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应用发展是一个“长跑”过程,和其他新技术应用一样,5G应用从技术研发到产业化的道路上环节多、过程长,技术和应用的发展需要双向驱动,其发展具有阶段性、长期性等特点。5G应用现在处于有大量的创新突破、等待商用爆发的前夜,我国亟须走出一条创新发展道路,去探索最适合自己的新商业模式、应用场景、产品形态和服务模式,让技术和行业双向赋能,形成良性生态圈,而这并非一件易事。

 

 “总体上看,5G应用目前仍存在三方面问题。”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谢存指出。一是产业短板尚待补齐,从技术研发到产业化的道路上环节多、过程长;二是应用带动效应不足,要推动基础扎实、模式清晰、前景广阔的示范应用加快推广;三是应用生态需加快成熟,5G融合应用属于综合性解决方案,目前尚未形成稳定的应用产业生态。

 

赛迪顾问数字经济研究中心分析师徐泽轩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了“打好团体赛”的重要性。“目前,我国5G应用的产业生态还不是很建全完善,行业内亟须组建一个共性技术研究平台。这就需要政府在其中发挥牵头、引导作用;运营商转变身份,从网络建设运营者转向价值更高的内容应用服务商;此外,设备商、行业内的龙头企业等几方力量参与进来,共同组建针对共性研发的平台,在跨行业融合应用平台上联合突破5G应用中存在的困难。

 

具体而言,在5G共性技术方面,如支持微秒级时间同步的时间敏感网络,以及多点协作的超高可靠性、厘米级的室内高精度定位等方面的技术支撑还有不足;在标准方面,还需要在具体的5G应用场景下,给出具体的标准,尤其是要形成行业标准;在5G专网方面,5G建网要更多考虑2B市场,这不仅要体现在5G的2B建网如何利用好公网、发展好专网,还要规划5G专网频段;在芯片模组方面,要构建模组分级分类产业化体系,指导行业面向差异化场景需求开展精准化的产品研发,不断提升终端芯片模组性价比,降低规模化应用门槛。

 

今年7月,工信部等十部门联合印发了《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从突破5G应用关键环节、赋能5G应用重点领域、提升5G应用支撑能力三个方面提出了七大指标,为未来三年5G应用发展路径指明方向。根据《行动计划》,2023年,我国将实现重点领域5G应用深度和广度双突破,5G在大型工业企业的渗透率要超过35%,个人用户普及率要超过40%,每个重点行业5G示范应用标杆数超过100个;垂直行业领域中,大型工业企业的5G应用渗透率超过35%,电力、采矿等领域5G应用实现规模化复制推广,5G+车联网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促进农业水利等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每个重点行业将打造100个以上5G应用标杆。

 

工信部数据显示,目前全国5G应用创新案例已经超过1万个,其中“5G+工业互联网”项目逾1500个,138个钢铁企业、194个电力企业、175个矿山、89个港口实现5G应用商用落地。5G应用千帆竞发之时,与其等风来不如追风去。只有全行业、全产业链“拧成一股绳”不断优化应用生态环境,才能为各行业纵深发展5G应用、拓展应用场景培植优质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