近日,华为消费者商务软件事业部总裁王成禄博士透露,用于移动版 Harmony OS 2.0 的开发工作进展顺利,研发工作已基本准备就绪,有望在 12 月份如期发布。此外,还有媒体发布了能够适应 Harmony OS 2.0 的设备清单。
从设备清单来看,Harmony OS 的设备清单包括 26 部华为手机,14 部荣耀手机手机,3 部华为手表和 3 台平板电脑。
此次华为出售荣耀手机,应该不影响荣耀手机使用鸿蒙系统,甚至对于鸿蒙系统来说还是一次机会。首先鸿蒙系统是一个开放性平台,所以华为肯定希望更多的硬件设备企业能够使用,由于荣耀手机被剥离,可以通过荣耀手机做大鸿蒙,对于华为来说也算一件幸事。

 

 

汽车成为下一个选择


没有了“荣耀手机傍身”,华为想要需求更大的市场更大的利润,汽车自然是不二之选,从华为近期的活动来看,华为在汽车领域发力也似乎已经可以从侧面证实。
有相关消息称,荣耀手机剥离之后,华为消费者 BG 和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正进行整合,由余承东负责。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成立于 2019 年 5 月,该部门定位于为智能网联汽车提供增量部件,比如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智能联网、云服务等。
在近日举办的 2020 华为多合一电驱动系统 Drive ONE 发布会上,华为发布了业界首款超融合的动力域解决方案。根据华为介绍,Drive ONE 系统实现了开发简单、适配简单、布置简单、演进简单的效果。另外,通过自研 AutoSar,该系统实现端云协同开发,开发效率明显提升。
在 11 月 14 日,长安汽车宣布,联合华为和宁德时代打造一个全新高端智能汽车品牌,余承东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发表致辞。

 

 

华为过冬


20 年前,一场互联网泡沫席卷全球,也冲击着全球的设备运营商,当时的华为走在了十字路口,任正非在华为内部发表了著名的文章——《华为的冬天》,文章最后一句话是:“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
在任正非看来,华为的棉衣就是现金流。
为了过冬,2001 年华为把承载着华为通信电源业务的华为电气(后更名为安圣电气),以超过净资产 400%,约 7.5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艾默生电气公司。后来华为电气的老员工离职再创业孵化出了一大批上市企业,这其中就包括国内自动化龙头汇川技术。
2003 年,华为遇到了危机,任正非打算把华为卖给摩托罗拉,但当时摩托罗拉总裁嫌价格太贵而否决了这笔交易。
谈判破裂后,任正非在内部大会上提出,未来终有一日会和美国在山头相遇,到时候就是拼刺刀的时候,也是在那次会议上,华为才有了发展自己芯片的备胎计划,最后的结果如我们所看到的,叱咤风云的摩托罗拉已经倒下,华为的备胎转正。
2006 年华为将所持的华为 3COM(华三)的 49%股份以 8.82 亿美元悉数出售给美国 3COM 公司。在 2007 年全球金融危机到来之前,华为又穿上了一件小棉袄。而这笔交易也诞生了另一家安防企业——宇视科技,仅次于海康威视和大华。
纵观华为的发展史,有好几次危急关头,此次出售荣耀手机只是其中一次。
————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写道:“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是不能被打倒”。
虽然华为出售荣耀手机,确实会有一些遗憾,但而从华为的历史来看,每次华为走到生死关头,都能通过有效取舍,达到保护自己核心业务的目的,这可能也是华为能够每次挺过危机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