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22 日,科创板的开市时间。

 

业内人士认为,造车新势力都是玩资本游戏,谁先上市,谁活的机会就大些。下一步,造车新势力应该都往科创板奔了。资料显示,科创板是独立于现有主板市场的新设板块,并在该板块内进行注册制试点。目的是提升服务科技创新企业能力、增强市场包容性、强化市场功能的一项资本市场改革举措。

 

 

伴随着正式开市日子的逼近,目前包括奇点汽车、小鹏汽车、合众汽车、博郡汽车、天际汽车、绿驰汽车、零跑汽车、前途汽车等造车新势力都纷纷表示有意登陆科创板。

 

近日,奇点汽车首席品牌和战略发展副总裁赵强向媒体确认了登陆科创板的消息,“我们是第一批,具体进展要看(证监会)审核流程。”并透露,“造车新势力”还有几家公司也和奇点汽车同一批申报登陆科创板。此外,博郡汽车内部人士也告诉媒体,一直都有登陆科创板的意向,“公司有相关部门负责推进该项事宜。”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私募市场投资汽车的规模与速度大大降低。此时,科创板的落地让汽车行业内部分企业开始蠢蠢欲动。3 月,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833581.OC)发布公告称,公司于 3 月 7 日召开的 2019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议案》。不过,为了持续发展,前途汽车还需另觅融资渠道。“科创板的快速推进,长城华冠果断决定摘牌,在 2 月 22 日发布了拟摘牌的通知,实际上就是在为科创板做准备。”长城华冠的内部人士告诉媒体。

 

近几年,伴随新能源造车浪潮,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的一众造车新势力中的几家头部企业,在一级市场吸纳了大量资金,产品也开始推向市场。不过,随着新能源补贴刺激政策逐渐退市,再加上合资品牌和特斯拉的“追击”,造车新势力将加速洗牌阶段。

 

 

从目前情况来看,头部阵营的蔚来、威马和小鹏汽车都已突破了产品下线的瓶颈,完成万辆交付,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周期,即生产、销售周期。而中后部造车新势力,更紧迫需要资金以此跨越实现量产和交付的的第一道门槛,尽快挤入头部阵营。同时,在研发和建厂仍需要继续投入的背景下,造车新势力在销售营收还不能形成资金的正向循环之前,依然需要持续的外部融资输血才能保证后续发展。在这个周期里,造车新势力需要的资金并非小数。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蔚来汽车公布的 2018 年年报,巨大的亏损让投资界和汽车业内开始重新思考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造车新势力上市之后,有没有最终活下来并且盈利的可能性。根据路透社 6 月份曾报道称,截止到 6 月中旬,今年以来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仅融资 7.831 亿美元,同比去年同期的 60 亿美元,下降幅度高达 87%。早在 2016 年,蔚来创始人李斌就表示“没有 200 亿最好别想造车”,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甚至表示需要 300 亿。

 

与传统车企旗下的新能源公司有母公司资金可依托、造车新势力绝大多数投资都源于风投与私募股权有所不同,造车新势力的投资者们最大的诉求就是企业上市,好让自己的股份流通而后全身而退。换句话,造车新势力玩的就是资本游戏,谁更有钱,谁就能继续存活下去。显然,在一级市场融资趋冷,而对进入交付阶段而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造车新势力而言,科创板的推出,是提供了新机会。

 

虽然,投资者对于科创板挂牌企业的投资热情,这对急需资金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是个渡过资金难关的良机。然而,造车新势力想登陆科创板是一回事,而能不能成行则是另一回事。