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中国汽车产销 2901.54 万辆和 2887.89 万辆,同比增长 3.19%和 3.04%。汽车数量的多年连续增加,也给汽车电子元器件供应商打了一针针强心剂。Gartner 最新的报告也显示,目前汽车中含有的半导体价值从中低端车型的 300 美元到高端豪华车型的 1000 美元不等。在 2018 年第一季度中,赛普拉斯(Cypress)汽车电子营收占公司总营收的 34%,同比增长 15%,这得益于其 Cypress 3.0 的实施。

 

赛普拉斯全球应用及销售执行副总裁迈克•贝罗分析,在智能化、网联化与电动化等技术趋势的推动下,汽车市场已进入颠覆式创新发展时代。车、城市基础设施、驾乘者,乃至各种相关服务都将实现不同级别的联网;集复杂信息显示与控制功能,以及人工智能技术于一身的人机界面也将取代现有的仪表与机械式交互方式;与驾驶安全密切相关的数据采集、记录、分析、学习、推理、预测技术发展迅猛,带动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技术日臻完善。所有这些都将为包括汽车设计制造、驾乘体验、基础设施、汽车服务等在内的产业链各个环节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赛普拉斯全球应用及销售执行副总裁迈克•贝罗(Michael Balow)

 

四大颠覆力量推动汽车电子创新
未来的汽车一定会向着智能化发展,因此人们非常期待 5G 的商用,这将加速互联互通的实现。放眼如今的汽车行业,有四大力量在颠覆整个市场,塑造下一代汽车的发展趋势。Michael Balow 讲道,“这四大力量分别来自互联、HMI 人机交互、电气化和自动化。”

 

 

汽车互联包括三个方面:IVN 车内联网、V2X 车辆与基础设施的互联、Cloud 车辆与消费者之间的互联。Michael Balow 认为,未来大量和汽车相关的连接都可以利用 5G、Wi-Fi 和蓝牙等无线连接技术实现,整个分立系统连接性变得越来越强,未来的车里面会用到 5 到 6 个无线连接方式,提高汽车自主控制的能力。互联方面不变的是质量和可靠性,特别是对于 IVN 及对安全性至关重要的信息,变的是可远程添加新功能并解决问题,对安全的要求,联网之后车辆更容易受到攻击。

 

HMI 人机交互界面包括显示、控制和人工智能,其中电动化、互联和自动驾驶促成机械显示向电子显示的转变,复杂的控制信息与信息娱乐内容的综合显示,机械控制不适合处理媒体和自动化工作,触摸控制、音频输入和驾驶监控共同构成综合的用户体验。人工智能管理复杂事务,让司机专注于驾驶,包括语音识别、驾驶员监控和预测系统。这里不变的是如何尽可能降低复杂性,并确保司机熟悉控制方式,变的是向数字化控制体验过渡。

 

汽车的电动化发展确实非常明显,中国在全球的电动化的大潮当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主要包括:电池及电池 / ICE 混合动力系统、基础设施和人机界面。对于污染的控制是电动化的最初驱动因素,但是长久的驱动力要靠自动化和使用成本的降低。可以看到充电站替代加油站,车辆系统需要集成导航、路径规划和充电,数字化显示系统需要理解和管理新型动力系统。这里不变的是质量、可靠性以及消费者对于产品及服务的可获得性及便利性的预期,变化的是对于车辆和城市来说完全新型的基础设施、以及维修保养服务。

 

自动化不言而喻,出于安全和方便的目的,驾驶辅助功能快速普及,自动泊车、预防碰撞、车道保持、智能巡航控制,完全自动驾驶初衷在于更高的安全性,但普及速度很慢,原因在于到底怎样才算“足够安全” 业界尚未达成共识,自动驾驶开创了新的商业模式,即“按需使用”,而非传统的“自我拥有”。这里不变的是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无论是车,基础设施,还是商业模式,其根本属性都会改变。变化的是汽车处于技术发展的最前沿,并且不断突破新界线。

 

在创新中寻找差异化和高附加值增长点
汽车市场确实潜力巨大,但是参与者也很多,确保自己在竞争中取胜才是关键。在这一点上,塞普拉斯选择了另辟蹊径。从数据可以看到,汽车市场整体每年增速是 1%-3%而,而汽车电子系统的分布可以达到每年增长 12%。在主流或者稍低端的车型当中,单车的芯片价值是在 300 多美元,在高端的豪华车的价值超过 1000 美元,而且单车的芯片或者电子系统用得越来越多。

 

Michael Balow 强调,”我们关注的不是所有环节,因为无法做到面面俱到,我们主要关注的是高增长领域,为客户提供差异化和更加附加值的解决方案,比如表盘自动驾驶、互联方面。目前,Cypress 超过半数的收入来源于汽车、物联网和工业领域,它们有着较半导体行业整体发展更快的速度。数据显示,相比于整个半导体行业 3%,以及汽车用半导体 5%的增长率,先进辅助驾驶系统(ADAS)、自带 Wi-Fi 的联网汽车、信息娱乐系统和仪表盘系统的发展更为迅猛,增长率分别达到了 17.7%、15.9%、7.2%和 7.8%。收购博通无线物联网业务之后,汽车电子更是成为赛普拉斯最为关注的重点领域。”

 

Cypress 3.0 在中国落地
前文提到塞普拉斯的汽车营收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 Cypress 3.0,这里不防讲讲 Cypress 3.0 的发展。塞普拉斯于 1982 年创建,之后的 30 年可以称之为 Cypress 1.0,那个时候的主要产品是存储器(SRAM)。到 Cypress 2.0 时代,塞普拉斯开始做编程片上系统,如今 Cypress 3.0,塞普拉斯决定突破个体软件,做系统解决方案。Michael Balow 特意指出,“我们推出卖给客户的,实际上是成套的系统解决方案,我们观察不同的细分市场,为不同的客户提供差异化的解决方案。软件就像一个凝聚力,它其实是全套的工具。除了软件开发平台以外,我们还有 PSoC Creator 设计,可以加快系统设计,以及 MCU 无线连接融为一体的开发工具箱。”

 

Cypress3.0 愿景如何在中国落地?Michael Balow 表示,“我们与整车厂沟通,向他们显示我们的能力,与一级供应商,甚至三级供应商合作,多方布局。对整车厂而言,比较重要的就是信任和了解我们解决方案的价值。中国市场的策略与我们进入欧美市场的策略是一致的,我们找到需要差异化解决方案的整车厂商,帮助他们在竞争当中胜出。我们的能力和技术是整车厂商未曾想过的,比如说指纹解锁。在人机界面这方面,博世在方向盘上用了一块触屏做导航。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