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toR智驾》杂志与雅森国际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汽车消费论坛暨互联网汽车创新峰会3月9日在新国展落幕,本届大会在2015年开春之际,推动了本年度第一波互联网+汽车的创业、创新交流。众多汽车厂商、汽车电子等众多汽车后市场企业,汽车O2O创新先锋企业齐聚一堂,分享各自的成果和经验。今天我们与大家分享的是车载联盟庞春霖先生的演讲:智能汽车六个领域的商业化应用。

 

我代表车联对本次活动的圆满举办表示祝贺。车联是2010年在工信部、交通部、国标委指导下以汽车前装领域为主的全国性组织,在今天我们有12个部委、35个司局在参与现在的工作,我们一共有5个标准工作组,20个技术工作组和5个国际合作工作组。我今天作的报告来源于这五年我们在工作中的感触,因为车联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组织,我们平均每天都有一场线上或线下的工作活动,这个跟后装有一些关系,但是更多我们探讨的是汽车现在智能化整个的布局和趋势。
 

 

首先是引子,去年在工业和信息化部,我们跟四川省人民政府在成都举办了首届中国智能汽车国际论坛,当时包括奔驰、宝马、特斯拉等12个团队,以及和中国百度、腾讯等等一共12个团队,24个团队一起在成都举办了这个活动。会议结束之后,我本人就收到20多个基金公司的邀请,去分析智能汽车的构成和投资机会。在这次的活动当中,我们也互动了一下,什么是智能汽车。这第一个引子。
  

第二个引子,我们去年在成都成立了智能汽车院长沙龙,我们把全国整车厂的院士和总师,还有跨界企业的高级技术人员打造成了像智库这么一个机构。第一次沙龙,我们工信部5个司长和10个总师全部参加,也是围绕什么是智能汽车进行了探讨。今年4月份,我们下一次沙龙就会向部里提出关于智能汽车的行动路线图,上个礼拜我们刚刚完成了苗部长关于软件在智能汽车当中的地位和作用的报告。
 

 我的报告提纲分四部分:一、智能汽车的定义和领域;二、智能汽车的历史和现状;三、智能汽车的领域和商用;四、现状和趋势。 
  

中国不但是汽车的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也是全世界对汽车概念最多的国家,因为中国的文学基础比较丰富,大家的想象力也比较丰富,所以很多人对汽车的定义是不同的,包括现在的IT汽车、互联网汽车等等。如果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人始终都在做一件事,就是人和人以外的因素如何有效的互动,所以我们觉得从这个角度定义,实际上智能汽车的概念非常简单,就是具有感知、决策和执行能力,可以部分或全部替代人类行为的车辆为智能车辆。
  

我们在2010年,在工信部的支持下,那时候我们已经在探讨智能汽车产业的情况,那时候我们专门有一个组,组长是由联通牵头,有4个国内整车厂在配合,实际上是在IT和汽车跨界的组织起来。我们当时把智能汽车分成几个体系,一共有90页,今年我们准备把智能汽车等级定义为一页,争取出现在现在销售的车型当中。我们做了6个月,美国国土交通部开始做汽车智能化的等级评定,但是美国的标准相对我们来讲简单一点,因为只是针对自动驾驶这一个维度进行评判,而我们是围绕整个智能化方向做评判。 
  

 

我们如果谈智能汽车和车联网的关系,我们通俗地把汽车分为四个网,车内一个网,车车一个网,还有车路一个网,车人一个网。国内大量的论坛,其实很多人是围绕车和人这个网。这四个网在不同的情况不太一样。现在车内网基本上由整车厂在牵头主导,车车网是电信,像高通公司这一类的通信企业在积极做这方面的布局,车路网主要是由国家,各国都是由政府去主导倡议,车人网现在谈得比较多,就像软件企业参与得比较多,所以国内讨论大量的车联网,不管是你提供这个服务和那个服务,都是围绕车和人之间在服务方面的互动。我们认为智能汽车比较简单的构成是车内网和车车网,这两个网是我们现在基础比较薄弱的,而且也是国内最为忽略的两个网,所以我们把它的定义区分一下。
  

如果这样说的话,智能汽车的起点就很早了,去年在论坛上我们跟奥迪、宝马哪些人也交换了意见,其实老外也认同这点,他觉得智能汽车的历史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只不过中国人经常喜欢说断代史,往往拿一个因素出来,把其他因素全部颠覆了,我不太赞成一句话,就是IT颠覆汽车,我觉得是融合才更对,我们现在部里一直提信息化和各个行业的广泛融合,我觉得融合这个词是对的,只是把大家的因素结合起来,创造更新的技术模式,技术模式改变商业模式,商业模式改变生活方式了,是这样一个过程,并不是说谁颠覆谁,IT的话,如果没有四个轮子,你能通过010的的代码让人飞起来吗。智能汽车这个概念从1911年,凯迪拉克创始人为了解决手摇曲柄的问题,开始创造了智能汽车的第一步。
  

还有一种观点,外国人认为,是1921年福特汽车开始使用转向灯,是智能化的起点。在历史节点中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今天用的很多汽车产品不是新新的,像ABS1939年就开始出现,1979年,燃油电喷系统就出现了。导航现在很热,实际上将近二十多年前也已经投放到市场,包括车道偏离系统。还有自动无人驾驶比赛,实际上美国人2007年就已经在炒作这些事情了,所以我们问过军方,十几年前,如果在网上搜无人驾驶的学术论文,可以搜到很多,现在你再搜,很多论文都看不到了,这是什么情况呢?就是说国际上已经开始进入成熟的商用化阶段了,不需要百花齐放技术前期探讨的阶段了。所以这些结果外国人早就完成了储备,后面我会讲,这种商业模式他通过不同的手段释放出来,赢得商业空间。
  

实际上我们国家的无人汽车也做得很好,2007年国防科大的一台无人驾驶汽车就从长沙到武汉一个来回,无人驾驶,而且平均时速在100公里,超车超了七十几次,被别人超车超了三十几次,明年是国家课题委这个课题的结题日,明年会从深圳跑到北京,中央电视台会全程直播,是国防科技大学和中国科学院最后给国家交题,就是从深圳跑到北京。这些东西中国原来也在做,只不过我们宣传得比较少,还有我们军队的无人机也非常先进,我们两到三架的小无人机,就能抓住任何方向来的高尔夫球。美国可能比我们更先进一点,可能一架飞机就能实现这个技术,但是我们中国也不弱,我们也有基础,所以不要老说谷歌和特斯拉。
  

我们再说一个现在比较热的,德国工业4.0。1.0是纯粹的机械时代,2.0是电气驱动,3.0是ICT,4.0就是网络和机器脑。机械车是20年代前,上个世纪20年代到80年代是在2.0时代。从上个世纪80年代,第一个传感器上车,就标志着进入了信息车的时代,现在车上装的传感器大概在150-300个,将来人们说可以翻10倍,这个时候开始进入到网络车的时代,将来就会出现一个大的机器脑。现在的终端还只是导航、语音,将来这个终端就会演变为汽车的大脑,所有的入口和接口都在这个汽车大脑上,那个时候汽车的自动化程度会更高,它就是最后一个阶段,叫拟人化,就不叫智能化了。智能车在每个时代的因素不一样,但是绝对不是说有了IT就排斥别的因素。

在领域方面,有两个方面和六个领域。两个方面是有源和无源,汽车下一步往前发布,70%的革新都集中在有源方面,现在国内的很多企业,包括车联30个组已经开始在这方面做布局和文章,这里面大量的商业机会我们往往忽略了,这里面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在智能汽车来讲,实际上我们把它分为智能化的六个领域,第一是驾驶,第二是安全,第三是环保,第四是服务,第五是娱乐,第六是舒适,所以把谷歌的车定义为智能汽车有点片面,因为谷歌的卖点就是一个,就是驾驶。2016年奥迪将发布它的第三代泊车系统,这也算是智能汽车,人下来,车自己会找一个停车位停进去,等你下来,车自动会找到你。所以并不是单纯的只是针对于谷歌的那一个维度。今年奔驰梅赛德斯S600打造的是两个卖点,一个是汽车进了门槛,车里装的一杯水溅不出来,还有一个是车里的氛围系统,根据你不同的心情,表现出不同的颜色,这也是智能化的。所以我们不要把智能化只是片面认定为就是驾驶,实际上不是的。迈腾今年还推出一个卖点,就是自动的转向车灯。

  

商业模式有三种,功能增值型、性能增值型和服务增值型,国内大部分厂家是围绕在服务增值型。什么叫做功能增值型,原来这个整车上没有这个功能,没有原来的自动倒车,现在有了自动倒车,就是今年的顶配。我们拿迈腾举例,前年的顶配车就是自动尾箱可以抬起来,去年主打的是二代自动泊车系统,就是没有这个功能,我给你加一个功能,我通过加这个功能赢得利益的最大。
 

 

第二种是性能增值型,原来0-100公里的加速度,可能时间到10秒,现在最快的是7秒、8秒。特斯拉为什么很炫,炫了这么一时,就是因为它的加速性能很少,还有一个大屏,这两个就是功能增值型和性能增值型很好的体现。
  

中国现在做得比较辛苦,就在服务增值型,我有一个订车软件,你有一个订车软件,看谁的定车软件更快、更便宜,这是服务增值型。服务增值型最容易做,但是往往也最容易陷于红海之争。
  

在商用领域,在主动驾驶这个领域,高度自动的无人驾驶现在都已经开始在布局了,中国现在做雷达的,甚至能上商用车的雷达厂商,一家都没有,是个空白,77.5-78.5这个频率怎么弄,还有高精度的导航和电子地图。发动机管理系统,我们现在一个3.0排量的车比十年前3.6的还低,就是因为它的发动系统全部是自动化了,无论是进气速率,还有燃油比率,都是计算机在控制,在这里面有相当多的领域可以做。这个就是美国做的自动驾驶的一个评级,分为0-5级,大家可以做一个参考。
  

在主动安全上,包括车道偏离系统,胎压检测系统,智能头枕和安全座椅系统,盲区检测预警、防盗抢系统、智能踏板系统、车身稳定系统、疲劳检测系统、云行驶记录仪,我们现在正在做汽车电子标识,这个做车载信息服务的人一定要关注,你们现在做的都是基于厂商自己做的,但是明年和后年国家一旦开始强制推行汽车电子标识,所有的车上都有二代身份证,这个对我们车载信息服务会带来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就跟我们的二代身份证一样,你走到哪都离不开这个身份证,这对我们做服务来讲也是一个机会,所以大家可以关注这个领域。还有云黑匣子,现在我们没有关注这个问题,将来汽车有什么事故,有什么问题,一定有一个云端的黑匣子。这个车突然加速,到底是这个人突然加速,还是受到周围EMC的干扰,还是一个恶意的软件,将来就有云黑匣子会记录你这个车的执行指令是在哪里。大家也关注到,军级以上领导去年一年把奥迪全都换成1800台红旗车,一起是后面出现了问题。实际上信息安全衍生的服务也非常多,但是我看现在的同仁没关注到这一点,还都关注在定位、导航、提供娱乐等服务,其实这里面可以衍生非常多的领域。
  

还有环保,现在有油电混合车,还有蓝驱车,还有电池管理系统,能量回收和管理系统,自动变速箱系统,还有国内厂商做的驾驶行为记录和分析系统,商业车队是非常需要这种的,还有沃尔沃去年在广州车站做的太阳能充电系统,智能环保也是大量的厂家大有所为的。中国厂商太集中于服务这个领域了,在其他这些领域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在这里面可以取得先入为主的时机。

还有智慧化舒适。自动驾驶和主动安全牵扯到车辆的行为安全,门槛很高,像智慧化舒适系统,包括人机交互系统,电动助力系统,电子钥匙系统,自动后备强、电磁和空气悬挂系统、姿态记忆系统等等,这个领域的门口低一点,我们也可以关注。

  

另外是数字娱乐,这个大家非常熟悉,也做得非常多,我听前面一个专家讲,前面往前走了,后装往后降了,这肯定是一个趋势。比如像车机,最早是作为高大上的,前装不愿意装,所以后装买回来之后给你改装,但是现在价钱降得很低,所有东西都进入前装了,当然对后装改装的冲击是非常大的。还有一个冲击是手机非常强大,手机车机就留一个机,就不需要在车机里装一个导航了。所以为什么京东方和天马很积极的在我们这里面,以后车机很可能就是一个屏了,这个都是技术的变化,但是对我们的产品和商业模式都会带来深入的改变,所以大家一定要关注这个事情。
  

另外是信息服务,包括各种位置的信息服务,电商、诊断、紧急救援等等。
  

将来的趋势,军事用途还是作为先导和带动,去年我们在珠海航展上,中国第一次展出了无人做战平台系统,我们军队这方面的进展也快。第二是商业化前期,高度的自动驾驶和低速无人驾驶,这个我们跟很多专家有不同意见,我认为在北京、上海这种低速驾驶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交给无人驾驶,因为出现碰撞的概率比较小,奥迪、宝马的人也认同我们的观点。现在很多人都认为2020年是商业化元年,主要是这些车厂都表示要把这些东西用在汽车上。
  

 

现在汽车软件的代码已经达到了1.2亿行,空中客车A380的代码才2500万行,所以里面有大量的东西是可以做的。2020年还有几个趋势,智能终端和手持终端交互的互联化,主动安全措施的标配化等等。
  

今年我们也欢迎大家参加,我们正好今年是5周年,我们今年还是在工信部和几个部委的指导下,还是和四川省人民政府,把几个活动今年全部打造在一起了,去年是分开的。另外车联跟申万红联成立一个基金公司,把首届中国智能汽车创新大赛把高校组组织起来,欢迎大家积极参与。
  

总之,车联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组织,我们希望在这个平台上帮助大家去实现梦想,包括政府资源、技术资源帮大家打造一个中国人的汽车梦。
  

谢谢大家!
  

车载信息服务产业应用联盟 秘书长 庞春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