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初,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 Waymo 对前员工 Anthony Levandowski 向加州法院提出控诉;2017 年底,百度将王劲及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索赔 5000 万,称其涉嫌违反竞业协议、侵犯百度商业秘密。有意思的是,两家公司对前员工的控诉都提到了他们的工作电脑。
 
其中,Waymo 对员工的控诉中提到,在 Anthony Levandowski 离职前一个半月,也就是在 2015 年 12 月左右,该员工利用工作电脑从公司服务器下载了 10GB 的机密数据。Waymo 认为,该员工离职后利用这些数据创立了 Otto 公司,然后又被 Uber 收购,相关技术也随之流入到 Uber。
 
 
而在百度控诉王劲一案中,同样提到了王劲所使用的工作电脑,在其离职时还曾亲笔签署了一个声明,“由于本人的疏忽,将百度公司配发给我使用的一台电脑及多功能一体机丢失。并表示将承担由于丢失所导致的一切法律责任。”
 
一个是借助工作电脑下载公司数据,一个则是直接弄丢了自己的工作电脑,两个人在离职后都分别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所从事的工作几乎没有太大改变。只不过,在 Uber 收购 Otto 公司过程中,有太多的疑点证明 Anthony Levandowski 确实曾窃取公司资料;而在百度与王劲的案件中,所丢失的电脑似乎也成了重要证据。
 
如今,谷歌和 Uber 已经达成了和解,不知道百度和景驰的官司如何收场。
 
(景驰科技创始人兼 CEO 王劲)
 
谷歌有诸多确凿证据 百度有吗?
在谷歌和 Uber 的诉讼中,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谷歌确实遭遇了“无间道”。
 
事实上,在 Anthony Levandowski 进入 Uber 之前,就曾与时任 UberCEO 的 Travis Kalanick 有过接触,他在自己的笔记上记录了这次会面,以及在会面中,Travis Kalanick 似乎直接下达了指令,希望他从 Waymo 中拿到某些东西。
 
不仅如此,Uber 并没有直接雇佣离职的 Anthony Levandowski,而是先让他创立自己的自动驾驶公司,然后再通过收购的方式实现了最初的设想。但人算不如天算,在一家与谷歌和 Uber 都有合作关系的一个供应商的邮件中,透露了 Uber 的 LiDar 电路板设计布局,与 Waymo 所拥有的技术极为类似。
 
这样一来,证据确凿的谷歌就有足够的理由向 Uber 索赔了。
 
 
百度除了手里拿有一份王劲关于电脑丢失的声明之外,同样也掌握着一些证据。比如,王劲曾经与公司签署过竞业协议,景驰在自动驾驶领域发展的速度异常,以及景驰公司的注册在王劲离职百度之前等等。
 
这些证据可以说对王劲非常不利,或许在百度和景驰的诉讼中,景驰最终估计也要负担一定的赔偿,只不过具体的金额还需要双方重新协商而定。

 

谷歌能与 Uber 和解有渊源 景驰不好办
最初,谷歌向 Uber 索赔的和解条件是 10 亿美元,后来自己主动降低到 5 亿美元,但 Uber 并没有接受。最终,Uber 以 0.34%的股票与 Uber 达成了和解,以目前 Uber720 亿美元的估值来算,这些股票价值约 2.45 亿美元。
 
双方之所以能够最终达成这样的和解,据说也与谷歌是 Uber 的早期投资者有关,既然是股东告自己的公司,怎么说都是家事,要不然也不是拿 0.34%的股票就可以和解的。不仅如此,双方在自动驾驶领域同样也会是合作者,谷歌是技术创新者,而 Uber 凭借自身在网约车领域的布局,无疑是一个技术应用者的角色。两者合作自然能够更进一步地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
 
谷歌与 Uber 有渊源,景驰可不好办,毕竟,不管是百度公司还是李彦宏本人,都与景驰没有太大的关联。相比较曾一起共事的那份“战友情”,商业利益的捆绑显然更加紧密。或许,景驰借此机会向老东家百度融一轮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2 月 7 日,景驰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劲在华创·思享公开日上透露,公司天使轮融资额为 3000 万美元,将启动 A 轮融资,额度锁定一亿美元。如果百度能参投景驰的 A 轮融资,在金额和股权上做到一定的平衡,或许双方就没必要对簿公堂了。
 
(部分百度无人驾驶相关人才的流失及去向)
 
事实上,在年初的 CES2018 上,百度就坦言,公司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中国自动驾驶技术的摇篮。对此,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曾表示,百度在人工智能上布局比较早,人才积累比较多,很多初创公司在成立的时候自然会想到从百度引入一些人才。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表明百度在用人机制上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这同时也折射出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领域人才奇缺的现状;而对于离职人员创业从事同行业的情况估计也很难避免,毕竟这些技术大拿们的积累都在当下最热门的领域,仅凭一纸竞业协议就不再从事相关工作,不仅是自己的一大损失,甚至是整个行业的一大损失。
 
说到底,自动驾驶领域牟足劲的谷歌也好、百度也罢,都希望争得一个领先地位,人员的离职无疑会带来负面影响,这样的官司不打真是不行。但从长远的未来看,如何将这些属于全人类的技术造福全人类才是正解,也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发挥出技术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