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3 月 12 日,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A17325.SZ)更新招股说明书,该公司表示,宁德时代 2017 年电池销量达到 11.8GWh,超越松下的 10GWh 年销量,成为全球销量排行第一的动力电池企业。2015 年和 2016 年,宁德时代已经连续进入全球动力电池企业销量排行前三名。

 
这得益于中国在 2016-2017 年这两年快速崛起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大热。
 
此前,2017 年 11 月 3 日,宁德时代首次提交招股书,计划登陆 A 股创业板。招股书显示,宁德时代此次发行股份不超过 2.17 亿股,募集资金 131.2 亿元。发行后总股本为 21.7 亿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 10%。这也意味着,一旦顺利 IPO,宁德时代总市值将达到 1300 亿元。
 
据了解,超过 100 亿元的 IPO 融资规模在 A 股的民营制造业中,宁德时代也仅次于刚刚过会的富士康,此前的能够超过百亿元融资规模的公司均以金融业和大型国企为主。
 
对于外界来说,这个名字似乎是陌生的。作为中国突然崛起的一家新能源动力电池企业,低调到几乎看不见发声,成立仅六年,圈内无人不知,圈外却鲜为人知,钛媒体独家解析宁德时代伴随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崛起脉络。
 
 
根据资料显示,宁德时代最早注册于 2011 年, 2012 年底,ATL(中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管理层和民族资本结合创立了 CATL(宁德时代),进入动力电池领域。
 
2012 年,华晨宝马在筹备首款高端纯电动车“之诺 1E”时,选中了具有 ATL 背景的宁德时代作为合作伙伴。“之诺 1E”动力电池系统由宁德时代和宝马共同开发,由宁德时代制造。此后,宁德时代成为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地区唯一一家电池供应商。借助与宝马的合作,宁德时代迅速打开动力电池市场。
 
宁德时代与比亚迪采取了不同的发展模式,比亚迪动力电池技术过去一直采用自产自用的封闭生产运营模式,而宁德时代则以开放供应模式,同时兼顾磷酸铁锂和三元锂电池两条腿走路,迅速打开市场。
 
招股书披露,宁德时代主要产品包括三种: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和锂电池材料。
 
其中,动力电池系统包括电芯、模组及电池包,产品以方形电池为主,应用领域涵盖电动乘用车、电动客车以及电动物流车等专用车;
 
储能系统包括电芯、模组、电箱和电池柜,主要采用磷酸铁锂作为正极材料,产品以方形电池为主,产品 用于发电、输配电和用电领域,涵盖大型太阳能或风能发电储能配套、工业企业 储能、商业楼宇及数据中心储能、储能充电站、通信基站后备电池等;
 
宁德时代的锂电池材料业务,主要通过广东邦普开展锂离子电池材料业务,将废旧锂离子电池中的镍钴锰 锂等有价金属通过加工、提纯、合成等工艺,生产出锂离子电池材料三元前驱体 (镍钴锰氢氧化物)等,使镍钴锰锂资源在电池产业中实现循环利用。
 
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来也来自以上三大业务,具体情况钛媒体 App 总结如下:
 
 
 
 
从图中可以看出,三大业务中的动力电池系统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公司动力电池系统销售收入分别为 498,062.06 万元、1,397,559.45 万元和 1,665,682.99 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7.98%、95.55%和 87.01%。
 
同时能够看到,宁德时代面向汽车行业提供的动力电池方案能量成本,也在连年降低。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 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面向汽车行业提供的能量成本为 2280 元 /KWh,而到了 2017 年,这一价格下降至 1410 元 /KWh。
 
这意味着,电动汽车行业最为核心的成本构成——动力电池呈现了一个可观的下降趋势。而宁德时代作为这一趋势的推动者,也在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发展中,成为受益者。
 
站上新能源汽车“风口”
根据国务院《中国制造 2025》和工信部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我国汽车产业规模 2020 年将达 3000 万辆,新能源车占比 2020 年要超过 7%,达到 200 多万辆,而到 2025 年,新能源汽车占比要超过 20%,达到 500 万辆。
 
这一目标配套国家和各地政府的财政补贴,以及免购置税、无牌照限制等优惠政策,推动新能源汽车从 2014 年开始实现了爆炸式增长。
 
 
数据显示,2014 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 7.5 万辆,到 2017 年,这一数据已经增长到 77.7 万辆。
 

 

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也发展迅速,而宁德时代恰恰敏锐捕捉到了这一契机。
 
宁德时代 3 月 12 日更新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该公司 2015 年至 2017 年动力电池系统销量分别为 2.19GWh、6.80GWh 和 11.84GWh。
 
宁德时代 2015 年、2016 年、2017 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 38.64%、43.7%、36.29%。这里可以看出,宁德时代 2017 年的综合毛利润率较上一年下降了 7.41 个百分点。
 
 
2015 年至 2017 年归属于母公司的股东净利润分别为 9.31 亿元、30.22 亿元、39.72 亿元。这意味着宁德时代 2015 年和 2016 年的净利润增速呈现数倍增长。不过,在 2017 年,利润增速有所放缓。
 
宁德时代 2015 年、2016 年、2017 年扣除非经营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得者的净利润分别是 8.8 亿元、29.56 亿元、24.69 亿元。
 
同时,编辑发现,宁德时代的招股书披露,该公司前长期稳定的客户几乎都来自国内企业,包括宇通集团、上汽集团、北汽集团、吉利集团、福汽集团、湖南中车、东风集团和长安集团等。
 
对应的数据也显示,宁德时代在海外的业务还处于探索初期。据招股书披露,公司实现境外业务收入分别为 3,383.03 万元、8,271.23 万元和 30,310.55 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0.60%、0.57%和 1.58%,比例较小。
 
不过,在宁德时代正在积极拓展其与国际车企品牌的合作。除了长期合作的宝马,最新消息显示,宁德时代已经击败了 LG、松下、三星等知名电池大厂,成功进入大众汽车集团全球供应链,成为大众集团 MEB 电动车项目平台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已确定获得了 200 亿欧元投资中的部分订单。
 
此外,据报道,就在捷豹品牌首款纯电动车型 I-PACE 即将投放中国市场前夕,捷豹路虎正在与宁德时代进行配套电池合作事宜。
 
同时,宁德时代也与当红的新造车企业蔚来汽车进行了合作,积极布局智能网联前沿产业。
 
三年研发投入累计达 30 亿元
虽然,宁德时代站在了中国大力发展新能源的风口上,但也正是其不断地投入研发,并进行技术储备,才能够借助新能源产业快速崛起。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2015 年、2016 年及 2017 年,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93%、7.27%、8.02%,累计达到 29.65 亿元。
 
 
而随着研发投入,宁德时代取得专利成果也十分显著。招股书显示,2015 年、2016 年、2017 年公司对应申请专利分别为 226 个、691 个和 849 个。 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公司及其子公司共拥有已授权的境内专利 907 项, 境外专利 17 项,正在申请的专利合计 1440 项。
 
同时在人才储备方面,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宁德时代公司共拥有研发技术人员共 3425 名,占员工总数比例为达到 23.28%。
 
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曾毓群和李平
招股书显示,宁德时代实际控制人为曾毓群和副董事长李平,其中,曾毓群持有公司控股股东瑞庭投资 100%股权,间接持有公司 29.23%股权;李平直接持有公司 5.73%的股份,两人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发行前股本总额的 34.95%。
 
 
此次上市前,宁德时代进行了 3 次增资,2016 年 12 月,招商动力、博裕二期、上海云锋、国新创投、天津君联等分别入股,招商动力出资最多,达到 29.1 亿元。
 
2017 年 3 月,宁德时代又引入 4 家机构,募集资金超过 40 亿,其中,万景照作为个人入股。2017 年 6 月,德茂海润入股,出资额为 10 亿元。
 

 

联想也在 2016 年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入股,投入金额为 3 亿元,持股为 0.35%,以此计算,当时宁德时代的估值就已经达到 857 亿元。
 
宁德时代的一位早期股东告诉记者,由于这家企业发展太好,前面融资几乎都被锁死,是招银国际难得的几轮融资均领投的“重仓”企业。每次融资都有太多人排着队想进进不去,估值一路高涨。创始人低调有想法有执行力。
 
 
潜伏的政策性风险
如同动力电池企业借助中国新能源政策红利快速崛起一样,财政补贴的退坡同样会成为动力电池企业的潜在风险。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在宁德时代的崛起过程中,财政补贴的红利直接反馈在这家企业的财务报表中。公司在 2015、2016、2017 获得计入损益的补贴金额分别为 4854 万元、1.58 亿元、4.09 亿元。
 
 
对比宁德时代在 2015 年至 2017 年,创造的归属于母公司的股东净利润分别为 9.31 亿元、30.22 亿元、39.72 亿元,该公司获得的补贴收入已占到净利润的十分之一左右。
 
同时,宁德时代公司及部分子公司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享受 15%所得税税率优惠。如果该政策有所变动,那么将直接考验宁德时代的盈利能力。
 
而实际上,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财政补贴退坡政策已经出炉。2018 年 2 月 13 日,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四部委正式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补贴新政从 2018 年 6 月 12 日正式实施。在提高补贴上限的同时,新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指标也有了更高的要求。
 
财政补贴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在价格上与燃油车相比不再具备竞争力。同时财政退坡,也将车企与本土供应商的黏性减弱,日韩等老牌电池供应商或重新进入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嫩够看出,2015 年、2016 年及 2017 年,宁德时代综合毛利率分别为 38.64%、43.70%和 36.29%,毛利率保持相对较高水平。但是 2017 年,受动力电池产能快速提升和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影响,动力电池系统售价降幅增大,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
 
因此,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或国家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宁德时代公司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宁德时代毛利率将存在下降的风险。
 
同时,除了政策性风险,行业特性造成的应收账款金额巨大也将带来坏账风险。
 
动力电池系统销售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2015 年、2016 年、2017 年,公司动力电池系统销售收入分别为 49.8 亿元、139.75 亿元、166.5 亿元,占主营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7.98%、95.55%、87.01%。
 
 
而截至 2015 年末、2016 年末和 2017 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 239,798.07 万元、732,271.45 万元和 693,803.44 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2.05%、49.22%和 34.70%。
 
宁德时代表示,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主要受公司所处行业特点、商业模式和客户特点等因素所致。公司产品的用户主要是大中型整车企业,交易金额较大,致使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高。
 
虽然期末应收账款的账龄主要集中在 1 年以内,但由于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较高,如不能及时收回或发生坏账,将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电池动力汽车作为国家扶持产业,经过近 10 年发展,在基础设施、市场认知、产业规模以及资本集中度方面都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动力电池核心技术能量密度、充电效率,以及电池能量成本,都还尚未成熟。
 
前不久,全球顶级汽车供应商博世宣布出售其固态动力电池业务,正因考虑到产业风险,而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在补贴退坡的大背景下,无疑也将面临深远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