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与恒大这场充满了炒作气息的事件背后,是一场双方期望空手套白狼的数字游戏

2018-12-04 10:19:23 来源:钛媒体
标签:

 

贾跃亭FF公司、区块链创业公司、STO……当链得得App将这些关键人物和关键词层层剥开,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这场充满了炒作气息的事件背后,又是一场双方期望空手套白狼的数字游戏。
 
一则内容为“区块链公司EVAIO希望通过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的方式向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投资9亿美金”的新闻,再次引发各界对贾跃亭和FF公司的关注。然而,随之而来的猜测和质疑并未解开。
 
EVAIO究竟是否投资了9亿美元?投资资金从何而来?这笔投资如何生效并执行?什么是真正的STO?STO在本次事件中又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FF公司又究竟是否如其自称的并不知情?
 
带着很多疑问,链得得App做了多方采访,包括EVAIO有关负责人等当事人,查证事件牵连各方的信息文件,访问数家STO成功落地项目有关负责人与4位区块链专业律师,以期揭示事件原委。
 
该消息能够被迅速传播得益于几个热点关键词:贾跃亭、FF公司、区块链创业公司、STO,但当链得得App将这些关键人物和关键词层层剥开,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这场充满了炒作气息的事件背后,又是一场双方期望空手套白狼的数字游戏,一个套用流行STO概念帮助FF公司争议股权资产进行募资的“空手套白狼”的局,且合法性基础存疑。
 
以新的投资方名义出现的区块链创业公司EVAIO,更准确说只是FF此次募资的承销方,且无合法根基的承销方,在尚未实际获得FF公司受让股权或购买授权,也无承销资质,便试图将其对外宣传中的“空头”FF资产,以Token化分割的方式卖给散户投资人以帮助FF获得融资。而FF也并非如其自称的不知情,双方通过一纸初步保密协议,完成了这场“炒作”的局。
 
主动出击的投资人
贾跃亭实际控制的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下文简称FF公司),自今年10月与恒大健康的合作出现严重纠纷并在香港提出仲裁,就一直面临着紧迫的财务危机。
 
11月29日,恒大健康方面发布公告称,对于FF在11月12日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的要求解除恒大对FF的资产抵押权的申请,时颖(恒大健康持有100%股权)已收到紧急仲裁结果,并称“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了合资公司(FF)剥夺时颖对合资公司(FF)资产抵押的申请”。 而FF方面则于11月30日发表声明称,FF本次紧急仲裁的诉求将被转到主仲裁庭进行判定并表示恒大健康公告中所称的“FF诉求全面被驳回”并不完全属实。
 
据估算,2019年FF91的量产计划尚存至少5亿美金资金空缺。此前爆出的,“FF员工收到的全员降薪20%,公司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将只领取一美金年薪”的消息,也能侧面印证FF公司目前的拮据状况。
 
FF与恒大的合作纠纷
 
11月9日,FF向美国加州中区法院提交诉讼,申请确认并强制执行香港仲裁庭做出的紧急救济裁决,此项裁决让贾跃亭获得了5亿美元的有限融资权。也就是说,原本贾跃亭的FF公司与恒大合资成立的Smart King公司,此时可以稀释匀出价值5亿美元的股权份额。
 
FF全球财务副总裁Michael Agosta表示,目前FF公司已经与这部分有限融资权新的潜在投资者进行了洽谈,EVAIO则称自己就是其中一个。
 
“我们是主动找到FF公司的首席财务负责人王佳伟,希望谈成这次合作的。”EVAIO中国区负责人对链得得说。EVAIO的核心创始团队几乎都来自于美国知名新能源汽车公司特斯拉,因此在他们的眼中,从技术储备和现有车型设计上,FF公司迫于当下的资金压力,估值是被低估的。
 
“首先我们希望此时‘抄底’FF公司的股权,在投资收益上期待有更多的回报。其次作为一家提供车载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公司,我们也想让自家产品能够有一辆不错的车型搭载,进而做成应用案例。最后合资公司Smart King的大股东是恒大健康,有恒大的实力、信用和背景做背书,这个标的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起码是有正规保障的。”谈及产生投资决定的原因,EVAIO该负责人这样表述。
 
Smart King是香港时颖公司与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的公司。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公司出资20亿美元获得合资公司45%股权,FF原股东则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持有合资公司33%股权。Smart King全资持有FF,为FF公司实体。另外,FF的首席财务负责人为王佳伟。去年钛媒体的一则报道曾揭示,王佳伟为贾跃亭一亲属,贾跃亭多项资产已实际转移至王佳伟名下。
 
FF股权示意图
 
9亿美元STO投资实为公开募资
当下市场,法币与加密货币双通道的融资难度均迅速攀升、数字货币市场整体下行态势剧烈、ICO融资在全球各主要国家都面临更严峻的监管形势。在这样的背景下,合规化的STO融资被给予厚望。
 
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意指证券型通证发行,其目标是在符合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并接受合法合规监管的条件下,进行通证的公开发行。
 
ST(Security Token)通常以真实的有价资产作为支持,如资产权益、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大宗商品等。
 
EVAIO中国区负责人向链得得App称,EVAIO目前并没有做过任何有关STO的发行,也并非为了帮助FF公司进行STO融资。作为一家今年年初才注册成立的区块链创业公司,EVAIO虽已通过项目token在全球完成了私募融资(具体数额并未透露),但自身尚不具备可供STO发行所锚定的底层有价资产。EVAIO的计划是,在理想情况下,EVAIO以已有的部分自有资金(具体数额以保密为由并未透露)对求钱若渴的FF公司进行第一阶级的注资,在现有估值下换取FF母公司Smart King一定数量的股权,并称目前已与Smart King方面签订了保密协议。
 
换句话说,区块链创业公司EVAIO将9亿美元分三年投资给Smart King公司,到目前为止都还只是EVAIO自己的一个规划或设想,资金来源也并不可期。
 
按照EVAIO的设想,如果拿到SmartKing公司的股权,EVAIO会利用这部分股权作为自身平台进行“STO”募资的底层有价资产,也就是说将SmartKing这部分股权以Token化分割的方式出售给散户投资人。出售之后获取的收益,再去分批兑现之前对SmartKing公司做出的融资承诺。这中间产生的出售额与融资支付款间的差价、时间错配产生的增值空间、以及EVAIO手里通过本次STO发行而大量持有的ST增值溢价,就是EVAIO在这个模型当中的获利方式。
 
EVAIO中国区负责人对链得得坦言,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定义和称呼这种投资操作模式。但EVAIO公司CEO Patrick De Potter最早在对外宣传中,给这种融资方式起了新的名字“Via indirect STO”,也就是间接STO。按照计划,以此形式发行的Token将会涉及到股权,EVAIO遂自行定义该Token性质为Security Token。于是这个还处于计划阶段的方案,在几大传播热词的簇拥下,就传成了坊间热络的提法,EVAIO通过“STO”融资为贾跃亭输血。
 
 
EVAIO的“STO” 计划
 
所以,这则一度被外界热议的“贾跃亭与FF利用STO方式融资救急”新闻,其真实计划是:EVAIO打算在自身平台进行新一轮的募资或模拟投行开展股权承销业务,通过挂出平台计划购得的SmartKing公司股权资产,试图以“证券承销商”的身份,将SmartKing股权资产以token化的方式份额化拆分出售给投资人,从而让EVAIO平台获取资金和相关溢价收益。如上文所提,EVAIO计划实际上是在三年期限内以这种方式为Smart King融资9亿美金。
 
FF签署的关键“保密协议”
链得得在经过允许的情况下查看了EVAIO提供的,与Smart King签订的保密协议。该协议尚为意向性保密协议,没有可供交易落实和执行的条款,对协议双方尚无确权约束力。实为EVAIO在与Smart King方面进行商谈后,签订的一份约定对会议所涉内容不对外传播、写明保密义务及违约责任的协定,其中没有涉及任何与Smart King进行洽谈的细节。Smart King方面签署人为Smart King王佳伟(Jiawei Wang FF公司首席财务负责人),EVAIO方面签署人为其CEO Patrick De Potter。
 
可就在2018年11月13日,腾讯《一线》一篇报道中,FF方面就“区块链公司EVAIO计划通过STO方式向FF投资9亿美元”回应“未得到此消息”。
 
链得得了解到,这是公司间进行商谈后的惯用做法。鉴于EVAIO与Smart King签订的保密协议不具备可供落地的细节条款,EVAIO目前也并未与Smart King方面签订其他协议,所以距离双方达成融资和股权转让,可以说遥不可及。
 
也正是源于这种不确定性,在本次事件中,EVAIO是否能实现其宣称的“STO”,首要基础是否能够如愿获得Smart King的相关股权。可什么时间注资换股权,以什么形式注资、甚至最终能否获取Smart King的股权均无把控力。
 
为了能够解决获取股权这个最大的变数,EVAIO遂向链得得透露了其他两种在未来可能使用的备选融资方案:
 
第一种,如果不能顺利用已有资金先购得Smart King的部分股权将其Token化后在自身平台上销售,EVAIO计划通过签订协议的方式,获得Smart King的股权承销权。EVAIO希望通过签订协议的方式获得Smart King对于其未来用法币换取股权的许可。然后以私募或在自己官网ICO的方式融资,直到融完与Smart King协议转让股权等值的数字货币后,将这部分融资款注入EVAIO的基金会。最后基金会再将数字货币变现为法币购买Smart King的股权,成为Smart King的股东。EVAIO宣称自己并不在意融资的形式,ICO和私募都在其考虑范围内。
 
第二种,如果以上两种方式都不成功,就将采取ICO的方式。即如果不仅不能顺利用已有资金先购得Smart King的部分股权Token化后进行销售,也不能与Smart King方面签订关于股权承销的协议,那么在这种情况下,EVAIO会选择先在二级市场上以ICO的形式去融资,并口头向投资人声称这笔融资将会被用于购买Smart King的股权,并称如果这笔融资最终不能被用于购买Smart King的股权,将把融资退回到投资者手上。
 
据链得得了解,目前EVAIO并没有获得任何证券经销商资质。在采访中,EVAIO中国区负责人表示“经销商资格只有传统证券行业才需要,数字货币领域则更加“自由”。因为此次融资不涉及法币,EVAIO也不计划去申请证券经销商资质。
 
以美国为例,尽管有的平台实际并不一定构成证券交易平台,因为可能并不涉及撮合多个买卖方之间的证券买卖订单,但只要涉及为他人交易数字资产提供便利,招揽用户购买数字资产证券,或买卖、经销数字资产证券,就需要向美国金融页监管局(FINRA)注册成为“证券经纪—经销商”(Broker-Dealer,BD)。BD的主体可以是机构,也可以是个人。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各个国家的相关条款不尽相同,但相较美国的规定不会相差太大,合规的“STO”经销商就必须拥有BD资质。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智能锁设计中的可行性分析

智能”或许是科技行业中被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有些公司认为项目的智能就是在上面安装一个WiFi适配器,然后制作一个应用程序。但智能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物联网设备意味着什么?我相信,当设备集合在一起,创造出比单个设备的总和大得多的东西时,它们就会变得“智能”。

快速评估一个区块链项目的系统模型构建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指南,教你如何评估区块链资产,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很可能不是商学院教授的方法。这里的想法是让您和其他人创建类似的系统/模型,以帮助您评估空间中的项目。

一文告诉你区块链中的“块”的生成方式及函数代码

这里我们讨论的是区块链。区块链上所定义的协议不仅是要交易数据而且还要交易数据的价值。目前的主要方式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发明的,它需要使用一个集中的票据交易所。

基于区块链分布式特性的存储系统的工作原理解析

将数据存储在大型集中式数据中心会带来性能、可用性和可伸缩性以及高资本或运营成本问题。集中的数据也会招致复杂的网络攻击。由于这些原因,公司正在寻找分散数据存储的方法。区块链存储是一种方法。

首届 Binance SAFU 黑客松预赛发掘区块链精英

由Blockdynamics、Genesis Block及BITWORK联合举办的首届 Binance SAFU 黑客松预赛已于2019年1月12至13日圆满结束。

更多资讯
自动驾驶除了应用于汽车领域外还能应用在哪?

如今自动驾驶汽车颇受关注,如果说将自动驾驶技术放在船上,那可能又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了,但受限于技术水平,目前该技术并不能根据海洋和天气状况作出导航决定,换而言之,就是不智能。

自动驾驶行业“遗留问题”解答

行业观察家已经看到科技公司、Tier 1和汽车OEM制造商之间兴起的新一轮自动驾驶伙伴关系。有几家公司正对Level 2级到Level 3级自动驾驶操控权的移交问题尝试新技术,例如以色列ADAM公司,正在尝试利用人工智能(AI)及算法助力其技术平台,以解决人、车驾驶操控权的移交问题。

许家印还是想造车,恒大收购国能是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许家印还是想造车,许家印也确实不缺钱,但是,收购国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吗?

在无人驾驶领域,机器学习如何应用?面临哪些挑战?

1月10日,在青岛举行的2019国家智能产业峰会智能驾驶平行论坛上,孙振平研究员结合国内外机器学习相关技术在智能驾驶领域的研究现状和课题组近年来的一些研究成果,向与会人员分享了题为《机器学习在无人驾驶中的应用现状及面临挑战》的精彩报告。

最冷寒冬,汽车销量近30年来首次下跌,新能源汽车却持续增长

谁都没想到,整个2018年国内汽车市场的低迷,不仅没有实现销量上的增长,甚至已经开始呈现出负增长的趋势。而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销量在2018年持续增长,已突破百万大关。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