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10 日,特斯拉在上海出资成立全资子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这则消息让特斯拉在华建厂的说法再度不胫而走,但记者随后发现,特斯拉(上海)公司获准经营范围并不涉及开发、制造和销售汽车,该公司在工商系统中所属的行业也仅为研究和试验发展,不涉及制造业。这与舆论此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在上海建厂差得有点远。一些业内人士猜测,此次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设立或许是特斯拉为在上海建厂提前布局。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可以被视为特斯拉在中国的营销和研发先期布局,生产将在研发投入之后再开始,建厂事宜还得等具体操作规程发布以后才能开展。总而言之,特斯拉在华建厂一事仍是扑朔迷离,一时半会儿不会尘埃落定。

 

为什么海内外媒体都如此关注特斯拉在华建厂一事?很简单,因为特斯拉等着在华建厂为其“续命”。当前,特斯拉面临着严峻的财务危机、研发人员不断流失以及平价车型 Model 3 产能瓶颈等诸多问题,不少投资机构均下调了对特斯拉股票的评级,关于特斯拉破产的传闻也不绝于耳。很多人质疑,该公司能不能撑到在华建厂的那一天。

 

■ 疯狂烧钱 债台高筑

5 月 3 日,特斯拉发布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特斯拉一季度营业收入达到 34 亿美元,同比增长 26%,超过华尔街分析师预计的 32.2 亿美元。但净亏损同比剧增 115%,至 7.1 亿美元。财报还显示,特斯拉自由现金流从上一季度的-2.77 亿美元已扩大到-10 亿美元。每股亏损 4.19 美元,上一季度为每股亏损 2.04 美元。根据彭博社的数据统计,特斯拉平均每分钟烧钱 6500 美元。

 

华尔街分析师指出,特斯拉的财务状况恶化,该公司正在加速烧钱,如果不能获得额外资金,将导致现金流断裂。过去连续五个季度,特斯拉的现金流已经持续为负。近期,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跌,也对其融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近日,国际知名投行高盛表示,特斯拉未来 18 个月可能需要 100 亿美元资金,才能维持现在的运营并满足生产需求。高盛分析师大卫·坦伯力诺在一份给客户的报告中说:“考虑到新产品投放和新产能布局的支出,我们预计特斯拉可能需要在 2020 年之前完成 100 亿美元的外部资金筹措和债务再融资。”

 

高盛认为,特斯拉未来最大的支出将来自海外市场,特斯拉需要为此投入 40 亿~50 亿美元,其中建厂就需要 25 亿美元。根据高盛的报告,目前特斯拉共有 105 亿美元债务,其中 31 亿美元为有抵押的不可赎回债券,74 亿美元为可赎回债券。从 2018 年至 2020 年这三年间,特斯拉共有 15 亿美元不可赎回债券到期,另外还有 55 亿美元可赎回债券到期。《华尔街日报》指出,“特斯拉正处于生死存亡关头”,要么创造更多收入,要么马上筹集更多资金。

 

5 月 15 日,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告诉员工,他正在酝酿全面重组,让公司架构实现“扁平化”,以改善公司内部沟通、精简“对公司并不重要”的活动,从而实现盈利目标。此前,马斯克就曾表示要在今年下半年实现盈利,2019 年之前将不再融资。对于具体的重组内容,马斯克并没有透露过多,但他表示部分第三方供应商将会受到影响。他讲道:“我们很多供应商现在处于无序状态,需要进行一系列清理工作。”

 

■ 事故频发 高管出走

与此同时,特斯拉交通安全事故频发,也给该公司带来不小的麻烦。截至目前,特斯拉 5 月份就发生了 3 起致命交通事故。5 月 8 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发生一起车祸,一辆特斯拉 Model S 电动汽车撞墙后起火,导致车内 2 名青少年死亡。5 月 10 日,瑞士一辆特斯拉电动汽车由于发生事故导致电池起火,致驾驶员当场死亡。5 月 20 日,美国加州一名华裔工程师在驾驶 Model 3 回家途中,车辆突然偏离道路,坠落山崖,车主当场死亡。

 

目前,上述事故发生的原因尚不清楚,而美国有关当局仍在调查 3 月份的一起特斯拉 Model X 自动驾驶致命车祸。事故频发,让公众对于特斯拉汽车安全性和自动驾驶系统可靠性的怀疑与日俱增。而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最新调查,在多起道路交通伤亡事故发生后,美国消费者对自动驾驶汽车的信任度骤跌,近 3/4 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敢乘坐自动驾驶汽车。

 

更令特斯拉雪上加霜的是,大批顶尖技术人才出走。5 月 14 日,特斯拉高管马修·施瓦尔离职,加入谷歌旗下子公司 Waymo 无人驾驶安全团队,他成为最新离职的特斯拉高管。据媒体报道,特斯拉工程主管道格·菲尔德近日因个人原因辞去特斯拉的职务。而特斯拉负责自动驾驶项目的副总裁吉姆·凯勒已于 4 月底离职。凯勒在两年前加入特斯拉,在芯片研发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据悉,凯勒将加入英特尔公司。

 

在过去 7 个月里,特斯拉已经失去了至少 9 名高管级别的员工。今年 2 月,特斯拉前全球销售和服务总裁乔·麦克尼尔离职,转投移动出行服务公司 Lyft。3 月,特斯拉首席会计官埃里克·布兰迪斯和财务副总裁苏珊·雷波先后离开。4 月,特斯拉西欧区域负责人格奥尔格·埃尔离职,就任 Smoothwall CEO。特斯拉的离职潮,也让外界对这家公司的管理和运营能力产生质疑。

 

■ 产能魔咒 Model 3 难产

Model 3 的产能问题成为特斯拉能否活下去的关键,外界之所以如此关注特斯拉在华建厂,也正因如此。然而,特斯拉产能一再跳票,让市场的不信任情绪加剧。近日,特斯拉决定本月底其美国弗里蒙特工厂停产 6 天,以改造新款 Model 3 的生产线。在此之前,特斯拉方面就透露称,为了更好地解决 Model 3 的产能问题,在本季度总共将临时停产 10 天,并称从长远来看这是至关重要的。今年 2 月份,特斯拉 Model 3 出于同样的原因曾于 20 日至 24 日期间停产。特斯拉工厂停产的消息曝出后,该公司股价下跌 2.7%,至 284.18 美元。

 

根据特斯拉官方给出的一季度末 Model 3 单周产量 2020 辆的数字,该公司仍未实现此前设定的每周 2500 辆产量目标。特斯拉 Model 3 产能瓶颈魔咒始终未能打破,原因之一是该公司过度依赖于自动化生产。尽管如此,马斯克仍打算坚持自动化战略。近日,马斯克在致员工的信中写道:“特斯拉最终能否成功关键在于能否尽快且高效生产,当然也要尽可能将事故的伤亡率降至最低。在这其中,我们的自动化战略是关键。”据悉,为了提高产能,马斯克和特斯拉首席财务官阿胡加计划在电池组装线、原材料供应链、总装配等领域降低自动化程度,同时引进半自动或者人工程序,不过最终还是会实现全自动化生产。

 

据悉,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将最大化地提高产能和灵活性,该工厂的总装配车间将实行三班倒工作制,车身组装车间实行每天 12 个小时的两班倒工作制。马斯克说,如果工厂升级顺利,到 6 月底弗里蒙特工厂每周可生产 6000 辆 Model 3。Model 3 已经成为决定特斯拉未来发展的关键所在,为了进一步提高产能,马斯克一直希望在中国独资建厂。不过,特斯拉这一大堆问题尚未解决,再加上 Model 3 迟迟“难产”,竞争对手的对标车型已经开始陆续投放市场,哪怕特斯拉在华建厂落定,恐怕它也仍然无法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