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到底参不参赛?

嗡嗡嗡,随着手机的一声振动,锁屏弹出了消息提醒,没看全文,依稀瞄到 2020……TI 杯……几个字眼我便知道自己将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

 

庚子年春,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打破了我早已在心中规划好的生活。如果没有这次疫情,这则消息对我来说,应该会是一声战鼓的。

 

对于 2019 年那次失利的电赛,我心中始终难以真正释怀,总想着一定要抓住大学生涯的尾巴,靠大三的暑假扳回一城。

 

世事总难料,生活总喜欢和你开一些、你只能苦笑着面对的玩笑。当疫情来临,大三下学期以及我念念不忘暑假返校无望时,虽然在寒假之前已经得知下届电赛将在我的主场举办,但我还是努力了说服了自己——安心考研,不在分心。

 

但这个消息到来,终究还是像春日里的一股微风,在我心中泛起层层涟漪。我知道,我必须赶紧作出抉择,不然会落得两头乱糟糟,在和指导老师深入交流,以及自己的权衡之后,我还是选择了不留遗憾,也选择了一条更艰难的路。

 

决定之后,唯有行动起来才能不负自己所托,在谨慎完成疫情时期的特殊程序之后,我终于在暑假前夕赶回了学校,一起返校的还有以前一起熬夜,一起经历过失败的队友。

 

 

 02 

说干就干,开始准备!

电赛嘛,肯定是术业有专攻,没有经过讨论,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哪里摔倒哪里站起来,我们于是我们还是朝着电源的方向准备。确定方向之后,我们讨论了具体的准备思路,以及对题目的一些预测。

 

我们整理了最近几年的一些题目,在老师的指导下,规划了准备阶段的总体任务:

 

1. 逆变部分,吃透,包括原理,实际的实现方案,最后完成 2016 年的省赛题。

 

2. DC-DC 部分,参考基地的资料完成一个同步双向 DC-DC 变换电路,电路指标要求在资料设计的基础上相应降低。

 

有了规划,一切进行的相当的顺利,当然因为有去年国赛的准备基础在,我们要进行的工作量其实少了很多。

 

因为去年国赛已经将很多的模块电路设计调试成功,可惜因为去年国赛没有典型的电源题,所以可以说是无用武之地,现在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望着这些重新焕发生机的模块电路,我心中种下了一颗期望的种子—剑指省一。

 

在暑假的还剩半个月的时候,逆变和 DC-DC 大部分已经成功实现,但是也许是太过急躁,此时也埋下一个隐患。仿真出来之后,结结实实的卡在了实物阶段,始终找不到原因。一直到题目出来前的那一晚,我们的心情始终很沉重。

 

 03 

比赛开始

比赛开始,在看到题目的那一刻,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在看完题目以及要求的之后,心中闪过了很多方案,虽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PWM 整流+逆变,在失落之后也立马想到了 BOOST+逆变的方案。

 

在敲定方案之后,赶紧开始了分工,按平时的准备安排,我负责写程序,和整体系统的把控,另外两名队友负责硬件的搭建和资料的查询整合。因为有暑期的准备工作,一切进行的似乎十分顺利。

 

电相逆变电路和 BOOST 升压电路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调试完毕,为此第一天晚上,我们没有通宵,稍微休息了一下。

 

 

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因为前面提到过的隐患,我们全体陷入了紧张的情绪之中。因为题目要求是所有得分的指标都是在输出电流为 1A 的条件测量的,我们在将 BOOST 和逆变级联之后,始终无法在输出电流为 1A 的条件下,输出完美的正弦波,总是在波峰和波谷有严重的畸变。

 

这个问题是我们在准备阶段没有遇到过的,因为那时我们没有在电流为 1A 的条件下测试过我们硬件和程序。一下子,我们好像钻进了死胡同,各种查资料逛论坛,始终没有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因为我们没有去检查硬件的大毛病,只是在小改优化。

 

最终在第三天的中午,我提出要不重新打一版主电路看看。

 

 

我们在查阅大量资料之后,大致认为这应该是干扰问题,但因为我们的畏难情绪加上波形在小电流的时候是正常的,我们始终没有将修改的大刀挥在逆变主电路上。在参考大量电源 PCB 布线之后,我们雷厉风行,在两个小时内改成了一版新的主电路。在快速更换上电,就可以了。对就是这么神奇,前面硬是上不去的电流,终于可以了,而且可以达到大概 2A。

 

又一次,我们感觉到了希望的曙光,于是我们加大马力。固定系统,调整参数,优化整合,终于赶在封箱之前完成了大部分要求。

 

其中当然有取舍,过流保护因为时间原因以及求稳,我们选择砍掉。但是除去这一点,其他要求,我们基本做到了不失分。

 

 

最终,因为我们前期准备充分,在评测的时候基本没有出现失误,将封箱之前的结果完美的复现,也不出所料的拿下了一个好成绩。

 

平静心态,再出发。

 

在圆满结束这趟旅程,弥补去年的遗憾之后,我又重新投入到紧张的考研复习当中。

 

有时,奋战一天,躺在床上,这次电赛的一些场景又一一在脑海中浮现。

 

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有没有发 挥自己的全部?

 

如果最后一刻没有狠下心来改一版电路是不是就一场空了?

 

为什么在准备阶段没有考虑到逆变电路的大功率干扰问题?

 

我在梦中这样问自己。

 

总结固然重要,但我不必拘泥于其中。这段旅程已经结束,那么我所经过的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