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在1262公里京沪高速沿线完成了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站的安装之后,有记者前往嘉定体验在中国驾驶电动车。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月3日刊发了帕蒂·沃尔德迈尔的体验文章《令人心烦意乱的电动汽车》,全文如下。

  

中国壮观的公路之旅即将开始。在接下来的14天,数千万名驾车人将和数亿同胞一起踏上回家过年的旅途。

 

一想到有这么多污染制造者同时上路,我的支气管就开始不舒服了。所以听说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在1262公里京沪高速沿线完成了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站的安装之后,我很欣喜,同时也急切地想要试驾一次。国家媒体自豪地报道说,京沪高速已建成50座快充站,每站可同时为8辆电动汽车充电,30分钟内充满。

  

这一刻总算来了: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电动汽车市场,新贵们蜂拥而上地购买市面上最酷的绿色电动汽车特斯拉Model S。至少有10年,北京一直拨款支持创建本土电动汽车产业,希望越过传统发动机,直接成为绿色汽车技术的全球主导者。中国空气污染问题太大,就像长城一样,即使在太空中也一定能看得见。这样说来,在中国卖电动汽车应该和卖防护口罩一样容易。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中国,就像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一样,潜在电动车买家很担心充电问题。上个月,特斯拉总裁埃隆·马斯克说,充电焦虑对该公司2014年第四季度在华销量造成了冲击。马斯克对此表示,中国买家大可放心。

  

但特斯拉汽车无法使用国家电网新建的充电站,在京沪之间特斯拉专用充电站地图上,你会发现,驾车人不仅需要离开高速,通常还得驱车10公里到20公里才能找到一个充电站。难怪他们有汽车界所谓的“里程焦虑”。

  

特斯拉汽车无法使用国家电网的新充电站,但其他的车可以,对吧?我在想,既然说建了这么多新充电站,那只需用在服务区吃几块臭豆腐或一碗面条的时间,车就能重新上路,那么还有什么好焦虑的呢?

  

但这些充电站最快在春节前才能完全投入运营,我可不想拿我的假期当赌注。

  

我想,没问题,我就在附近来一趟电动汽车旅行,比如说郊区嘉定。作为上海版的汽车城,嘉定拥有一个庞大的充电站网络。但租车公司告诉我,我不能在嘉定充电。在租赁地之外的地方充电是被禁止的。

  

最后我决定开着租来的荣威E50在上海住处附近转一转。荣威E50是由上汽集团研制的纯电动轻便小汽车。我开着车动身了,以为可以载着生活用品、孩子和狗,摆脱平时乘坐公交的麻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鉴于那一天空气污染指数几乎爆表,超过全球安全标准很多倍,我对我的选择很满意。当然,这种车开不到80公里就要回去充电,但我想,充电的时候我可以把指甲修一下。

  

但去沃尔玛和学校转了一会之后,我的小车告诉我它快没电了。所以我来到租车公司要求免费充满电,没想到工作人员告诉我充电要4个小时。我担心车在半路上没电,困在有孩子和狗的小车里可不太妙,所以我提前把车还了。我上了一辆公交车,却悲伤地发现这是一辆电动公交车。在中国,“里程焦虑”是如此鲜活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