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马斯克公开嘲讽陷入“用户资料外泄门”的扎克伯格的时候,他或许没有想到,自己的后院特斯拉未来一周的遭遇会和 Facebook 一样暗淡。特斯拉的最大难题不是车卖不出去,而是极其孱弱的产能。

 
马斯克后院起火
就在马斯克幸灾乐祸地问“Facebook 是什么”并宣布退出 Facebook 平台后不久,一辆特斯拉 Model X 在硅谷核心地带山景城失控撞上了高速公路的中央护栏,随后又连续遭到两辆后车追尾。Model X 的锂电池组在强烈撞击下爆燃起火,车头完全消失,38 岁的华裔司机不幸身亡。车祸的肇事原因还有待查实,暂时无法得知车辆是否处在 AutoPilot 模式,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已经就此展开调查。
 
这起惨烈的车祸很快成为了媒体报道焦点,现场视频和图片也在 Twitter 上广泛传播。然而,五天时间过去了,每天都在刷 Twitter 的马斯克却对这起车祸没有任何表示。他忙着推广自己的新公司 Boring Company,和自己的粉丝互动解答,转发 Model 3 获得某媒体“年度最佳车”的新闻,还抽空转发了一篇《Facebook 涉嫌窃取用户短信通话记录》的负面文章下,评论“震惊”。
 
虽然马斯克在 Twitter 上依然谈笑风生,但实际上,这一周特斯拉的市场表现只能用风雨交加来形容。穆迪本周将特斯拉的债券评级下调到垃圾级,如果下周公布的 Model 3 产能未能提高,则评级还会继续下调。标准普尔对特斯拉已经提出了下调评级警告,其评级一直是负 B,前景展望负面。
 
谷歌搜索特斯拉本周的新闻,几乎清一色都是负面。在连续遭到券商下调评级和负面报告之后,特斯拉的股价持续大幅走低,本周已经下跌了 17%,本月下跌了 23%,更较去年 9 月的高点缩水三分之一,市值直接蒸发了超过 200 亿美元。
 
特斯拉怎么了?如果说与时间赛跑的加速能力是特斯拉电动车最大的技术亮点,那么现在特斯拉面临的也是一场生死时速。这场较量面对的不是竞争对手,不是产品无法获得销量,而是自己的造车产能和现金消耗。这正是特斯拉的两大致命软肋。
 
产能孱弱老大难
售价 3.5 万美元起的 Model 3 是特斯拉第四款车型,也是第一款面向大众市场的车型。得益于马斯克和特斯拉的超高人气和技术优势,Model 3 在正式交付和提供试驾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超过 50 万辆的订单,拿到了 10 亿美元的定金。但这款原本意在提升特斯拉格局的车型,却面临着无车可交的尴尬境地。
 
按照马斯克的原先规划,Model 3 的产能应当在去年第三季度达到 1500 辆,去年年底达到每周 5000 辆。但预期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实际上,去年第三季度 Model 3 只生产了 222 辆,第四季度生产了 1542 辆。特斯拉随后下调了产能预期,预计今年第一季度结束时达到每周 2500 辆,第二季度结束时达到每周 5000 辆。
 
但依照 Model 3 新车 VIN 识别码的预计,Model 3 目前的每周产量仅有不到 1000 辆,还不到特斯拉下调后预期的一半。而且,虽然 Model 3 号称 3.5 万美元起售,先交付的都是 5 万美元的高配版。下周特斯拉将公布 Model 3 最新产能数据,如果再次下调产能预期,那么股价无疑会雪上加霜。
 
Model 3 的产能瓶颈还直接拖累了 Model S 和 Model X 这两款高端车型的交付能力。去年第四季度,这两款豪华车的总出货量只有 2.8 万辆,而这已经是同比增长 28%之后的产能了。特斯拉的产能羸弱可见一斑。Bernstein 分析师马克·沃伯顿(Mac Warburton)表示,马斯克过于看重机器人和自动化,在提升产能方面犯了错误。有诸多研究显示,自动化反而会直接影响产能。
 
在同一个季度,特斯拉生产了 3 万辆新车,营收 32.8 亿美元,巨亏 7.7 亿美元。而福特汽车生产 160 万辆,营收 1457 亿美元,利润 24 亿美元。看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两家汽车公司,市值却大体相当。投资者对特斯拉真是另眼相看,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评估指标。
 
现金只够几个月
投资者相信马斯克和特斯拉可以改变汽车行业,可以成为匹敌福特和通用汽车的新巨头,才会给特斯拉这样的市值和股价。但如果他们怀疑这一前景,那么特斯拉的梦想溢价也会不复存在,这支梦想情怀股还会进一步下调到与财务数据相符的股价。
 
一方面,无法交付新车就无法带来营收;另一方面,连续巨额亏损导致现金流迅速缩水。整个 2017 财年,特斯拉就亏损了 22.4 亿美元。实际上,特斯拉从成立至今,从来没有哪个财年实现过盈利,就连盈利的财季也是屈指可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过去五年已经 85 次要求特斯拉提供更多财务信息。
 
特斯拉之所以出现亏损,主要是因为投入巨额资金用于扩大产能。到去年第四季度末,特斯拉现金余额还剩下 34 亿美元。特斯拉已经进行了多次融资,分别在去年 8 月和今年 2 月发债融资 18 亿美元和 5.5 亿美元。然而,持续融资之后的特斯拉依然面临着严峻的现金危机。
 
资金情况有多严峻?除了正常运营所需的 5 亿美元的最低支出,如果特斯拉还想继续提升产能,可能需要维持去年 20 亿美元的运营支出。此外,未来 12 个月,特斯拉需要偿还 11.5 亿美元的到期债券,其中今年 11 月到期 2.3 亿美元,明年 3 月还有 9.2 亿美元。此外,特斯拉年底之前还需要偿还 24 亿美元对供应商的应付账款,而应收账款却只有 1500 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分析师预计特斯拉的现金只够支撑几个月的原因,因为这是可悲的现实。如果不能迅速提高 Model 3 产能改善现金流,特斯拉唯一能做的就是再度进入市场融资,至少需要融资 20 亿美元,才能保证不会资金耗尽而破产。做空特斯拉的对冲基金经理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甚至预计这个资金缺口是 80 亿美元。
 
要生存还得融资
但现在融资并不是好时机,债市投资者已经失去了信心。去年 8 月特斯拉发行的 2025 年到期、18 亿美元债券目前价格已经跌到了最低点,甚至接近 90 美分,收益率则飙升至 6.58%。而做空特斯拉更是成为了股市大热潮。IHS Markit 数据显示,特斯拉是美股吸引空头最多的股票,目前空头头寸已经接近了 3000 万股,价值超过了 90 亿美元。
 
美股最著名的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直言不讳地表示,“这家公司宣布的各种消息都没有兑现。去年 11 月发布的电动卡车 Semi 和新跑车 Roadster,马斯克说分别会在 2019 年和 2020 年上市,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生产线在哪儿?马斯克作为一家上市公司 CEO,说话完全不负责任。”
 
产能和资金问题不仅导致特斯拉债券评级遭下调,导致未来融资成本急剧增加,还直接挫伤了特斯拉的公信力。由于产能无法提升,交付遥遥无期,已经有数万人取消了 Model 3 的订单,后续的销售也会受到拖累。此外,评级连续下调以及持续不断的负面新闻,也会让供应商对特斯拉的偿付能力产生怀疑。未来他们可能会要求特斯拉先结清欠款,或者要求特斯拉支付现金交易。
 
更加不理智的是,在中美贸易战最剑拔弩张的时候,马斯克却在这个时候上 Twitter,直接抨击中国政府对汽车进口关税和合资建厂的要求不合理,给中美贸易战火上浇油,也令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特斯拉在中国的合资建厂计划已经规划了三年,但都因为马斯克不愿合资而长期搁浅。
 
马斯克曾经多次痛斥做空特斯拉的空头不断捏造谣言,是想整死特斯拉。但特斯拉真正的危机不是来自空头,而是自身的孱弱产能。如果马斯克不能解决特斯拉的产能危机,跑赢这场与现金消耗的战争,他或许没有心情再嘲讽扎克伯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