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引领 PC 时代的英特尔,在错失移动时代后,将汽车行业看作下一个风口。
 
数据显示,当前汽车中可能需要 8000 个芯片,而随着汽车复杂程度的提高,对汽车半导体元件的需求势必会稳步增长。据咨询公司 Gartner Group 预测称,到 2020 年,汽车半导体这一业务板块的利润增长率将是全球芯片市场的两倍。
 
因此,汽车行业对于半导体产业而言,属于推动其长期发展的新引擎。面对如此蓝海,错失移动时代的英特尔不希望再次错失这场汽车革命。
 
英特尔进军汽车行业的方式也是通过不停的并购,补足自身短板。如通过收购俄罗斯计算机视觉公司 Itseez、硅谷计算机视觉芯片公司 Movidius 等创企,使英特尔获得在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方面的技术积累。
 
而对 ADAS 巨头 Mobileye 的收购,不仅使英特尔拥有了“CPU+FPGA+EyeQ+5G”构成的强大计算平台和通信能力,还使得英特尔收获了近 70%的 ADAS 市场份额,以及芯片和算法协同开发带来的低成本优势。
 
而在业务布局方面,英特尔也主要分为两个部分:
 
其一,是智能座舱方面。在这一方面,英特尔拥有专门为汽车智能驾舱研发的英特尔凌动 A3900 处理器,基于该处理器的 Apollo Lake 平台,具有强大计算能力,可支持车载信息娱乐系统 / 车载驾驶舱、数字仪表、后座娱乐和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等功能。
 
其二,在自动驾驶领域,一方面是依托 Mobileye 本身所具备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则是在 Mobileye 的基础上,英特尔还搭配 Xeon 等自有芯片,构建自动驾驶平台,即“Intel Go”
 
业内皆知,在今年 3 月份,英特尔宣布转型为一家数据型公司,深入挖掘数据的潜力。事实上,此前,英特尔物联网集团副总裁 KenCaviasca 曾表示,自动驾驶汽车需要处理大量的图像数据,而英特尔的目标,则是成为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脑。
 
当然,不管是智能座舱,还是自动驾驶,在竞争激烈的车载芯片市场上,英特尔都希望能够推出端到端的解决方案,以及全面的产品线、强大的计算性能等来与英伟达等厂商进行竞争。
 
转型和布局
2017 年 10 月,英特尔前任保罗·欧德宁(Paul S.Otellini)逝世。在任职的 8 年时间内,欧德宁获得的利润,超过前几任 CEO 创造的利润总和。然而,也是在同一时期,英特尔彻底错过了移动时代。
 
自科再奇上任之后,其试图扭转英特尔在移动领域的地位,但并未取得成功。同时,英特尔在诸如智能可穿戴设备等领域的布局,也同样没有大的收获。
 
英特尔,这个计算机行业的创造先驱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与质疑。转型,已成势在必行之事。
 
前文所言,今年 3 月,英特尔宣布转型成数据型公司,但事实上,其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不管是 AI,还是物联网,亦或是云和 5G 技术,都是以数据为基础,并进行应用。
 
其实,英特尔并不是汽车市场上的新玩家,只不过汽车并未成为其核心业务。
 
早在 1980 年中期,英特尔就已经与福特展开合作,双方合资打造电子控制单元。据说,英特尔的 8051 微控制器与衍生产品被应用在 1983 年到 1999 年几乎所有的福特汽车上。
 
另外,据英特尔官方爆料,早在 2009 年,谷歌 waymo 的前身就已经与英特尔展开合作,使用了英特尔 Xeon 中央处理器、用于机器视觉的 Arria FPGA,以及为各个组建提供通信的千兆网卡。
 
但随着四化的发展,汽车越来越变成一个移动智能终端。同时,据数据显示,一辆自动驾驶汽车能够每秒产生 100GB 的数据。如此庞大的数据,考验着自动驾驶厂商在数据存储、分析和处理方面的能力。
 
英特尔作为 PC 时代芯片巨头,其在汽车领域要做的就是从数据处理,到数据传输、数据分析和数据安全,在底层全面支持智能网联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实现和应用。
 
事实上,早期的英特尔并不具备成为汽车半导体厂商的核心竞争力,但就和众多巨头跨界一样,通过并购等方式,不断补足自身短板。
 
2015 年 8 月,英特尔以 167 亿美元收购专注于研发 FPGA 芯片的 Altera 公司,据悉,其自动驾驶 FPGA 芯片已经量产。目前,全球 FPGA 市场主要被 Xilinx 和 Altera 瓜分,合计占有近 90%的市场份额。
 
2016 年 4 月,英特尔收购意大利半导体功能安全厂商 Yogitech ,据悉,该公司主要为芯片增加安全功能,芯片则用在无人驾驶汽车、自主设备上。
 
同月,英特尔旗下专注于物联网软件的 Wind River 公司还收购了 Arynga,据了解,这家公司可提供符合 GENIVI 标准的软件,让车内计算机支持 OTA 功能。
 
5 月,英特尔收购机器视觉技术公司 Itseez。众所周知,机器视觉技术对于自动驾驶汽车非常重要,而 Itseez 公司开发的供驾驶辅助系统使用的软件和服务,能够对可能发生的碰撞发出警告,提高司机意识并简化驾驶。对此,英特尔方面表示,Itseez 的技术已被用于安全系统等其它产品中。
 
9 月,英特尔收购计算机视觉公司 Moviduis,据悉,Movidius 花费 9 年时间自主研发低功耗视觉处理器 Myriad 系列 VPU,可为设备提供强大的自主运算能力,应用范围前景广阔。
 
2017 年 1 月,英特尔宣布收购高精地图公司 HERE 的 15%股权,同时,双方将在无人驾驶汽车和物联网技术方面进行合作。
 
2017 年 3 月,英特尔耗资 153 亿美金收购 Mobileye,使其正式进入汽车市场。业内皆知,由于 Mobileye 在全球范围内为主要的汽车厂商提供 ADAS 技术,并在高精地图和传感器领域也处于业内领先地位,英特尔也因此获得快速进入汽车领域的背书。
 
当然,除了不断买买买之外,英特尔还在不断扩充自己的朋友圈。
 
2016 年 7 月,宝马、英特尔与 Mobileye 组建自动驾驶联盟,将一起建立一个行业标准,为自动驾驶建立一个开放平台。2017 年 5 月,联盟引入德尔福,为宝马开发一个高度自动化的自动驾驶平台,扮演的是系统集成者角色。
 
 
目前,据报道称,英特尔联盟已经有宝马、奥迪、奔驰、福特、长城、长安、克莱斯勒等车企,德尔福、大陆、麦格纳等汽车供应商,以及 Uber、滴滴等出行公司的加入。
 
此外,在 2016 年 9 月,爱立信、奥迪公司、宝马集团、戴姆勒公司、华为、英特尔、诺基亚和 Qualcomm 宣布成立“5G 汽车联盟”。
 
据悉,该联盟将开发、测试和推广通信解决方案,支持标准化,借助自动驾驶、万物互联服务、智慧城市整合、以及智能交通等应用,满足社会对移动互联及道路安全的需求。
 
从上述消息来看,英特尔在汽车行业,扮演着处理车联网、大数据以及识别算法,解决传感器聚合、环境建模、路径规划等问题的角色。
 
同时,在自动驾驶领域,除了英特尔自身优势之外,Mobileye 则负责处理计算机视觉以及本地化处理。两者的优势互补,让英特尔在汽车领域如鱼得水。
 
英特尔业务布局
2016 年 11 月,英特尔将汽车团队从物联网部门分离出来,同时,汽车团队也分成了两个部分,分别向汽车厂商提供驾驶舱和自动驾驶两套解决方案。
 
在驾驶舱方面,就像前文所言,英特尔拥有专门为汽车智能驾舱研发的英特尔凌动 A3900 处理器,基于该处理器的 Apollo Lake 平台,具有强大计算能力,可以支持车载信息娱乐系统 / 车载驾驶舱、数字仪表、后座娱乐和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等功能。具体来说:
 
 
车载娱乐系统 / 车载驾驶舱体验:可支持下一代导航、收音机,多屏娱乐与后座娱乐系统以及连接移动设备,通过语音识别接听电话、听音乐和操作应用。此外,它可以利用集成的虚拟加速可以完美支持多操作系统在成本可控的状况下满足多工作量的整合。
 
数字仪表:据了解,英特尔凌动 A3900 处理器使数字化仪表成为现实,为现代化汽车提供所需的软件定义仪表盘,同时,利用强大的图形图像处理性能满足 3D 和高清大屏化的发展趋势。
 
后座娱乐:英特尔凌动 A3900 处理器支持安装在车顶或头枕上的车内多媒体播放器,显示器还可以与移动设备或前置车载信息娱乐系统互联互动,让乘客从后座可以看到导航画面或从后排座椅控制收音机。
 
高级驾驶辅助系统:为了加强现代化汽车的安全性,检测和应对道路危险需要传感器和成像设备之间的高度配合。高性能计算和快速响应使这种精确度和同步成为可能,而更强大的视频和图像处理满足了快速地确定安全行动的视觉数据的分析。
 
在具体应用方面,2016 年 9 月份,英特尔、东软集团、一汽红旗就联合发布了“智能驾驶舱平台”,两年后,也就是 2018 年,三方合作的首款 C4-Alfus 2.0 智能座舱系统平台迎开始落地。
 
据了解,在该智能座舱系统中,英特尔主要提供了新一代 Gordon Ridge 车载方案以及业内领先的 hypervisor 虚拟化技术,从而实现一个主机两个操作系统(Linux + Android)共存。
 
此外,据悉,英特尔还提供了基于其凌动车载处理器软件定义驾驶舱(SDC)的解决方案,将 CPU、GPU 功能与工作负载进行整合,同时,借助虚拟化双操作系统和人机界面,可为该座舱系统提供强大的计算性能和技术优势,并支持车载信息娱乐系统、车载驾驶舱体验、数字仪表、后座娱乐和先进驾驶辅助系统等功能。
 
 
今年 4 月份,英特尔与长城汽车签订合作协议,在此次合作中,英特尔通过 Apollo Lake 平台助力长城汽车 WEY 品牌车型装配了安卓 8.0 O-MR1 系统版本的智能车机。
 
5 月,Polestar 推出全新车载娱乐系统,其采用英特尔凌动处理器 A3900 系列,并在 Google I/O 2019 大会期间进行了亮相。
 
基于上述消息,我们可以看出,英特尔的汽车处理器以及基于此衍生出得车载解决方案,除了希望能够为汽车厂商提供强大的算力平台外,还旨在为其提供一个集消费电子产品和移动应用于一身的安全硬件平台。
 
英特尔方面表示,截至今年 4 月份,来自北美、欧洲和亚洲,包括宝马、特斯拉等在内的多家汽车厂商都量产了基于 Apollo Lake 的下一代娱乐与仪表系统。
 
在中国,有超过 5 家中国车厂将在 2019 年和 2020 年量产搭载 Apollo Lake 的新一代车型。据预测,到 2020 年,Apollo Lake 会占据全球 30%至 40%的市场份额。
 
而在自动驾驶方面,英特尔的王牌是 Mobileye。
 
当前,自动驾驶大致有两种研发方向,一种是用激光雷达为主的传感器做自动驾驶。另外一种,则是以摄像头为主,并辅助雷达传感器,使得整体的成本能够做的比较低。Mobileye 则是第二种。
 
据了解,Mobileye 主要是围绕 EyeQ 系列芯片和基于芯片的 ADAS 系统来拓展市场,其环绕视觉摄像头工具主要包括 12 个置于车身四周的摄像头,以及 Mobileye 计算机视觉硬件和软件,基于此,其可以采集并聚合摄像头收集到的实时图像。
 
同时,英特尔的路网采集管理程序 REM(Road Experience Management)可获得实时更新的地图数据,再配上安全解决方案框架 RSS(Responsibility-Sensitive Safety ),从而解决传感和安全问题。
 
另外,在 Mobileye 的基础上,英特尔还可以搭配 Xeon 等自有芯片,构建自动驾驶平台,即“Intel Go”。
 
据了解,该自动驾驶平台包含许多硬件、软件开发工具包,开发者和工程师可以用工具测试、改良无人驾驶应用程序。
 
其可以从汽车摄像头、雷达获得传感器数据,将数据与高清地图、人工智能整合,为汽车行驶确定路线。同时,该平台还将 FPGA 技术与英特尔处理器整合。
 
基于此,业内人士表示,Intel GO 平台中,Xeon 版本搭配 FPGA 的系统模块,可以满足自动驾驶 Level 5 级别的要求。
 
事实上,就像前文所说,收购 Mobileye,不仅使得英特尔拥有了超过 70%的 ADAS 市场,更重要的是,英特尔通过收购 Mobileye,补足自身在该领域的不足,从而能够和英伟达等在汽车半导体行业中已经深耕多年的巨头形成竞争优势。
 
英特尔的优势与困境
作为一家传统的芯片行业巨头,英特尔在进入汽车半导体行业中,有自己的优势,同时,也面临着诸多难题。
 
首先,在优势方面,通过自身技术积累和收购,英特尔在汽车行业可提供车内计算、云端和机器学习解决方案、高清地图、高宽地和低延迟的 5G 连接系统、内存和 FPGA 技术,以及人机交互和安全技术。
 
在车内高性能计算方面,前文也有所言,英特尔主要是通过基于凌动处理器的软件定义计算(SDC)解决方案来实现的。
 
具体来说,该平台相当于汽车里的大脑,能够整合 CPU、GPU 和工作负载,对来自于传感器、激光雷达、摄像头的数据进行运算和分析,然后通过 5G 通信模块实现和数据中心之间的通信,这样就可以把这些数据用于深度学习。
 
在 5G 方面,此前英特尔宣布暂停研发 5G 基带芯片研究,但这并不意味着英特尔就放弃了整个 5G 技术的研究。众所周知,网络连接能力是无人驾驶汽车得以实现的基础。
 
而据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表示,在未来英特尔芯片中,将会包括计算、存储和分析,这个大目标将贯穿在英特尔多个小目标中。此外,在英特尔的算法中,过了 20 毫秒时延就是网络的边缘。“5G 和边缘计算是息息相关不可分离的。”
 
而在云和数据处理分析方面,其意义在于更好的进行深度学习。在英特尔看来,如果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必须在汽车、云和数据中心之间进行无数的内存密集型计算,即时分析汽车生成的海量数据,学习数百万辆汽车的经验,创建出深度学习模型,然后让车辆实时进行关键决策。
 
英特尔近年来通过在 AI 等方面的布局,其深度学习技术和云等方面的实力都有所提升。对此,林怡颜表示,“云不仅是我们的基础,也是网络的基本,我们可以用云来改造厂商的数据中心。”
 
虽然英特尔在基于 AI、云、5G 等方面的技术,具备了对大数据的分析和处理能力,并从底层构建了全面、完善的解决方案,但现如今在汽车半导体行业竞争非常激烈,英特尔也布局被先发优势。
 
事实上,在过去,汽车行业一直有自己的芯片供应商,包括恩智浦、英飞凌、意法半导体、瑞萨等公司,他们占据着车用半导体市场,外来者鲜有机会进入。
 
但随着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等技术的兴起,智能汽车对于计算和数据处理能力需求急剧增加,而这给了像英特尔、高通、英伟达等老牌芯片厂商进入汽车芯片市场的机会。
 
与此同时,随着对汽车芯片需求的增长,除上述传统汽车芯片供应商和老牌芯片企业外,像零跑汽车、特斯拉、现代汽车这样的整车厂,以及四维图新等科技公司,都在加紧布局车载芯片。甚至还催生了一批初创企业,如地平线、寒武纪、西井科技、深鉴科技等,与传统势力一起角逐车载芯片市场。
 
面对如此竞争激烈的市场,虽然现在英特尔凭借对 Mobileye 的收购,站到了市场领导者之一的地位,但其是否能够在之后的发展中一直保持领先优势,值得期待。
 
小结:
作为英特尔独有标志,在传统 PC 时代,“Intel Inside”几乎会出现在每一台电脑上。而现在,其正在致力于将该标志“入侵”每一辆汽车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