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优步)自动驾驶致行人死亡案仍在审理中,但事发后的各方反应却在继续发酵,并将对自动驾驶技术的争议推向新的高点。

 

美国时间 3 月 18 日晚,Uber 的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撞上一名正在过马路的 49 岁女性伊莱恩·赫兹伯格(Elaine Herzberg),并导致其死亡。Uber 随后暂停了包括旧金山、匹兹堡、凤凰城和多伦多等所有地点正在进行的自动驾驶测试。

 

截至目前,正在进行自动驾驶测试的公司中,只有丰田汽车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宣布暂停全美范围内的自动驾驶道路测试项目。丰田方面回复经济观察报称,这只是考虑到对测试人员心理负面影响而进行的暂停,并不存在技术疑虑。但业界分析原因并非如此简单,丰田与 Uber 的合作或将因此受到影响。

 

不过,其他车企态度淡定,宝马全球相关负责人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投资不会受到影响,大众同样如此表态。但双方都强调会将安全放在第一位。

 

相比之下,来自自动驾驶供应商们的反应则更为强烈。最新消息称,沃尔沃 XC90 的标准高级辅助驾驶系统的雷达和摄像头供应商 Aptiv 对外透露,发生致命事故前,Uber 禁用了该辆沃尔沃 SUV 自带的标准防碰撞技术,并表示“我们不想让人们误以为是我们向沃尔沃提供的技术出现了故障”。

 

而 Aptiv 的供应商——英特尔巨资收购的自动驾驶视觉处理公司 Mobileye 更是呼吁建立一个“可验证安全保障”标准模型,来验证所有的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尤其是 Uber 这种新进入自动驾驶领域的科技公司。

 

更多分析机构开始回望 Uber 的成长历程,认为其对于自动驾驶过于急迫的“速度战”心理和商业化运营,使其自动驾驶技术在投入实际道路测试前,未能够保证技术拥有足够的成熟度和安全可靠性。

 

丰田担忧 大众、宝马不受影响

作为唯一一家宣布暂停自动驾驶测试的整车企业,丰田方面回应称,该决定由丰田研究院(TRI)提出,主要针对美国地区的测试项目,涉及密西根与加州区域,公司在日本地区的测试将继续。丰田认为,Uber 事件对车上的测试人员会产生影响,而这个岗位上的人有着监督项目安全进行的责任,这是其暂停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原因,而不是因为对技术有疑虑而暂停。但对于此前和 Uber 的合作深度,以及 Uber 自动驾驶技术是否已经安装到丰田的车上,丰田方面并未回应。

 

丰田与 Uber 的合作意向业界共知,这也是为何丰田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就在 Uber 发生交通事故一个月前,Uber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在 Twitter 发布了他与丰田汽车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以及丰田执行副总裁友山茂树(Shigeki Tomoyama) 的合作,宣布双方正在讨论如何围绕无人驾驶领域合作的事项。有消息称讨论内容包括将 Uber 自动驾驶系统安装到丰田旗下车型上的可能性。而在今年 1 月,丰田已经表示与 Uber 在自动驾驶系统研发领域达成合作,合作内容包括网约车和物流运输等业务。丰田已在 2016 年成为 Uber 的股东,但至今未透露持有的股份规模。“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件,我们也深表遗憾”,宝马集团负责企业财务的董事彼得博士(Dr. Nicolas Peter)在日前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动驾驶的最终目的是让事故少发生甚至不发生。对于宝马而言,只有在技术接近 100%安全才会将技术投入市场和行驶中”。彼得称,宝马将继续在自动驾驶方面投资,并将保证在 2021 年之前做足够的试点项目,保证自动驾驶足够的安全性。“这一测试公里数的数字将会达到 2 亿公里,我们不会追求速度,而是追求测试公里数的质量。作为传统车企,对于安全和技术的成熟永远是第一位的。”

 

据悉,最早展开自动驾驶测试的 Google 旗下的自动驾驶项目 Waymo,也刚完成 800 万公里的路测。在过去的一年中,Waymo 的车辆测试历程为 50 万英里,而 Uber 的无人驾驶车辆测试历程仅为 20354 英里。按计划,刚完成 800 万公里路测的 Google 也打算于今年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

 

宝马在强调技术安全性的同时,也坚定的表示,“在 2021 年之前,宝马的 INEXT 会实现 L3 级驾驶,这是一个开始,未来会提升等级到 L4 甚至是 L5 级别驾驶”。按照 SAEInternational 对无人驾驶技术的分类,L5 是自动驾驶的最高阶段——无人驾驶,L4 则是车辆从具有半自动驾驶到全自动驾驶功能的转折点,目前大部分车企仍处在需要人工干预的 L2 和 L3 级别。

 

大众集团同样淡定的表示,将坚持原有节奏发展自动驾驶。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 Matthias Mueller 在事发后表示,大众集团没有理由重新审视计划。“我们不会因为这起悲痛事件,而脱离我们既定的长期战略。”他认为,“有迹象表明这项事故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在 Uber 事件的最终调查结果出来前,不应急于下结论,但他同时警告,在向自动驾驶转变的过程中,会遇到巨大的复杂情况。所以,整个行业应该加倍努力,保证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性和社会接受度。

 

豪华品牌保时捷则持保守姿态,3 月 16 日,Uber 自动驾驶车辆出事的两天前,保时捷全球执行董事会主席奥博穆博士 (Dr. Oliver Blume)在回答经济观察报记者关于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前景的问题时表示,“对保时捷来说,自动驾驶有两个层面。第一,我们认为保时捷的任何车始终必须有方向盘;第二,保时捷的任何车,车主都要亲自驾驶,自己脚踩踏板、手握方向盘,将来也是如此。”他补充说,在特定的场合,是可以利用自动驾驶的。“比如在拥堵的时候,可以通过自动驾驶来解决,或者是停车时、充电时,有一个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来帮助车主寻找车位、泊车,甚至在赛道上也可以。”

 

自动驾驶“新闯入者”被批经验不足

相对于车企的淡定,Uber 的竞争对手们对此展开了“攻击”。3 月 27 日,针对引发全球关注的 Uber 无人驾驶车祸事件,英特尔旗下无人驾驶技术公司 Mobileye 首席执行官阿姆侬·沙书亚(Amnon Shashua)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批评了 Uber,认为事故源自 Uber 无人驾驶技术和经验不足。

 

作为全球最富有经验的 ADAS(高级辅助驾驶)技术公司(也被称为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公司),Mobileye 在 1999 年就成立于以色列,并在 2017 年 3 月被英特尔以 153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与 Mobileye 在自动驾驶领域耕耘十几年相比,Uber 于 2015 年才开始开发自己的自动驾驶软件,其收购的自动驾驶团队也是 2016 年年初才成立的无人驾驶卡车公司 Ot-to。但在 2016 年,急于商业化的 Uber 就开始启动了自动驾驶车辆的上路运营,截至目前,已在匹兹堡和凤凰城进行了 5 万单服务。

 

沙书亚在博客中将 Uber 等近年出现在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新科技公司称为“新闯入者”,他认为这些新进者在该领域没有经历多年的发展,而错误地给人一种“现有计算机视觉专家十多年的经验可以被忽视”的印象,而经验在关键的安全领域十分重要。

 

Mobileye 以视觉处理技术称霸 ADAS 领域,目前占据七成市场份额,全球已经超过 1000 万辆车应用了它的技术,Uber 事故中的沃尔沃 XC90 的驾驶辅助系统同样使用了 Mobil-eye 的芯片和传感器。但采购该技术的沃尔沃高级辅助驾驶系统的雷达和摄像头供应商 Aptiv 称,在上周发生致命事故前,Uber 禁用了沃尔沃 XC90 自带的标准防碰撞技术。与大部分高端汽车品牌目前所搭载的驾驶辅助系统一样,沃尔沃 XC90 的驾驶辅助系统能为汽车提供了防碰撞、车道保持辅助以及其他安全功能。

 

沙书亚同时表示,在亚利桑那州 Uber 无人驾驶汽车车祸中,尽管从警方公布的视频中仅能获得低质量的图像,但 Mobileye 的 ADAS 技术能够“大约在碰撞前一秒”检测到被撞行人和她正在穿越马路的那辆自行车。沙书亚说,“我坚信现在是时候,对全自动汽车的安全验证框架进行有意义的讨论了。”但也有业界观点质疑英特尔拿此起事故为自身产品做宣传,而 Uber 对于来自沙书亚的批评并未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