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9 日正式组建的多国联合技术审查小组将在本周四首次举行联合会议,对修改后的 737MAX 进行第一次技术审定。联合技术审查小组的结论将直接关系到 737MAX 能不能复飞、何时复飞。

 

虽然深受 737MAX 监管疏漏丑闻缠身的 FAA(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看上去姿态摆得很低,态度非常“谦虚”,而波音也在“绝地求生”,希望能快点让 737MAX 恢复运行,但他们真有认识到自己的错么?

 

737MAX 模拟器

 

就在波音宣布“改好”737MAX 之时,又爆出模拟器丑闻。波音正式承认此前 737MAX 的模拟器中并没有加载导致空难发生的 MCAS 系统(机动特性增强系统),也无法正确模拟遇到发生空难的同类情况时飞行员如何处置。

 

深陷塔西佗陷阱的 FAA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当联合技术审查小组准备将于本周四在美国德克萨斯召开会议时,FAA 表示其批准波音 737MAX 复飞,并不需要别的民航监管机构同意。那么为什么 FAA 还要召集 9 个国家的管理机构以及另外两家美国机构组成总共由 12 家机构参加的联合审查小组呢?那……都是中国人的错。

 

“官员们表示,他们希望避免重演埃航事故后发生的情况,而当时中国抢在其他所有监管机构之前、而且是在分析飞行数据之前下令停飞此型飞机。美国官员们表示,中方的过早行动,削弱了人们对全球航空监管体系的信心;他们希望在允许 Max 恢复飞行的问题上确保世界各国统一行动。”

 

我帮大家“翻译”一下:

都是因为 CAAC(中国民用航空局)毫无任何数据支持就宣布 737MAX 停飞;

都是因为 CAAC 无视 FAA 权威,擅自宣布停飞,导致“全球叛乱”;

都是因为 CAAC 导致 FAA 权威扫地,以至于现在 FAA 说话都没人听了;

都是因为 CAAC……

 

嗯,总之错的不是多年来对波音监管充满疏漏,让波音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 FAA,而是面对具有重大隐患的机型,果断宣布停飞的中国民航局——CAAC。

 

 

FAA 对 CAAC“没有充分证据”之前就宣布停飞是“不负责任”的说法,看似很科学,但背后的逻辑是非常“BXXL SXXT”的——用事故分析的思路来混淆确保安全的概念。

 

对于空难的调查,是需要以数据分析为依据,以现场证据为准绳,但是对于一款暴露出显而易见的严重安全隐患的飞机来说,再等待空难分析结果就已经太迟了。第一时间宣布有重大安全隐患嫌疑的机型停飞的 CAAC 是负责任的监管机构,而迟迟不宣布停飞,最终在总统令之下才宣布停飞的 FAA 才叫不负责任。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 CAAC 这个负责任的监管机构当榜样,自然就衬托出 FAA 的失职了。FAA 对 CAAC 的怨恨也就可以理解了:你砸了我牌子,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也正因此,FAA 才需要召集多国机构组成联合技术审查小组——因为以 FAA 为基础的全球航空监管秩序已因 FAA 监管丑闻而濒临瓦解了。

 

若在半年前,FAA 认证过的东西大家都认可。只需 FAA/EASA(European Aviation Safety Agency,欧洲航空安全局)进行认证,几乎等于获得了全球所有民航监管机构的认可——其他国家只要进行一些流程简单的审定就能获得适航证,而不需要再次进行整个审定流程——对大部分的民航监管机构而言,他们也没有实力与能力进行一个机型的完整审定。

 

这套以 FAA、EASA 认证为基础,以相互认证承认为辅助的全球监管体系经过几十年的实践,证明了其有效性及高效性,节约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然而,这一套全球监管体系是建立在对 FAA 的信任上,而 737MAX 掀起的巨浪冲垮了这座巨大的沙堡。

 

如今 FAA 正深陷于塔西佗陷阱之中,哪怕 FAA 现在真对波音 737MAX 展开了公平公正的审查并认为改进符合适航,全球用户也会心存疑虑,怀疑是否还有徇私舞弊之嫌。这也是为何要组建多国联合审查小组——让几乎所有人都参与,来证明自己这次真没放水。

 

中国有一句古话送给今天的 FAA 颇为合适: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哭着也得喝下去,别想着整天甩锅给中国。

 

到处甩锅的波音

身处风暴中心的波音在两个月的停飞之后,宣布改好了 737MAX,希望能尽快通过审定,以在暑假高峰之前能恢复飞行,波音 CEO 米伦伯格也亲自参与了 737MAX 改进后的首次试飞以证明安全性。然而接连不断的空难与两个月的停飞也不可避免地让波音内部士气受到影响。

 

波音 CEO 米伦伯格参与改进后的 737MAX 试飞

 

对波音工厂的员工而言,曾经对自己制造的飞机飞上天空充满自豪感。这种自豪感在各行各业中非常普遍:例如船厂工人看着自己参与建造的船下水,又如航天工作者在新闻中看到自己参与的某重大项目成功发射。然而当自己制造的东西变成一场灾难时,当初有多自豪,现在就有多沮丧。一位波音生产线上的工人就对记者说:“如果人们不放心搭乘我们的飞机,我们就将一无所有。”

 

但对于波音工厂的员工而言,这还不是更糟的。

 

根据波音工厂内部人员透露,近期波音所有员工都被组织观看培训视频。视频是波音内部的“道德培训”中“重新承诺”的一部分。在这些视频中,衣冠楚楚的高管们阔阔而谈“你的决定可能会让人付出生命代价”、“我们必须做得更好”。言语之中,仿佛空难是生产线上的工人们——而非让 MAX 三个月完成设计,光速完成审定就投入市场的管理层——的错。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几乎每个看了视频的波音工人都在骂:“FXXK YOU!WE DIDN’T CAUSE IT!”(去 XXX,不是我们造成的)。

 

凭心而论,波音高管们将锅甩到生产线上的工人头上,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甚至可以说,到现在以 CEO 米伦伯格为首的高管们依然没意识到,他们才是波音危机的罪魁祸首。将 737MAX 的问题甩到生产线上的工人头上,可以说是非常让人心寒了。

 

就在这两天,《华尔街时报》还报道称,有美国官员透露,埃塞俄比亚空难可能是由鸟击所导致的。对于这一条新闻,笔者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要知道埃塞俄比亚发布空难初步调查报告,首先就否认了由于鸟击所导致的空难。

 

虽然鸟击一说能够解释为何失事 737MAX 的左侧迎角传感器在起飞之后急剧飙升到 75 度,也即鸟击部位正好在左迎角传感器上,导致迎角传感器卡死在 75 度,导致飞机接收到错误的读数,进而启动 MCAS 导致空难,然而鸟击导致传感器故障是一个并不罕见的故障,也不会导致严重空难,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 737MAX 的设计缺陷(飞控系统只取选定的迎角传感器读数、MCAS 权限过高、MCAS 偏转安定面角度远大于手册说明、飞行员无法有效终止 MCAS 启动等)。

 

在最终调查报告未出结论时,便不负责任地单方面称空难是鸟击引起的,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是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