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约在了广州生物岛景驰科技总部。3 月的广州春意盎然,岛上有许多春游客。从景驰办公室到整个生物岛,草创特征鲜明而一致:简装的办公室,整栋楼除了景驰,还没有其他企业入驻,办公楼周围的地面还是黄土路,没有修整。
 
虽然是周六,仍然有员工来公司加班,公司给大家定了当地的港式早点。员工聪聪告诉记者,广州政府提供了免费的公寓,所以大家平时住在岛上、工作也在岛上。韩旭则不断介绍:这个生物岛有花有水,环境非常像个世外桃源,只是配套设施还没有完全建好,不然大家的业余生活会更丰富一些。
 
去年 12 月底,景驰科技高调召开发布会,宣布总部迁回国内、落户广州。当天晚上为了庆功,王劲带着大家喝酒唱 K,韩旭因为重感冒发高烧,虽然参与了庆功,却没能敞开喝酒。不同于上次发布会上的西装领带,这次韩旭穿着印有“景驰科技”的蓝色冲锋衣外套,背着灰色双肩背出现在了办公室。
 
“这是我们公司自己做的,质量非常好。”韩旭指着自己的衣服说。
 
此时与媒体约访,韩旭非常清楚对方来意。景驰换帅、加入 Apollo,在外界看来,这一切发生的毫无预兆,只怕景驰自己在某些时候也是猝不及防。
 
那么,这两个月来景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面对这些疑问,这位曾经的 CTO 显然更愿意聊技术。韩旭自称不是一个耐心很好的人,说到激动之处还会站起来,在会议室里大步的走来走去。他拒绝回答了许多问题,方式直接干脆:“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这些问题你可以去问劲,但我想他也是不会回答的。”“这个你可以问百度。”“我们还是更关注技术吧!旧金山市市长给我写了一封信,支持景驰申请加州的牌照,我把信发给你吧?”
 
旧金山市长发给景驰科技的信
 
景驰已经获得了加州路测牌照,但是前排仍需要安全员。无安全员自动驾驶路测是美国即将出台的新政策,近一两个月将对外公布获得牌照企业名单,韩旭告诉记者,景驰科技已经收到旧金山市市长的信函,开始申请该牌照。
 
“你一会儿可以试乘我们的车,我们最近还在做穿隧道的自动驾驶测试。”
 
此前百度撤诉,韩旭曾用“轻舟已过万重山”来比喻自己的心情。这次面对草长莺飞的广州春光,则情不自禁念了两遍“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如果广州是“杭州”,那么北京可是“汴州”?
 
以下为采访实录。
“我们和百度合作,但没结婚”
 
记者:得知景驰和百度合作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我真的挺吃惊的。
 
韩旭:有些事情只是说突然之间发生了。
 
记者:景驰这次与百度合作的内容细节是什么呢?
 
韩旭:细节不方便透露。
 
记者:之前采访王劲,他的意思是“我和百度不一样”,现在景驰科技加入 Apollo,为什么态度会有 180 度转变?
 
韩旭:王劲跟你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他如果说了什么,语境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说,景驰加入 Apollo,发展速度会更快。
 
记者:12 月景驰高调回国有没有可能刺激到了竞争对手?
 
韩旭: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谈了。
 
记者:不知道历史,怎么谈未来。
 
韩旭:说知道历史的,比如两个人结婚了,吵完架但还想过下去,那可以分析总结一下。
 
记者:那现在不是跟百度合作了吗?
 
韩旭:合作,没结婚啊。结婚是爱奇艺和百度这样。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不否认将来有结婚的可能性。而且就算结了婚,家里面的事情也不能对外讲。
 
当“小公司”遇到 BAT
记者:从 CTO 到 CEO,对外交涉会更多,自己会做一些调整变化吗?
 
韩旭:会,我给你看一张夸张的照片,这是我去和政府谈合作的时候穿着打扮。
 
记者:非常正式。
 
韩旭:对。但是,除此之外,我不会做任何扭曲的大改变,见投资人我都没有大的改变。
 
记者:现在领导一个公司的发展方向,感觉压力大吗?
 
韩旭:大,这倒没啥,不能抗压的人不行。
 
记者:在自动驾驶这个赛道里有各种各样的竞争,甚至会直面 BAT 这样的大公司,创业公司如何面对这样的压力?
 
韩旭:我觉得创业公司有很多优点,第一就是它很敏捷,可以迅速调整方向。第二,创业公司有一种创业者的心态,在一个赛道上跑输了跑赢了的差别,这对我们来讲是生死之战。生死之争的时候人的潜力是最大的。我常常说,这个事你拖 4 个月,那你就重新找工作去吧。
 
我们就选好目标,定好时间点往前推进,要拼到最后一分钟。如果比赛输了没有什么可说,但是我觉得凭我们这个队伍不可能输。
 
记者:那如何面对竞争对手的打压?
 
韩旭:商场本来就是一个拳击场,既然站在这个场上就不要抱怨别人打你。既然选择了,都得正视这个东西。
 
而且自动驾驶这个赛道目前来看还是太大,没人能凭一己之力从头做到位。所以所有做自动驾驶的公司应该互利共赢,而不是简单的零和游戏,毕竟大家都有使命感,都想让人类出行更安全更便捷。
 
记者:和竞争对手有了冲突怎么办?它毕竟会影响公司的发展速度。
 
韩旭: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地发展技术。我曾经写了很多话,私下里都可以说。但是有一些东西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难道我不知道去避免吗?我们避免这些东西就导致了我今天对你的采访不能畅所欲言。
 
只有到了美团或者滴滴这种档次,才可以说“你想战便战”这种话,我们还是一个小公司。所以我们说,我们抱着一个开放、包容的态度,愿意跟整个汽车产业链上的所有公司进行合作,大家互利共赢,汽车自动驾驶的事情太长了,没有任何一个公司可以把它从头做到尾。
 
“限制我们速度的只有光速”
记者:过去创业这一年,是你最焦虑的一年吗?
 
韩旭:没有,我高三考大学是最焦虑的一年。我都已经老了,这些小事不算什么,年轻的时候才焦虑。
 
记者:那最近有什么焦虑的事情吗?
 
韩旭:有很多焦虑的事情,但没有什么不可解的。限制我们速度的只有光速。
 
记者:这句话怎么理解?
 
韩旭:因为我们想让激光雷达的时间分辨率更高一点,但可惜光速只有 3 乘以 10 的 8 次方米每秒的速度,这句话真的是金句。
 
记者:这段时间公司的工作重点在哪一块?
 
韩旭:广州。广州政府给我们巨大的支持,广州在我心中是中国自动驾驶的中心,有广州 IAB 的强力支持,也有中国高科技支持的产业,包括广汽、小鹏汽车、宝能、亿航,我们认为广州会是一个中国自动驾驶的中心。
 
记者:安庆、广州、美国这三个地点是如何分工的?
 
韩旭:美国是我们的研发基地,中国包括了研发、工厂、生产、运营所有事情的组合,安庆是我们运营生产基地,北京是我们的一个小型的研究中心,主要面向高校的研究中心。
 
记者:广州的试运营推进的怎么样了?
 
韩旭:我们现在给了一些券,市民拿体验券过来坐就可以。
 
记者:现在有多少辆车投入这个试运营?
 
韩旭:现在有 15 辆车。
 
记者:景驰科技今年打算量产 500 辆车,它们的使用场景将是什么?
 
韩旭:就是自动驾驶载客。
 
记者:在生物岛还是在广州?
 
韩旭:以生物岛为中心,逐步覆盖。
 
记者:对景驰来说,现阶段你最担心或者说最关心的事是什么?
 
韩旭:技术,做自动驾驶市场前景是不需要讨论的。但是我们现在做不做得到这一点,归根到底还是看技术的发展程度。当我们要让一个车适配到新平台,时间就给到 3 月 15 号,这就真的像打仗,不惜一切代价,在这个时间里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