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期待并享受造车新势力快速迭代的能力,为了“活下去”而一路狂奔的造车新势力,也投入最大的财力和精力进行研发升级。但无论新款推出还是降价,都必然意味着老用户利益受损。对于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这似乎都是个无法两全的难题。

 

7 月 10 日,小鹏汽车正式上市 2020 款 G3 两款,改款车型的 NEDC 工况,续航里程大幅提升至 400 公里和 520 公里。刚刚陷入员工窃取特斯拉商业机密的小鹏汽车,欲通过技术革新和产品更新来冲走阴霾。

 

然而,还没来得及享受新车推出带来的喜悦,阴霾更甚。由于新车续航能力大幅提升但价格变动不大,引起了小鹏汽车 2019 款 G3 车主群体的强烈不满。

 

 

7 月 13 日,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等多地小鹏汽车服务中心,维权车辆排起长队,车身均张贴有“续航虚假”、“谁买谁后悔”的维权标语,数十位小鹏老款 G3 车主更是在服务中心门前拉起横幅,横幅挡住大门的同时,挡住的或许还有车主们对小鹏汽车的信任。

 

 

随着头部造车新势力的量产和交付,“PPT 造车”的标签才逐渐淡去,一系列新的挑战又接踵而来,“才下心头,又上眉头”,正在成为造车新势力们的现实写照。


维权事件起因

用网上几个段子来吐槽小鹏汽车本次操作,比较形象:


小鹏汽车:卖牛肉面咯!

车主:来碗牛肉面,大份的。

小鹏汽车:没有大份,只卖小份的。

车主:那来碗小份的 ...

(面刚上)

小鹏汽车:来咯来咯,新出的牛肉面,大小份一样价咯!

车主:什么?你不是说没有大份吗?

小鹏汽车:我们刚推出的

车主:拿给我换个大份的!

小鹏汽车:将就吃吧,如果想吃大份,你再来一碗吧,三分钟内下单,送你葱!

 

看似戏谑的段子表达出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小鹏车主维权事件的原因要从 2020 款小鹏 G3 说起。7 月 10 日,小鹏汽车推出了 2020 款小鹏 G3 车型,有老车主发现,和 2019 版相比,G3 2020 款在续航能力、电池配置、自动驾驶性能上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关键是价格反而低了 1 万左右,而从旧版开启交付到新款开放预订,中间只隔了不到三个月。

 

对此,老车主提出三种诉求:1. 更换续航更高的电池;2. 免费置换长续航版;3. 直接退车。


针对上述问题,何小鹏在道歉信中表示,出于技术、安全、法规等原因,小鹏汽车确实没有办法直接更换电池来提高续航,表示 G3 2019 款车主或家人在三年内换购小鹏汽车,额外享受 10000 元专属补贴。对于给用户造成的困扰,何小鹏多次致歉。


对于赔偿方案合适与否先暂且不谈,与非网从部分车主处获悉,去年订车的 G3 车主最早在今年 3 月份才提到车,大部分车主更是在 6 月才提车,新款 G3 上市前一天还有人在下订单。

 

这意味着,小鹏 G3 2019 款 351km 续航版上市不到半年即被淘汰,一些刚完成订车或提车的用户,其不满情绪则更为强烈。

 

 

消费者期待并享受造车新势力快速迭代的能力,为了“活下去”而一路狂奔的造车新势力,也投入最大的财力和精力进行研发升级。但无论新款推出还是降价,都必然意味着老用户利益受损。对于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这似乎都是个无法两全的难题。

 

7 月 12 日深夜,在发布道歉信之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微博也表示“汽车行业正处于传统模式向智能时代新模式的转变,我们在厌烦了“挤牙膏”式升级的同时,又暂时还接受不了“跨越式”的推新。但快速的迭代终究能给我们带来更极致的产品,我们甚至应该希望这样的迭代来得再快一些。”

 

或许,车主们声讨的不是推出新车事件本身,也更非“挤牙膏”或“跨越式”的推新模式,其关键在于:从旧版开启交付到新款开放预订中间相隔时间太短,且新旧车型续航差别太大,价格却差别不大;同时,忙于清库存,以即将补贴退坡涨价为由催促用户下单购买老款车型,向车主隐瞒新车推出时间;此外,老车主认为小鹏汽车给出的解决方案不够真诚,是将老车主当作测试员、小白鼠。

 

7 月 13 日,多地 G3 车主开始集中维权。

 

显然,车主并没有选择理解何小鹏,可何小鹏何曾又理解过车主呢?

 

小鹏汽车采取全国统一零售价的直销模式,本意是试图与消费者的距离拉得更近。但从当前的种种做法来看反而是事与愿违,小鹏汽车只是让老用户在感到失望的同时对产品更加吹毛求疵,让新用户在选择小鹏汽车之前更加犹豫自己是否会再次沦为“实验品”。

 

小鹏汽车此次事件还在持续发酵,如果做的好,小鹏的形象口碑将不降反升;如若应对不好,以前打下的市场口碑也将毁于一旦。目前看来,小鹏正在危险的边缘试探,再试探。

 

造车新势力的困境

当然,深受困扰的造车新势力不止小鹏汽车,蔚来汽车威马汽车等受关注度颇高的新势力车企,同样挑战不断。

 

蔚来汽车在短短两个多月内发生 4 起自燃事故,随后,蔚来汽车宣布因存在电池包热失控和起火隐患,将召回部分蔚来 ES8 电动汽车,共计 4803 辆,这个数量相当于该型号出厂总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接二连三的汽车自燃事故,以及前段时间被爆出的电子系统软件、爆胎和续航等方面的问题让蔚来精心打造的品牌形象严重受损,亏损已达上百亿的蔚来,急需通过交付来弥补损失。


威马汽车的问题则是在交付目标上,夸张的数据完全得不到现实情况的支撑,今年交付 1 万辆,明年交付 10 万辆,而无限的拖延带来的也只是退订用户的增多。

 


此外,为了骗取消费者下单,而许下补回补贴差价的承诺,在消费者下单后才告知这些需要车主自行承担。威马汽车这样的做法,除了提高退订率之外,还在严重透支着自身的信用额度 ...

 

市场数据显示,今年前 5 月,小鹏、蔚来和威马分别交付 7359、6389、5556 辆新车,即便是三家企业的销量全部加起来,也远不及比亚迪、吉利、上汽等传统车企卖出的纯电动汽车的数量。比亚迪仅 5 月新能源乘用车就卖出 2 万多台,超过威马蔚来三家造车新势力前五月累计销量的总和。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小鹏、威马们更大的挑战来自特斯拉,特斯拉上海工厂生产的首款车型 Model 3 已经开启预订,并将于今年下半年交付,国产后价格将在 30 万左右,国产特斯拉的到来对于产品力一般的新能源车企影响较大。


不止特斯拉,丰田、本田等传统车企也在加速推出电动车,丰田卡罗拉和雷凌插电混动版车型已在中国上市。2020 年将会是电动车市场大年,宝马、丰田等众多车企都选择在明年推出电动车。在敌军奋力追赶下,留给造车新势力耐心发展的日子不多了。

 


从近几年的发展情况可以看到,造车新势力始终饱受各种质疑,从能否量产和交付,到融资难题和持续亏损,再到产品竞争力、如何面对补贴退坡以及如今的跨越式发展等等……一个问题尚未解决,新的问题就已出现。


每一个单独新势力车企面临的问题,都可以看作我国造车新势力的一个缩影,技术、安全等自然是车企的核心要素,但除此之外,商业逻辑、营销模式或对待客户的态度,都一一宣告着造车新势力仍需攻克很多难关。同时,作为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资本进入新造车行业的趋势开始变得更加冷静和理智。

 

造车新势力的前景仍然扑朔迷离 ...

 

 

文章参考:

 

猎云网:《突发!小鹏车主集体退车维权:粉丝变狗》


出行财经社:《小鹏坑鹏友?》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