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郭台铭要造电动汽车的消息,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位代工业的巨头早前不但插手了动力锂电池,现在更是发力新能源汽车。业界有感富士康将会成为下一个比亚迪吗?

  

富士康造电动汽车:郭台铭要变王传福?
在9月3日召开的“第二届晋商大会”上,台湾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表示,鸿海集团将在山西进行投资,充分利用丰富的自然资源,发展电动车产业。
  

消息一出,立马引起业界广泛关注。在业界人士看来,郭台铭所在的鸿海集团在客观上已经具备做电动车的技术实力和政策土壤。如果真的涉足电动车领域,郭台铭将成为第二个王传福,而富士康或也将成为第二个“比亚迪”。
  

不过,即便如此,在汽车分析师张志勇看来,郭台铭做电动车的说法更多的是对未来集团发展战略的一种展望,也是在特定环境下的一种表态。

 

  

 

按照台湾《联合报》的报道,郭台铭认为山西一直都是中国大陆最重要的能源输出省,而单一的能源输出对经济发展不利,能源要做更有效的运用,应该在山西打造循环经济,“当地未来的煤层气不要出口”,有效利用山西能源转换成科技产品,甚至可以直接做垂直整合,打造电动车。
  

50亿元的投资也并不是只指电动车,而是鸿海集团今年将在山西的投资额度。
  

进军电动车领域确实是富士康发展的一个可能方向。一方面,在各项政策的助推下,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开始出现大幅增长,与此同时,国家政策在电动车准入上也有适度“松口”,客观上有助于非汽车行业的企业进入。另一方面,涉足电动车产业,似乎也一直是郭台铭所愿。
  

早在2009年,就有台湾媒体报道,郭台铭旗下正崴集团将和美国知名电池制造商Boston-Power合作,涉足电动车核心部件的制造。2010年,郭台铭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又表示,他本人已经和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洽谈双方在新能源以及汽车电子方面的合作。而在2011年,富士康又表示将斥资超过10亿美元分别在辽宁沈阳和营口设立新工厂,涉及精密数控机床、纳米铜镁合金汽车零部件项目等。

  

不过,在张志勇看来,一方面,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郭台铭并没有立即上马纯电动车的“原动力”,另一方面,从技术上看,可能王传福所在的比亚迪在技术上要略胜一筹,因为王传福本身就是研究电池技术的。
  

在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严刚看来,纯电动车的架构虽然简单,但绝不意味着只要突破电池、电机和电控三大核心技术,就能做成功。
  

在他看来,纯电动车上的空调、转向、制动、能量回收系统以及远程监控系统,每一个都非常重要,缺一不可,而要把握和吃透上述技术,必须回到对车本身的理解之上。从这一层面上看,或许能解释为什么郭台铭做电动车的话题永远都停留在“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状态了。 

点评:富士康与比亚迪,一位是国际代工巨头,但没有新能源汽车经验;一位有着电池大王背景且现在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顺风顺水,领域不同但资本都非常雄厚,因此业界非常期待在中国看到富士康与比亚迪的雌雄决斗。
  

但这并不是富士康与比亚迪的首次交锋,回顾富士康与比亚迪的交往史,小编发现二者之间积怨颇深。

 

【旧闻】富士康比亚迪恩怨情仇:郭台铭为何最恨王传福?

据投资者报报道,深圳6个黑客在2008年夏天侵入富士康的电邮系统时,该公司与比亚迪(BYD)的专利纠纷正如火如荼。比亚迪是一家电池制造商,总部位于深圳。同年9月,亿万富翁、投资人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将以2.30亿美元购入该公司10%的股份。
  

如今还制造电动汽车的比亚迪,最近一直经营困难,去年净利润下跌94%,至8140万元人民币(合1320万美元)。但在2008年,比亚迪正飞速扩张,以至被富士康视为一大威胁。当时比亚迪在手机部件市场上正与富士康展开直接竞争。自2003年起,富士康一直指控比亚迪窃取其知识产权。比亚迪则否认这一指控。
  

一个中国黑客表示:“当两家企业之间竞争如此激烈时,总能找到赚钱的机会。”他补充说,他们打算在获取富士康一些内部信息后,威胁将这些信息公开,或卖给比亚迪,从而敲诈富士康。这几个黑客将重点放在了富士康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郭台铭(Terry Gou)的电子邮件上。
  

6个黑客攻破了富士康的电子邮件系统后发现了一些邮件,在这些邮件中,郭台铭游说一些中共高层领导人惩治比亚迪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传福。一名曾看过电子邮件的人士表示:“郭台铭抱怨说,政府部门(在有关比亚迪涉嫌窃取知识产权的调查过程中)只调查比亚迪的中层管理人员,而他声称王传福才是幕后的策划者。”
  

其中还有一封邮件,写给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台湾事务的最高主管贾庆林。到那个时候,这几个黑客才猛然意识到,他们发现的东西已不是自己应付得了的了。
  

一名与那6个黑客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在中国,这种与国家领导人有关的事最好别碰。”他补充说,富士康是中国最大的投资商和出口商,也是提供就业岗位的大户,因此对中国的领导层有“巨大的影响力”,找郭台铭的麻烦可能会惹祸上身。他说:“他们放弃了从富士康讹诈钱财的计划。”
  

比亚迪之父王传福,可以说是“郭台铭最恨的人”。那么恨又从何而起呢?
  

据中国企业家曾报道,时间回溯到2002年11月27日,这一天,身为比亚迪股份公司董事长的王传福正在富士康科技集团深圳大陆总部参观生产线,参观完后,双方更是宾主言欢,觥筹交错,畅想未来合作的美好前景。然而,让郭台铭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个欢乐的场景最终没有让双方达成预期的合作,反而成了之后双方持续多年仇怨的开头。
  

在此之后,王传福仅用了几年时间便迅速“克隆”出与自己近乎相同的手机代工产业链,并成为富士康最难缠之敌。更让郭台铭恼怒的是,从2003年起,富士康400多名员工跳槽比亚迪,大量机密文件被神秘摆在王传福案头。

2006年,富士康旗下的两家子公司一纸诉状,把比亚迪告上法庭,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索赔500万元。2007年7月,富士康又在香港对比亚迪提起侵犯商业秘密诉讼,索赔650万元。同年10月,因被告主体变更,富士康集团撤回在香港的起诉,变更当事人后以相同案由重新起诉。而颇具趣味性的是,比亚迪也在2009年10月对富士康提出反诉。在一个个诉讼中,郭王两人积怨越来越深。
  

如果郭台铭恨王传福是恨之有因的话,那么他恨上巴菲特就是“恨屋及乌”了。在郭王两人硝烟四起之时,股神巴菲特突然插足,不仅购买了比亚迪10%的股份,更在当年全球瞩目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邀请比亚迪出席,在多达3.5万名股东面前,展示所生产的汽车。
  

巴菲特力挺比亚迪,更让郭台铭容颜大失,并怒斥“股神”是非不分,他不禁通过媒体向巴菲特提出三个问题:巴菲特一直标榜只投资有诚信、长期经营的公司,为何投资“偷窃富士康商业机密的比亚迪”?丰田、本田等国际大车厂投资油电混合车领域很久才赚钱,巴菲特“用何种专业知识判断比亚迪的潜力”?敢不敢驾驶比亚迪整天自夸的电动双模车上下班?
  

对此,巴菲特表示,“我们在保险这行做久了,常常碰到一些官司,有些客户就是喜欢找理由告你,有时候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话中力挺王传福的意思已很明显。
  

事过两年,而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郭台铭还是不忘讽刺一下比亚迪与巴菲特结合,他认为这样的结合是“一个吹牛的加上一个炒股的”,巴菲特根本不是股神,就只是靠小聪明炒作,当投资到一定规模,大家都在后面跟,这就是所谓巴菲特的商业策略。
  

事实上,之所以时隔多年,郭台铭仍旧触痛,归根到底还在于他越来越感受到了来自比亚迪的竞争压力。
  

富士康国际发布的2010年财报显示,去年公司收入66.26亿美元,同比减少8.2%,净利润亏损2.18亿美元,同比下降659%,其整体毛利率由2009年的5.93%,下滑至4.26%,下滑了1.67个百分点,2010年出现了在香港上市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
  

富士康国际亏损的重要原因是,一方面,富士康的主要订单来源——诺基亚的市场份额在不断减少,另一方面,竞争对手比亚迪电子的分流作用进一步压榨了代工环节的利益,同时也转移了订单。
  

不过,富士康面临的真正威胁,不仅仅是竞争对手比亚迪电子获得了更多的诺基亚订单,更在于其盈利的根本点已逐步摆脱诺基亚订单的控制。比亚迪电子年报显示,诺基亚订单业务收入占比,由2009年的51.17%下滑至2010年的48%,但整体毛利率高达12.43%,远优于富士康国际。
  

尽管比亚迪电子收入规模与富士康国际还相差2.5倍,在短期内赶超富士康国际还不现实。不过,随着局面的悄然改变,郭台铭必须要接受富士康过高增长已沦为记忆、比亚迪也非昔日“吴下阿蒙”的现实。

结语:
前尘往事不可追,富士康比亚迪的恩怨给了看客们莫大的谈资,然而终究是翻到了新篇章,在新能源领域,两方在竞争中又将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大家继续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