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9 月 8 日召开的《2017 中国汽车发展国际论坛》上,辛国斌副部长透露“工信部已启动相关研究,制订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钟爱概念的 A 市场“新能源车板块”集体暴动,与锂电池、充电桩、整车制造沾边的个股轮番涨停。

 
2017 年,世人忽然明白一件事:燃油车退出历史舞台已是大势所趋。挪威、荷兰计划 2025 年停售燃油车;德国、印度拟议中的停售时点为 2030 年;英国、法国均为 2040 年;奥地利、丹麦、爱尔兰、日本、葡萄牙、韩国、西班牙等为电动车制定了宏伟的发展规则……如今中国也即将加入禁售燃油车行列,尽管美国“想太多”尚未明确表态,但只是时间问题。
 
 
2016 年全球燃油汽车总销量约为 8000 万台。按照现在的趋势,2040 年燃油车或许将失去九成以上的市场份额。在沧海桑田的巨变面前,24 年只是一瞬间,而“地球上的石油还能烧多久?”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是一万年。
 
传统汽车制造巨头转产新能源车有相当大的优势(此处省略 140 字),在每年数千万辆的市场中必将占有相当大的份额,本文的主角却是另辟蹊径的特斯拉。
 
十年辛苦不寻常
特斯拉成立于 2003 年,5 年后第一款产品终于面世,那是在莲花 Elise 基础上开发的双门敞篷跑车 Roadster。
 
Roadster 上市前,特斯拉几乎没有一分钱收入、而每年研发投入高达数千万美元。其中 2007 年的研发费用、净亏损分别为 6275 万美元和 7816 万美元。
 
然而,具有惊艳外表和性能的 Roadster 并没有为特斯拉赢得鲜花和掌声。
 
2008 年 10 月 Roadster 开始批量下线,但生产成本高达 12 万美元,远超原定的 7 万美元。Musk 的想法是特斯拉和用户“各让一步”。即售价提高 1 万美元、特斯拉亏 1 万美元。这一举动令以 10 美元全款预定客户的极为不满,Musk 落得“里外不是人”。
 
其实 2008 年的交车数只有 100 多台,每台多收 1 万美元对 2008 年 8278 万美元的亏损是杯水车薪。而今首批 Roadster 已成“古董”,在 eBay 上的标价高达 100 万美元。Musk 和特斯拉的第一批用户看得都不够远。
 
特斯拉险些没有挺过 2008 年,Musk 只好拿出仅有的 6000 万美元(另一种说法是 3500 万美元)为公司续命。在向法院提供的一份与离婚事宜有关的文件中,Musk 说“需要向朋友借钱,否则没有任何流动资产。”
 
2009 年营收 1.12 亿美元、净亏损 5574 万美元,幸亏有美国能源部 4.65 亿美元低息贷款。
2010 年交付了 500 台 Roadster,却因质量问题召回 439 台。好在 6 月上市融资 2.26 亿美元,特斯拉又活了下来。
 
2012 年上半年 Roadster 停产(累计交付约 2600 台),下半年 Model S(全尺寸高性能电动轿车)下线,全年交付 5100 台,营收 3.86 亿美元。创立近十年,特斯拉终于迎来“小春天”。
 
2016 年特斯拉营收达 68.19 亿美元,较 2008 年增长近 461.5 倍,年均复合增速 115.35%。2017 年上半年,汽车业务营收接近 50 亿美元。
 
 
2017 年 7 月 28 日,特斯拉的第四款车型——Modle 3 正式开始交付。官网显示,Model 3 续航里程为 346 公里,30-60mph 加速时间 5.6 秒,零售价 3.5 万美元。
 
Modle 3 所采用的电池是特斯拉超级工厂的最新产品:21700。与前三款车型采用的“18650”电池相比,“21700”能量密度提高了 20%,而且成本更低。
 
树立高端品牌形象之后,顺势推出“平民款”很容易很讨巧。2016 年 3 月 31 日发布后,特斯拉在一周之内获得 32.5 万台预约,总价超过 110 亿美元。
 
特斯拉不是一夜蹿红的小鲜肉,他被苦过心志、劳过筋骨、饿过体肤,十四年的磕磕绊绊是最宝贵的财富。除此之外,才是电池管理、电机、电控系统、自动驾驶等方面积累的经验教训。
 
有节制的亏损
虽然十四年如一日地亏损,特斯拉却没有把钱烧在无谓的地方。而且在亏损幅度、毛利润率、费用控制等方面体现出节制。
 
1)经营亏损
 
2009 年,特斯拉经营亏损 5200 万美元,较 2008 年有所收敛。但在紧跟其后的 2010 年、2011 年,经营亏损与营收的比值分别为 126%、123%,2012 年亦高达 95%。
 
 
2010 年经营亏损放大,与上市融资有关:手里有钱、心中不慌,几亿美元到手,自然要加大研发等各方面的投入。
 
去哪儿经营亏损也曾超过营收的 100%,而且越到后来越夸张。特斯拉则不然,2013 年之后经营亏损占营收的比值急剧下降,2017 年上半年为 9.1%。
 
2)毛利润率
 
2017 年 Q2 汽车销售业务营收为 20.14 亿美元,营收成本为 14.73 亿美元,毛利润率为 26.9%。
 
 
比毛利润率更直观形象的特斯拉的平均售价和平均成本。2017 年 Q2 交付 2.2 万台的平均售价为 9.15 万美元,平均成本 6.69 万美元。这样算出的毛利润率也是 26.9%。
 
 
毛利润率的波动与交付车型有相当大的关系。2015 年 Q4,Modle X 大约交付了 200 台,2016 年 Q1 交付 2400 台,占比 16%。2017 年头两季,Modle X 合共交付 2.115 万辆,占比 45.8%。
 
 
随着首批 30 台 Model 3 于 7 月 28 日交付,2017 年下半年的销售结构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到 Q3 财报披露,人们就可以知道 Model 3 的交付情况及其对毛利率的影响。

 

3)钱去哪儿了
 
尽管毛利润率可以超过 25%,特斯拉却一直亏损,主要原因是研发、市场及利息成本居高不下。
 
2017 年上半年,研发、市场、利息三方面的支出分别为 6.92 亿美元、11.4 亿美元和 6.67 亿美元,合计 25 亿美元,接近 2016 年全年水平。
 
 
2013 年以来,特斯拉营收成本及各项费用合计占营收的比值维持在 110%一线。
 
 
2013 年以来,特斯拉的亏损非常有节制。保持适当毛利润率,控制费用都做得比较到位。特别值得指出的是,特斯拉股权激励成本仅相当于营收的 3%~4%。说明马斯克没有放手给自己、其它高管及技术骨干派发股票期权。
 
随着 Model 3 放量,各项费用占营收的比例肯定会被摊薄。同时,特斯拉可利用股价上涨增发融资,大幅降低负债、缩减利息支出(2017 年上半年利息支出为 2.08 亿美元, 相当于同期亏损额的 26%)。
 
市值成长之路
2010 年 6 月登陆纳斯达克后,特斯拉市值一度达到 22 亿美元,其后在 40 美元下方徘徊了整整两年。
 
2013 年 Q1,特斯拉首次实现季度盈利,市值于 5 月、8 月连续突破 100 亿美元、200 亿美元大关。
 
2014 年 2 月,特斯拉披露 2013 财年创纪录的销售、营收数据,市值突破 300 亿美元。其后,由于交付延后、起火事故、寒冷地区充电、安全漏洞等一系列问题,特斯拉市值在 300 亿美元一线又徘徊了 3 年。
 
随着一个个问题被“消化”、解决,特斯拉销售量、营收连年攀升。进入 2017 年,新能源车前景一片光明,特斯拉市值呈“45 度角”攀升,9 月中旬超过 630 亿美元,较年初上涨 50%。
 
 
十四年的蹉跎岁月是特斯拉的宝贵财富,而且他不是孤军奋战,奔驰、丰田、松下及谷歌的两位创始人是它的股东。他们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人,而会在必要时成为合作伙伴,如松下充当电芯供应商。
 
只要保持在“赛道”上,年销量将以百万计,保有量或达数千万,届时其强大的 IT 基因将发挥作用,特斯拉有希望成为未来的“苹果”。
 
美国投人也看好特斯拉的未来,但对他们而言,每年亏损数亿美元的公司估值超过 600 亿美元,已经相当“给面子”了。等特斯拉真正开始规模盈利再抢筹,承受风险会小很多。这是成熟投资人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