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3 月 23 日开始,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对该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 25%和 10%的关税政策正式生效。此前,特朗普对加拿大和墨西哥予以临时豁免权,另外承诺对澳大利亚豁免。除了加征钢、铝关税,特朗普还警告道,要提高对来自中国、欧洲的汽车的进口关税。截至记者发稿前,美国传统盟友欧盟、日本、韩国等还在寻求白宫的关税豁免。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引起世界上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强烈不满,全球汽车业也是一片反对之声,车企纷纷对此表态。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将会对他们的业务造成不同程度的冲击,他们再次重申贸易自由的重要性。

 

 

■ 汽车厂商怨声载道

特朗普突然宣布加征钢、铝关税,造成跨大西洋贸易关系紧张,这对于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雪铁龙(PSA)集团来说犹如当头一棒。PSA 集团在 1991 年退出美国市场,直到去年 10 月才宣布以汽车共享等项目重新开拓美国市场。今年 1 月底,PSA 集团将美国亚特兰大设为新的北美总部,任命日产前执行总裁赖瑞·多米尼克为该集团北美地区负责人,并计划于 2026 年重返美国市场。此次特朗普突然提高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关税,将直接影响 PSA 集团在美国的“二进宫”。

 

近日,PSA 集团 CEO 唐唯实明确表示,该集团原定 10 年重返美国市场的计划恐将面临风险。“很明显,此前我们已经有较成熟、可盈利的商业规划,此次关税政策将直接影响我们进入美国市场的方式。”他还表示,“此前我们制定了阶段化的时间表,考虑到产能有限,我们计划在进入美国市场初期,首先从美国以外的地方供应汽车,现在进口关税等政策出现变化,我们将不得不重新评估我们的战略。”

 

由于特朗普上台之后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因此沃尔沃积极在美国布局产能,斥资 11 亿美元在南卡罗来纳州建立新工厂,并雇用 4000 名员工,预计将在今年年底正式投产。但特朗普政府的新关税政策还是让他们“防不胜防”,沃尔沃 CEO 汉肯·塞缪尔森此前在日内瓦车展时表示,如果实施新的关税政策,将直接影响到沃尔沃美国新工厂的生产计划。他说:“南卡罗来纳州的新工厂原本是用于生产出口车型的,一旦全球其他市场对美国执行报复性的关税政策,恐怕将影响到该厂的出口数量和员工人数。”塞缪尔森还喊话道:“正是自由贸易给南卡罗来纳州创造了就业机会,试问如果无法继续进行自由贸易,我们还怎么给当地员工发工资?”

 

日前,日本汽车制造商协会表示,该协会仍然在等待美国向加拿大和墨西哥之外的国家执行怎样的关税豁免政策。该协会主席、日产汽车 CEO 西川广人称,美国对进口钢铁及铝产品加征关税,将会使所有进口日本汽车产品价格出现上涨。“如果加征关税,那么车企将不得不提高产品价格,我不认为这样会给大家带来好处。”他说。

 

■ 消费者恐成“背锅侠”

如果加征关税,车企提高产品价格,那么最终受损的恐怕是消费者。通用 CEO 玛丽·博拉对此表示:“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是关税政策变化是否会增加成本,是否会对消费者的购买力带来重大影响。显然,这涉及到消费者能否承受汽车价格上涨,如果关税政策对汽车销量造成冲击,那么整个汽车行业的就业也会受到影响。”福特汽车发言人克里斯汀·贝克则发表声明称:“虽然现在福特绝大部分钢和铝都在美国本土采购、本土生产,但新关税政策仍会使得国内原材料价格上涨,这将降低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

 

塞缪尔森则义愤填膺地指出:“所有汽车厂商都将遭受损失,沃尔沃也不例外,因为我们整个系统是建立在自由贸易之上的。消费者也将损失巨大,因为他们将不得不花更多的钱购买产品,其中包括汽车。”本田也发布一份声明称特朗普政府此举是“不明智的”,该公司发言人建部辉彦表示,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高额关税会造成美国国内商品和进口商品价格的同时上涨,增加消费者的经济负担。

 

去年 8 月,丰田同马自达共同出资 16 亿美元在阿拉巴马州建立合资工厂,投产各自的 SUV,同时联手研发电动车。但特朗普关税大棒袭来之后,将直接导致成本和售价的提高,从而对合资工厂产生“不利影响”。此外,丰田汽车欧洲分公司负责人勒罗伊还警告说:“在钢、铝关税增加的情况下,汽车零售价也会提高,而消费者最终为之埋单。之后,你还会遭遇到中国、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各国的回击,这当中没有赢家。”

 

■ 需重新考量在美投资

特朗普的关税大棒让不少车企对于在美国的投资计划“望而生畏”。近日,现代汽车警告称,该公司可能会重新考虑在美国的产能布局。“对现有关税结构的调整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目前在美国的产能和进一步扩张计划。”现代汽车发言人吉姆·特雷纳在一份声明中说:“提高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将会增加生产成本,从而导致汽车价格上涨,并降低潜在的消费需求。”目前,现代汽车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建有一座工厂,主要用于生产索纳塔、伊兰特和圣达菲等车型,姊妹品牌起亚在美国乔治亚州也有一座组装工厂,生产索兰托和 Optima 车型。

 

韩国贸易部高级官员也回应称,如果特朗普政府提高进口钢铁和铝产品的关税,“现代和其他韩国制造商的成本就会增加,他们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力就会被削弱。”除此之外,新的关税政策对正在进行中的美韩自由贸易双边谈判造成不小的影响。作为美国第三大钢铁出口国,预计韩国受到的影响更大。对此,韩国财政部官员表示,韩国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应对特朗普的新关税政策。

 

日前,大众汽车美国分公司 CEO 辛里奇·沃布肯表示,特朗普加征钢铁关税将会影响该公司在美国田纳西州的查塔努加工厂生产全新 I.D.纯电动汽车的决定。沃布肯指出,由于大众需要进口部分钢铁与铝材,加征钢、铝关税毫无疑问对于他们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该公司将面临供应商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冲击。“在北美市场量产 I.D.电动汽车的计划还没有作出最终决定,我们还有其他多种选项。”沃布肯说。

 

■ 业内大咖重申支持贸易自由

针对特朗普此前在社交媒介上发表的“贸易战对美国来说是好事”的言论,塞缪尔森回怼道:“贸易战对我们来说是真正让人头痛的事,而且有百害而无一利。沃尔沃始终坚持贸易自由的原则,这对各方都有利。”塞缪尔森还补充说道:“征收关税意味着用于提升质量和研发产品的资金减少了。任何试图以高额关税保护本国工业的国家,最终的结果是让其消费者不得不接受低质量的产品。”

 

特朗普此前曾威胁将向欧盟进口汽车征收关税,特别是宝马、奥迪和奔驰等德国汽车品牌。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席伯恩哈德·马特斯回应道:“如果贸易战打响,双方都会败下阵来,我们现在非常关注目前的形势。”奥迪 CEO 施泰德表示,希望全球汽车业可以在一个自由开放的贸易环境中发展。

 

宝马 CEO 克鲁格则回应道:“我丝毫不担心宝马的处境,同其他对手相比宝马拥有最有利的条件,我们在美国斯帕坦堡和南卡罗来纳州拥有最大的生产工厂,同其他车企相比,我们所受的冲击最小。但我们的商业模式仍以自由贸易为基础,一旦贸易战打响,我们肯定也将受到影响。”戴姆勒 CEO 蔡澈也表示:“我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就是自由贸易令人受益。”

 

令人遗憾的是,特朗普挥舞贸易大棒的节奏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出人意料。当地时间 3 月 22 日中午(北京时间 3 月 23 日凌晨),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依据“301 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特朗普在白宫签字前对媒体说,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 600 亿美元。3 月 23 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 232 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以平衡因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给中方利益造成的损失。

 

特朗普的最新举措,将给中国汽车厂商在美国市场的发展带来重大影响,两国在电动汽车、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高新技术领域的合作将面临风险。如果中美贸易战开打,将不可避免地对两国汽车业都造成不小的冲击。中国商务部呼吁,中美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合作是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希望双方从中美大局出发,相向而行,聚焦合作,管控分歧,共同促进中美经贸关系健康稳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