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9 月 12 日上午 10:30,当李斌敲响纽交所的上市钟,蔚来汽车(下称“蔚来”,NIO)在造车新势力中实现突围,拔得头筹。

 

但这辆中国版“特斯拉”明显动力不足。上市当天,蔚来股价遭遇大幅跳水,一度跌破发行价。

 

蔚来最新的危机来自美国。4 月 8 日,拥有 199 年历史的美国罗斯律所(Rosen Law Firm)决定,将对蔚来发起集体诉讼。

 

 

起诉书中称,蔚来于 2018 年 9 月 11 日的登记声明及 2018 年 9 月 12 日的招股章程有重大虚假或误导性陈述,导致投资者损失,要求相关赔偿的费用。

 

蔚来辩称,此类集体诉讼在美国资本市场并不罕见,该诉讼将不会对公司业务或营运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这仅是蔚来危局的一个缩影。

 

在过去的 210 天里,李斌不得不面对来自外界的口诛笔伐,“内忧”、“外患”让这家插上资本翅膀的明星车企渐渐失速。

 

内忧

一个月前,蔚来发布上市以来首份财报。但增速放缓、亏损翻倍加剧了外界对这家明星公司的担忧。

 

财报显示,2018 年,蔚来巨亏 96.4 亿元,较 2017 年扩大 92%。近三年来,蔚来累计亏损已达 172.3 亿元。

 

针对持续亏损局面,特斯拉成为李斌的“挡箭牌”。这位资本玩家表示,特斯拉亏损十多年,投资者要更多关注蔚来对研发、供应链等投入。

 

他认为,汽车行业投入周期很长,未来 5-10 年是汽车产品形态发生巨变的窗口期,自动驾驶、人工智能、5G 等技术,将深刻改变汽车的结构、产业链,不作投入将无法引领行业,蔚来每年的研发投入达数十亿元。

 

但李斌的辩解无法掩盖在持续亏损下,蔚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负的事实。

 

过去三年,该公司现金流净额连续为负,分别为:-22 亿元、-45.7 亿元、-36.3 亿元。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家造车新势力的杰出代表或许不足以支撑日常运营一年。

 

百亿亏损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蔚来股价应声大跌。从上市之初,该公司过山车式的股价让投资者正失去信心。

 

在近 52 周内,蔚来股价曾一度暴涨至 13.8 美元,然后大幅回落至 4.90 美元。截至 4 月 11 日,蔚来收盘价为 5.05 美元。

 

对蔚来投资者而言,3 月份是异常煎熬的一月。这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股价上个月近乎腰斩,从 2 月底的 9.57 美元下跌至 3 月底的 5.10 美元。

 

蔚来股价腰斩的背后,一是因其财报大幅低于华尔街预期;二是投资者担心中国政府决定削减对电动汽车买家的补贴力度会对纯电车企造成巨大冲击。

 

在股价大跌和财务状况恶化的双重打击下,李斌不得不宣布暂停在上海嘉定的自建工厂项目,将继续由江淮代工生产。

 

蔚来辩称:暂停自建工厂,一是政府在新的产业投资管理中,对代工模式的首肯和认可;二是从投资效率的角度看,现有合作伙伴产能可满足 2—3 年内蔚来汽车的产品需求。

 

与特斯拉、小鹏汽车等竞争对手相比,同为汽车企业,无法掌握核心制造环节,蔚来只能将命运托付江淮。

 

不过,李斌的麻烦似乎不止于此。

 

不久前,有自称前蔚来员工爆料,蔚来完成一万辆车交付是“自欺欺人”的一场戏。在一万辆订单中,多数为蔚来内部员工购买。

 

该匿名人士称,蔚来曾推出一项内部政策,员工购买蔚来量产车 ES8,前三年公司以每月 1.5 万元价格回租该车,三年租金共计 54 万元。对员工而言,这相当于三年免费购车,并将获 8 万元现金。

 

这位前员工还指责,蔚来正在大幅裁员,并指其信贷审核购车流程漏洞百出,金融部相关负责人有监守自盗之嫌。

 

目前,该爆料内容以“侵害企业利益”为由被删除。

 

3 月 22 日,蔚来发表声明,怒斥所谓"销量作假”及"大幅裁员”纯属捏造。

 

声明称,截至 2019 年 2 月底,蔚来共交付 13964 台 ES8,其中员工自行购买和购买后与公司共享的 ES8 占比仅 2%。

 

随即,李斌发文称,针对人员冗余情况,今年上半年会对现有团队进行 3%的优化。未来将积极调整策略,进行中长期开支节省,使公司整个业务现金流更加丰富。

 

但除了内忧,这位“出行教父”还将不得不面对接踵而至的外患。

 

外患

蔚来的外患首先来自于美国知名车企特斯拉。在纯电动汽车市场,蔚来常自比特斯拉,后者也曾遭证券欺诈集体诉讼。

 

作为蔚来创始人,李斌曾不止一次拿蔚来和特斯拉公开比较。他曾放言:“特斯拉有的我们都有,我们有的他们没有。”

 

去年 7 月,在距离上海市中心 73 公里的临港产业园,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决定砸下 500 亿元重资,在面积达 86 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建设一座超级工厂。

 

这是特斯拉美国本土之外的首个超级工厂,也是上海迄今为止引进的最大外资制造业项目。马斯克的三年游说,终于让这匹“狼”落户中国。

 

这座超级工厂引来蔚来掌门人的公开“挑衅”。

 

他认为,这朵“加州温室里的花朵”未必能适应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他欢迎特斯拉来中国,因为这给了消费者更多选择,但也相信“胜利一定属于中国汽车品牌”。

 

相比而言,特斯拉已实现季度盈利。为在上海建设庞大的电池和汽车工厂,特斯拉向中资银行申请约 20 亿美元低息贷款。

 

特斯拉国产后价格将大幅下降,这对国内所有新造车势力将形成巨大冲击。

 

理想汽车创始人兼 CEO 李想直言,“特斯拉都已打到家门口,咱们就别搞虚假宣传自欺欺人,好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按照蔚来 ES8 售价区间 44.80-45.60 万为准,国产特斯拉预售价仅 25 万起。面对一辆性能更优、知名度更甚、价格更低的纯电动汽车,消费者将作何选择?

 

按照马斯克的规划,上海超级工厂最迟将于 2022 年实现量产,规模达年产 50 万辆。如果蔚来盈利模式仍无法明确,直面国产特斯拉,它的生存压力必然加大。

 

尽管如此,但这位资本玩家似乎不以为然。他认为,在智能电动车市场,国外品牌在中国根本没戏。

 

不过,在经历数年的野蛮成长后,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在加速成熟。蔚来的中国同行亦正在稳步前行。

 

3 月 26 日,小鹏汽车位于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南京、东莞六个城市的服务中心同步开业。此时,位于郑州的工厂正每隔 6 分钟下线一辆小鹏 G3 新车,它们将源源不断装车发往外地。

 

按照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计划,今年 7 月底,小鹏汽车将实现交付 10000 辆,年底交付 40000 辆 G3 的目标。

 

不久前,另一竞争对手威马汽车也已在全国 21 座城市开启 EX5 的交付工作。

 

除了同属造车新势力的威马、小鹏汽车等已进入交付期,奥迪、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新品亦正在加紧登陆国内,合资品牌产品相继上市。

 

此外,一直在市场中占优的比亚迪、北汽新能源等主力品牌仍在不断加码,新能源汽车市场远不是两年前的一片蓝海。

 

在新能源汽车的赛道上,蔚来将面临新的竞争格局。进入“淘汰赛”后,这场比赛的残酷性才刚刚开始。

 

但李斌若无法应对当下危机,蔚来这辆被资本裹挟的赛车或将冲出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