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7 日,力帆股份发布 2018 年报,报告期内,力帆实现营业收入 110.13 亿元,同比下降 12.6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53 亿元,同比增长 48.34%,而扣非净利润则亏损高达 21.49 亿元,同比跌幅达 1047.68%。

 

 

 

值得关注的是,4 月 23 日,力帆股份在二级市场上,遭遇全天多数时间股价封死跌停,而在此前,它刚收获连续 5 个交易日的涨停。随即,从 23 日至今,力帆的股价继续“节节败退”,目前已由 22 日最高点 9.65,跌至今日的 6.89。显然,资本市场趋于冷静后,力帆股份的股价水平也在不断回落,难逃大跌命运。

 

一份协议掀起五个涨停板

事情要从力帆股份子公司跟武汉泰歌氢能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泰歌”)等在氢能源领域战略合作说起。

 

 

4 月 14 日,力帆股份发布《子公司与武汉泰歌等在氢能源领域战略合作》的公告。根据公告,力帆股份子公司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乘用车”)与武汉泰歌、重庆地大工业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地大”)于 4 月 13 日在重庆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该战略合作协议共有 7 项内容,其中第一条是,力帆乘用车将提供至少 2 台氢燃料电池动力系统项目用车(裸车及相关子系统)和项目相关的整车技术集成团队,武汉泰歌提供氢燃料电池系统完成整车物理搭载并进行相关试验验证,努力争取国家氢能乘用车公司目录。

 

正是这样一份框架协议,在二级市场掀起了股价 5 个涨停板。

 

发展氢燃料电池?代工而已

需要注意的是,力帆股份此前从未涉足过氢燃料电池车领域,也没有相关的技术储备,所以力帆乘用车此次发展氢燃料电池车的角色是代工厂。

 

其实在氢燃料电池行业,系统厂商跟主机厂签订类似的合作协议并不少见。在这里,武汉泰歌是氢燃料电池发动机的系统厂商;力帆乘用车是氢燃料电池的整车厂。系统厂商为了扩大市场,来找整车厂合作,而合作的第一步,就是去工信部申请车型公告。

 

力帆股份和武汉泰歌的这份战略合作,其实是氢燃料电池系统厂商找整车厂合作一款氢燃料电池车型,然后去工信部申报目录。这本是一桩寻常的合作,稍微有些异样的是,力帆乘用车之前没有生产过氢燃料电池汽车,这次是作为生面孔进入氢燃料电池行业。

 

至于力帆股份跟武汉泰歌合作生产氢燃料电池汽车,能给力帆股份业绩带来多大的提振,此路还很长。因为拿到车型公告,只是意味着这款车型可以量产;量产多少,则需要找到市场需求。

 

在 4 月 21 日的回复上交所的询问函中,力帆股份称,公司的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尚处于合作开发初期,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成功的风险,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及预期导致产品无法进入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的风险。但其同时也表示,公司将为武汉泰歌氢能汽车有限公司提供生产代工服务,预计氢燃料电动汽车从开发到量产需要新增投资 1.2 亿 -1.5 亿元。

 

按照此前主管部门的发展规划,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到 2020 年目标是 1 万辆,2025 年预计 5 万辆;而发展氢燃料电池汽车需要加氢站等基础设施的配套,很多整车厂不是不能生产氢燃料电池汽车,而是缺少下游购买需求和下游的应用场景。

 

力帆的困境

据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力帆汽车拥有 432 家一级经销商,1662 家二级经销商,渠道下探至市县级汽车消费市场,但渠道的销售能力以及健康程度或许还需要重新考量。

 

2018 年力帆乘用车累计销售 10.22 万辆,渠道数量达到 2094 家,如果将销量平均至每家经销商,那单个经销商的年销售量仅为 49 台左右,如果平均到自然月,其单个经销商的销量仅仅为 4 台。

 

而根据力帆股份最新发布的 2019 年 3 月份产销快报,当月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产量为 3232 台同比下滑 67.78%,销量 4880 台同比下滑 60.28%;新能源车型产量为 221 台,同比下降 79.78%,销量 225 台同比下滑了 79.75%。

 

如果追溯国内发展新能源汽车的时间点,力帆股份可以说是最早开发电动汽车的车企之一,但是因为没有掌握核心技术,力帆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每况愈下。

 

今年年初,力帆又以 6.5 亿出售掉手中的一张汽车生产资质给造车新势力车和家。在失去市场竞争地位与销量的同时,力帆另辟蹊径开发氢能源汽车,也很难挽回颓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