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寒冬”的声音此起彼伏,资金为何愈向他们聚拢?

2019-03-14 10:27:26 来源:建约车评
标签:

 

尽管媒体上“自动驾驶寒冬”的声音此起彼伏,但资本却拿出真金白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眼下,无论“资本寒冬”的说法是否成立,但对产业的头部公司来说,越是所谓的“冬天”,资金越会向他们聚拢。比如,以自动驾驶为重要业务领域的AI芯片公司地平线,就在最近公布了一笔高达6亿美金的融资。
 
 
一.
江南的春天,终于结束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连阴雨天气,开始转晴、升温。 但已经萧条了大半年的车市,却依然看不到回暖的迹象。
 
在刚过去的2018年,中国市场总共卖出去了2808.1万辆车,与2017年相比下降了2.8%,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进入2019年后,形势更是“愁容惨淡万里云”——今年前两个月,汽车销量相比去年同期的跌幅都分别超过15%和18%。
 
如此境况下,焦虑和迷茫成了中国汽车产业中最普遍的情绪。
 
第二大汽车市场美国市场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2018年,美国市场上共卖出去1723.0万辆汽车,同比下滑1.8%。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早在1999年,美国市场的汽车销量就达到了1741万辆,也就是说,汽车销量反而不如20年前!
 
车市的萧条,让一些状态不佳的车企酝酿“减员增效”。如福特,在2018年10月宣布将在2019年第二季度之前裁掉全球大约7万名员工;如通用,在11月宣布将在2019年年底之前关闭在北美的5家工厂,并裁掉14700人。
 
当通用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时,一度被通用“必欲除之而后快”的特斯拉竟慷慨地表示愿意帮通用收拾烂摊子——马斯克认为,如果收购通用将要关闭的几家北美工厂,特斯拉有望解决产能不足的问题。这可真是一件极具讽刺意味的事情——
 
2016年上半年,面对后起之秀特斯拉的汹涌而来,作为既得利益者的通用深感恐惧,于是,通用游说密歇根州、得克萨斯州、印第安纳州的立法部门,提出“汽车制造商只有通过经销商才能在本地卖车”,实际上是在针对采取“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直营模式的特斯拉。
 
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了2018年底,曾经家大业大的通用竟然“沦落”到需要特斯拉来帮助其收拾残局的地步。这样的结局,令人唏嘘。
 
然而,特斯拉的日子也并不好过。2019年1月,其创始人马斯克突然宣布裁员7%,这意味着将有3000人左右的员工要面临失业问题!
 
在欧洲,路虎、大众等公司也都陷入了裁员关厂的境地。
 
当然,这可能只是个开头。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还可能看到更多关于“裁员关厂”的消息。
 
跟汽车制造商一起遭殃、但容易被大众忽略的,还有站在市场一线的汽车经销商。2018年,中国市场上有4成的经销商都亏损的,甚至还有经销商开始卖壳求生(亚夏汽车“卖壳”给中公教育)!
 
而在美国市场,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AutoNation,营收从2017年的215.3亿美金降至2018年的214.1亿美金,利润则由4.35亿美金降至3.96亿美金。其股价,则由2017年底的52美金跌至2018年底的35.7美金,跌幅超过30%。
 
随着自动驾驶及共享出行时代的到来,汽车经销商的力量可能还会被进一步弱化。根据一些研究和顾问机构的预测,未来美国经销商数量会大幅减少。
 
2018年11月,汽车经销商买卖咨询公司旧金山Presidio集团创始人布罗迪·科布(Brodie Cobb)建议客户:要么考虑将店面直接出售,要么制定一个20年的发展计划。
 
二.
不过,面对车市的不景气及新时代的快速到来,经销商们并没有坐以待毙,他们早就在寻找应对之策了。如早在2017年11月2日,AutoNation就跟自动驾驶的一哥Waymo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决定为后者做自动驾驶车队管理(调度、维修、清理)服务。
 
这则消息公布的当天,AutoNation恰好也发布了 2017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比预期漂亮许多),在这两项因素的共同作用下,AutoNation当天的股价上涨14.8%。
 
那时,AutoNation已经意识到,随着自动驾驶及共享出行的日益兴起,汽车经销商在市场上的存在感将越来越弱,因此,必须寻找新的商业模式,探索如何在新业态中找到参与感。可喜的是,他们的探索得多了市场的初步认可。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当时在一篇评论中写道:为了能够在汽车销售预期下降的环境中存活下来,经销商需要投资技术并转型成为车队服务中心。
 
AutoNation并不是唯一一家将自动驾驶车队的运营作为转型之路的汽车制造商。2018年10月,以色列汽车经销商Champion Motor也跟全球第一大汽车制造商大众及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达成协议,将在三方合作的Robot Taxi运营中扮演车队管理者的角色。
 
据亚当·乔纳斯还预计,未来,在技术颠覆性发展、监管变化以及共享自动驾驶汽车等冲击下,北美1万家经销商最终可能会减少到只有10家超大型的车队管理者。
 
靠着传统汽车制造商发家致富的经销商不一心一意地帮制造商卖车,却要去做自己并不那么擅长的自动驾驶车队管理, 如此折腾,关键还在于,能让谷歌、丰田、通用、福特等巨头一出手就几十亿美金的自动驾驶产业,实在是“位尊而多金”。
 
巨头们砸向这个领域的资金已有数百亿美金自不必说,初创公司的吸金能力也是极强的。
 
据亿欧智库发布的《2018中国自动驾驶产业年度报告》,在2018年资本寒冬的压力下,自动驾驶领域的融资总额不降反升,国内51家自动驾驶零部件和方案供应商的融资额由2017年的53.69亿元上升到2018年的162.31亿元!
 
而据百度自动驾驶高级产品总监戎文晋制作的《2019无人驾驶投资笔记》,全球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的融资总额从2017年的30.71美金上升至2018年的90.70美亿元!
 
虽然两份报告的考察范围、统计口径及具体数据有并不一致,但增幅却惊人地相似——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2018年,涌向自动驾驶领域的资金量都是2017年的3倍!
 
尽管媒体上“自动驾驶寒冬”的声音此起彼伏,但资本却拿出真金白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三.
不过,自动驾驶产业也并非铁板一块。尽管资本在经过理性化估值后会择优而栖,产业的总融资规模在上升,但寒意却真真切切地存在。
 
2016年前后,在主流媒体的吹捧下,人们对自动驾驶技术有了许多不切实际的期望,随之而来的是超规模的人才流动和资本投入;但到了2018年,市场已开始回归理性,大家都意识到,自动驾驶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还很难大规模商用,更谈不上盈利。
 
最早是在2018年5月底,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专家 Filip Piekniewski 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AI Winter IsWell On Its Way》的文章,称“深度学习技术没有突破进展;深度学习无法扩大规模;自动驾驶濒临崩溃”。
 
作者还以特斯拉的完全自动驾驶为例,结合自动驾驶领域最近一段的动态,给出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未来变得越来越不确定”的结论。
 
这篇文章发出后,掀起了轩然大波。此后,“人工智能寒冬”论甚嚣尘上。
 
到年底,Waymo CEO John Krafcik 亲口承认,全自动驾驶技术很难,“这是一种有点点不合理的期望,甚至没必要实现”。尽管John Krafcik说的是L5级自动驾驶,并且Waymo自己的商业化运营项目也正在稳妥地部署,但这个声音还是让业界感到一股浓浓的寒意。
 
到了2019年初,连向来以“激进”著称的自动驾驶界风云人物安东尼.莱万多斯基在谈到其自动驾驶公司Pronto的商业化进度时也只能语焉不详地说“还需要很多年”。看来,是真的很难。
 
与从业者的趋于保守甚至悲观一脉相承的是,投资者对于自动驾驶行业的热情开始削减,自动驾驶相关公司的估值也开始回调。
辰韬资本是一家在自动驾驶供应链上进行投资的机构,其管理合伙人舒亮曾在2018年10月份表示,“2018年年初至今,尤其是四、五月过后,关于无人驾驶公司融资消息越来越少,并且,单次融资的时间也增长。”
 
据戎文晋的统计,在排除掉Cruise和地平线的大额融资后,2018年自动驾驶领域总共 342 起投融资事件,其中可查到交易金额共 338 起。算下来,平均每次融资的金额为2100万美金。这个数字不仅低于2017年的 2800 万美金,也低于2016年的数字 2200 万美金。
 
 
对此,戎文晋在《2019无人驾驶投资笔记》中说:投资人每次出手不那么阔绰了,创业者每次得到更少的承诺。
 
在经历过几年的疯狂后,投资人开始变得理性起来,砸钱的时候不再像之前那么任性了。目前还在折腾的机构或投资机构,已经达成一个基本共识——一定要把资源投入到自己最喜欢、团队最优秀、业务最符合预期、性价比最高的项目上。
 
不过,有的投资人却“理智得过头了”——有一些投资在发布会结束后并没有真的兑现。舒亮在演讲中称,“一个月内,行业里有三单投资跳票事件发生,甚至出现跟投方已经交付,领投方却临时跳票的现象。”
 
在资本回归理性后,一些自我造血能力不足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开始举步维艰。最近传出的一个坏消息是,由吴恩达担任董事的自动驾驶明星公司Drive.ai要卖身求存了,并已聘请投资银行杰弗瑞担任其财务顾问。
 
Drive.ai陷入如此境地,既与大环境不好有关,但可能也跟其自身的技术水平脱不了干系。此前,作为Drive.ai联合创始人的吴恩达曾称,自动驾驶的关键问题“不在于建立完美的驾驶系统,而在于培训旁观者预测自动驾驶车辆的行为”。言外之意是,吴恩达对仅通过技术来解决自动驾驶落地并没有十足信心。
 
Drive.ai在2017年融资时估值2亿美金,按说,经过将近两年时间的发展,其估值应该会大大上升,但在当下的环境下卖身,有极大可能遭遇买家的强势压价。
 
风光如Drive.ai尚且如此,那国内一些缺乏明星光环及优秀人才储备的自动驾驶公司,处境可能会更加艰难。据蔚来资本此前的一项报告预计,中国的数百家自动驾驶领域的初创公司,能够存活下来的不到1%。
 
不过,在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局外人看来,在资本寒冬中被淘汰的公司并不值得同情,“‘资本寒冬’,只是在帮助清理‘落后’企业。只有抗得过寒冬,才有资格享受春暖花开”。
 
站在被淘汰者的视角看,这种观点是一刀切,也过于刻薄,但站在自动驾驶产业全局的角度看,市场遇冷确实也有利于行业的参与者们变得更加冷静。随着市场不断收紧,一些在高速增长时期被忽略的问题得到充分暴露,这有利于企业的自省和改进。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特斯拉的全球自动驾驶排名竟然垫底?谁是第一?
特斯拉的全球自动驾驶排名竟然垫底?谁是第一?

全球科技公司和汽车企业都已经布局了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那么他们的研发水平到底如何呢?最近一个第三方机构的研究报告给自动驾驶研发企业进行了一个“排行”。

特斯拉降价门背后,是深谋远虑还是慌不择路?

突破产能瓶颈后,特斯拉的关注重点转向了如何提高销售业绩,尤其是对于连年亏损的特斯拉来说,降价可能是其业务的转折点。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断崖式”下滑,还能否实行“换道超车”?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断崖式”下滑,还能否实行“换道超车”?

众所周知,国内新能源补贴政策将在今年迎来大幅退坡,但目前具体政策仍未公布,据称国补下降,地补取消,直至2021年补贴全部退出。该举措不仅使得依靠补贴生存的企业失去依靠,国内众多电动车还要随着补贴退坡而不得不实行涨价或其他补救措施,还如何实行“换道超车”?

特斯拉降价又涨价的原因找到了,马斯克的无奈之举
特斯拉降价又涨价的原因找到了,马斯克的无奈之举

两周内,特斯拉售价如同过山车,先降又涨,很是刺激。

特斯拉Super Charging 的升级
特斯拉Super Charging 的升级

最近特斯拉有些奇怪,在各方面都在做一些话题,包括降价、涨价还有门店转向线上销售。在技术方面,超级充电的升级是值得一提的事情,也是我们值得思考的事情,一个终极的问题是,快充的提升对用户的价值多高?

更多资讯
看似一骑绝尘的百度无人驾驶的背后,却是人才流失“暗流涌动”的危机
看似一骑绝尘的百度无人驾驶的背后,却是人才流失“暗流涌动”的危机

陆奇离开后,张亚勤接棒Apollo,转眼张亚勤也要在10月从百度退休,这一次谁来接衣钵?在留不住人才的路上越走越焦急的百度,要何去何从?

宝马和奔驰戴姆勒这对“死对头”竟然开始合作了?这次是为了什么?

日前,宝马集团与戴姆勒签订谅解备忘录,宣布开启长期战略合作,共同开发下一代驾驶辅助系统和高度自动驾驶相关技术,目标是2025年前后使自动驾驶技术得到广泛应用。这是双方在整合出行服务后的又一次强强联手。

一文带你了解未来三年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十大趋势
一文带你了解未来三年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十大趋势

不论是进口版还是国产标准版的Model 3,都将在各自领域树立清晰的产品力标杆,市场所有产品以此为基准重新定位,Model 3将扮演类iphone 4的角色,大大加速中国智能电动化的进程。

无人驾驶很遥远?你或许不知道这些项目已经落地
无人驾驶很遥远?你或许不知道这些项目已经落地

由于现实交通的复杂性,无人驾驶在乘用车领域依然有很长的距离,不过在商用车领域,无人驾驶的应用已经开始实现。

新能源车被疯狂召回,质量这关太难过

对于新能源汽车,消费者最关心的是动力电池、操控性、续航里程、功能配置、驾车体验等。其中,电池投诉达64%,电机达18%。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