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说法,在今年 3 月特斯拉汽车发生致命交通事故之前,该公司 Autopilot 系统的开发商就表示担心特斯拉并没有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来确保司机时刻保持专注。

 

 

知情人士表示,特斯拉工程师在 2015 年曾反复讨论过增加传感器的可能性,确保驾驶员在开启 Autopilot 辅助驾驶系统前后都要时刻关注路面情况或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

 

但当时包括首席执行官埃隆 - 马斯克(Elon Musk)在内的特斯拉高管们拒绝了这样的想法,主要原因是出于成本和技术有效性的担心,同时也不想让驾驶员因为过于敏感的传感器而感到烦躁。

 

特斯拉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特斯拉不仅希望得到用户的肯定,同时还在期待得到用户的反馈和批评,确保我们能够制造出最好、最安全的汽车。Autopilot 团队也是如此,我们会以提高安全性和用户体验的程度作为主要依据。”

 

经过几代技术的发展,汽车厂商已经普及了多项安全特性,比如防抱死系统和车载摄像头等,并且在成本控制上已经比较到位。现在自动驾驶技术正在迅速发展,汽车厂商也在以不同的速度研发属于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

 

汽车专家和联邦安全调查人员此前曾质疑特斯拉是否已经采取了足够的措施确保 Autopilot 系统的安全。Autopilot 是特斯拉电动汽车的标志性功能,通过使用摄像机、传感器和雷达等手段控制车辆行驶的速度以及方向盘的操作。特斯拉表示,拥有 Autopilot 系统的汽车要比没有自动驾驶系统的汽车安全数倍。

 

今年 3 月 23 日,一辆特斯拉 Model X 电动 SUV 在旧金山南部发生撞车事故,当时 Autopilot 功能处于激活状态,但驾驶员当场死亡。美国运输安全机构正在对此次事故进行调查。特斯拉表示,这位驾驶员当时收到了多次警告,系统要求其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并且在汽车撞向高速公里隔离带之前,至少有 5 秒钟的反应时间。

 

特斯拉在产品手册中强调,Autopilot 系统目前具有局限性,比如无法识别直立的物体,同时司机必须要在触控屏幕上同意相关条款,保持警惕并且时刻准备接管对汽车的控制权。系统会通过视觉和听觉提醒的方式进行警告。

 

自动驾驶技术专家表示,Autopilot 系统的部分自动驾驶功能会给驾驶员一种错误的“信任感”,导致其将注意力转移到其它地方。

 

马斯克在 5 月 2 日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被问及了相关问题,并且他重申了特斯拉的观点,即 Autopilot 要比传统汽车更安全。“当发生严重事故的时候,几乎都是由于驾驶员过于盲目自信。而当我们习惯了自信,就容易放松警惕,导致事故发生。”马斯克说。

 

据熟悉 Autopilot 系统的人士表示,这种担忧在特斯拉内部一直存在,并且在 2016 年开始加剧。当时 40 岁的 Joshua Brown 在驾驶一辆 Model S 时发生车祸身亡,当时他同样激活了 Autopilot 系统,并且在驶出隧道口的一瞬间与前方一辆半拖挂式卡车追尾。

 

据知情人士表示,特斯拉担心 Autopilot 系统会给驾驶员带来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并且专门与供应商展开了讨论,确保找出让司机保持注意力的方法。

 

其中一个想法就是通过传感器来追踪驾驶员的眼球和视线,确保其视线保持在前方的道路上。知情人士表示,特斯拉高管对这种方法的成本提出了担忧,因为这套系统需要额外增加摄像头和红外传感器,并且还要相关的研发部署投入。另外一个担忧就是,这些传感器是否能够按照预想中的那样检测出不同身高驾驶员的视线状态。

 

另外,Autopilot 团队还考虑了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在方向盘上安装传感器,来检测驾驶员的双手是否一致放在方向盘上。

 

知情人士透露:“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成本考量,而埃隆确认不需要这样的系统。”特斯拉的高管们表示,每一款车都要达到一定的利润率才能符合公司的标准。

 

特斯拉在 2016 年推出了 Model 3 车型,起售价为 3.5 万美元,远低于之前 Model S 和 Model X 两款车型。特斯拉最初为 Model 3 制定的毛利润率为 25%,并且计划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改进。

 

特斯拉发言人上周表示:“我们已经探索了很多技术,并选择通过扭力传感器和音频报警结合的方式。当然我们还会继续评估新技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不断增加更多的车型。”

 

马斯克认为,特斯拉不会推迟 Autopilot 系统的部署进度,因为它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2016 年 7 月,在 Joshua Brown 发生车祸两个月之后,马斯克表态由于媒体和审查等原因延误了 Autopilot 技术的发展,应该受到谴责。

 

2016 年 9 月,特斯拉通过 OTA 的方式更新了 Autopilot 系统。在其他项目改进中包括了一项协议,那就是在几分钟之内最少发出三次警告。

 

联邦安全调查人员在 2017 年表示,在 Joshua Brown 的事故中,Autopilot 系统在 37 分钟内至少发出了 13 次、累计 25 秒警告提示他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表示,Autopilot 系统缺乏有效保证驾驶员集中注意力的方法,司机仍然可以无视系统的警告,或者将双手离开方向盘超过 5 分钟的时间。同时该系统的传感器无法确定驾驶员是否将注意力放在前方的道路上。

 

汽车咨询公司 VSI Labs 创始人 Phil Magney 表示:“Autopilot 系统现在已经拥有了很高的灵活性,使得驾驶员在被警告之前,能够让双手离开方向盘长达 2 分钟之久。”

 

知情人士表示,通用汽车公司由于担心车主会不恰当的使用 Super Cruise 系统,因此将其推迟了大约 1 年的时间才发布,直到 2018 年才首次使用在旗下的凯迪拉克 CT6 车型上,该系统就包括了眼球追踪技术。

 

大众旗下的奥迪公司也表示推迟了一种依赖于眼球追踪技术的安全系统,目前该系统正在等待美国和德国监管机构的审核,确保消除在使用中可能存在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